田连元家属透露已脱离生命危险 四肢动作较自如

 昨晚11时10分许,几名男性家属护送田连元做磁共振,将他抬起时,他表情痛苦,连喊了两声“疼啊”。

 
一位亲属说,目前初步诊断的结果是颈椎有伤。“不过没有生命危险,来亲属看他,他还认识谁是谁。”这名亲属说。
 
之前在医院急诊室接受治疗时,多名亲属陪护左右,曾叫来护士,“护士,护士,病人有尿感。”昨晚11时30分许,磁共振结束,田连元脖子上戴上护具,医生询问家属,“田老师是否有过颈椎病、骨质增生?”目前已经初步确定,颈椎有状况,还需确认是老伤还是新伤。
 
田连元被送往重症抢救区,陪护过程中,家属说,田连元的四肢动作还算自如。有亲属说,受伤的是第一节颈椎,有说法是颈椎爆裂骨折,但此说法未得到医生确认。
 
昨日上午在京录端午节目
 
央视记者透露,田连元上午还在北京接受央视记者采访,为端午节录制特别节目,采访结束后动身回沈阳,遭遇车祸。
 
田连元回沈多半是儿子接
 
田连元在北京西三环买的房子,平时和老伴在北京住。这次应该是“经沈阳回本溪”。田连元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在鞍山,两个儿子都在本溪,一个是公务员、一个经商。通常回沈阳都是儿子去接。
 
田连元沈阳的家在沈阳惠工广场附近,但常年不回来,由妻妹负责打理,从路线看应该是先回沈阳的家里落脚。近年田连元回沈阳,妻子因为身体不好都不同行。
 
一位陪护在身旁的朋友说,田连元原本不打算坐飞机回沈阳,“他不想坐飞机,他原本是想坐动车的,如果坐动车回来,可能就避开这场车祸了。”
 
最终,飞机还是成了选择。
 
不同的交通工具,随之而来的时间差,给家人带来的是难以接受的伤痛。
 
老伴、大儿子和女儿赶到医院
 
昨晚10时50分许,田连元的老伴儿、长子、女儿都已经赶到医院。
 
车祸中二儿子去世,留给老母亲难掩的悲痛。即便有亲属搀扶,老人也难以站立,“让我看一眼,让我看一眼……”
 
儿子的遗体被抬上殡葬车,家属为了避免老人过于悲痛,没让老人上前。
 
晚11时40分许,老伴儿到了抢救室,和田连元见了一面,只说了一句话,便被家属搀走,“没事儿,您放心,一会儿再来看吧。”
 
今日零时7分,田连元老伴儿在家属搀扶下离开了医院。
 
田连元两儿一女没一个继承说书
 
据本溪当地媒体报道,田连元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没一人继承他说书艺术的。
 
昨日因车祸死亡的是小儿子田昱。
 
因为在对孩子的发展上,田连元是任由孩子选择各自的生存轨道,因此都没有继承说书事业。二儿子田昱当年从财经学院毕业后,当年以其优秀生的身份而被分配到市财政局。 
 
遇难的小儿子高考曾接受爸爸指点
 
在孩子升学、工作和结婚的人生大事上,别的家长必定全力以赴,而田连元则几乎全由孩子们“自由发展”。
 
田昱曾说,他升初中、升高中父亲都没管过。考大学时,因有一件事难以抉择去问父亲,父亲才对他作了几点陈剖厉害的指点。虽是陈剖厉害的指点,也仅止于指点,并不要求他如何做。
 
田昱考大学时,父亲所在的文化局为照顾本单位职工子女就业,成立了一个图片社。田昱对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学心里没底,就动了到图片社工作的念头。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时,田连元只告诉了他两种选择的长处和短处:到图片社上班,早工作早挣钱,但人生的发展却受到局限;考大学,要吃苦,要受累,但大学却会给人的发展提供新的平台。说完就让田昱考虑3天后再决定。3天后,田昱奋力一搏考上了大学。 
 
田老师保重!网友深夜祈福
 
凱儿有牛儿吃:从小听他说水浒长大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节哀
 
姆们家人:希望田老师别再有什么不测了,早日康复。逝者安息,田老师保重!
 
 
霞霞搂住生生温柔地说好久没做梦:受我爱听评书的爷爷影响,他的名字自小存在于我深深的脑海里。愿早日康复!
 
田连元档案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现任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主席。
 
1941年出生于长春。自幼聪明好学, 17岁登台开始说长篇评书; 1965年在辽宁省新曲艺汇演时,以一段自己创作并演出的评书《追车回电》崭露头角。后来因《杨家将》、 《刘秀传》、 《水浒传》等闻名海内外, 1985年以《杨家将》首开电视评书连播先河。
 
昨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在车祸中受伤,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北国网、辽沈晚报首席记者王鹏

上一回:田连元车祸重伤暂无生命危险 在重症监护室观察
下一回:田连元多次问儿子 主治医生:颅内血肿 还能登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