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叹评书徒弟难找:想碰个德艺双馨的太难了

    评书遭遇残酷现实

    评书危机是残酷的现实。

    这个行业确实不景气,44570009.jpg书场越来越少,演员越来越少,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学。但如果你问评书会不会就此断根,我说不可能。因为它植根在老百姓的心中,大家依然喜欢评书,它断不了根。

    评书衰落,主要是演员问题,不只是年轻演员有问题,中老年演员也有问题。下工夫不够,缺乏精益求精的精神,一个节目如果连观众都拿不住,那还能叫艺术吗?现在的很多段子,演员说得松松垮垮,最多抖个包袱,逗大家一笑,这就不是评书了,评书应该靠人物和故事。

    当然,评书衰落有多种原因,现代人生活节奏快,没时间,这确实是一个因素,但不能忽略另一个因素,就是演员自身不努力,自己淘汰了自己。

    单田芳:曲艺专业教育形同虚设

    评书太缺平台了

    这几年,各电视台很少支持评书。过去中央电视台有评书栏目,国内外影响相当大,我当年说《薛家将》时,每天都能收好多读者来信。后来不行了,人家不肯花钱,拼命压价格,好演员越来越少。表面看,谁说都是说,成本低一样能出节目,可事实上,这点钱不白给,真正的好演员不是那么容易被代表的。结果怎么样?越说观众越少,栏目后来也停了。

    央视这一停,各地方电视台的相关栏目也全被砍了,评书演员没了平台。我总觉得,如果能保留一个平台,真正找几个好演员,照样能火,我就不信评书会没有观众。

    没了平台,年轻人也就都不愿学评书了。你想,学了5年,到社会上怎么办?生活得不到基本保障,看不到出路,还不如学点儿别的。凭自身闯,哪里有那么容易?没名没姓的,谁认你?

    曲艺需要专业学校

    要振兴评书,我觉得也不难,戏曲有戏校,电影有电影学院,可曲艺却缺少专业的高等院校,现在有北方曲校,此外辽宁大学艺术分院有曲艺专业,可生源不稳定,许多学生不是来学曲艺的,而是为了混张大学文凭,将来好去找其他工作。大多数学生毕业后都离开本行了,专业教育形同虚设。

    如果政府能办一个更专业的曲艺高等学校,面向全国招生,老师认真教,学生认真学,培养出一批好苗子,那么,评书还是有希望的。

    可这种事咱个人做不了,只能干着急,我去开个学校,谁认我啊?况且老师也不好找,人家上次电视能挣几万块,凭什么为你耽误时间?

    弟子大多不干这个专业

    我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现在有37个学生,但他们基本都有自己的职业,其中很多人是军官,学了这个,也就是在军营里过年联欢时表演一下,并不拿这个当主业。

    眼瞅着评书行业一天天枯萎下去,后继乏人,每况愈下,我自己又忙,管不了这么多事。我心很痛,可我到哪儿找徒弟去?想碰到一个德艺双馨的太难了,就算真有喜欢评书的,是不是那块材料,悟性够不够,也还两说着。

    不赞成女孩学评书

    现在也有一些女孩学评书,在辽宁大学艺术分院曲艺专业中,女学员大概占了六分之一。说句心里话,我不太赞成女孩学评书,因为评书故事夸张,要渲染气氛,男演员表演过分一点,观众不会觉得太奇怪,可女演员如此,大家就会觉得难以接受。

    评书和相声差不多,不夸张就说不到位,夸张了别人又看不惯,不太适合女性,相比之下,唱歌、跳舞就没有这个障碍。

    这一年来,我主要精力都放在电视上,将过去的一些作品改编成电视剧,现实情况就这样,靠评书很难发展。

    真正的历史不吸引人

    《乱世枭雄》200多万字,完全靠打腹稿完成,这次为了出版才整理成文字。打腹稿是评书演员的基本功,干我们这行,文字的东西必须背下来才行,否则不扎实。

    打腹稿很辛苦,最累的一次,是当年在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为北京电视台录节目,一天5集,2.5个小时,上午录完音,下午、晚上想下期的故事,脑子始终在转,一边跟别人说话,一边还在想情节,晚上躺在床上都在想,只有站到话筒前才不想。

    历史本身很枯燥,并不吸引人,艺术加工后的历史才吸引人,关键看你编得是否合情合理,《三国演义》只是本小说,可读者却将它看成是正史,反而不关注《三国志》里写了什么。

    口头文学创作比的是道行

    口头文学创作的好坏,看经验积累,只有阅历增长了,知识提升了,才能做到有血有肉。没这个过程,就算你是神童,基本功扎实,也无法创作出来真正的好东西,只能流于形式。总之,这不能靠聪明,要靠道行。

    《乱世枭雄》前后创作了20多年,此前我就对这个题材感兴趣,看了很多资料,1978年我落实政策重返舞台后,想说这个,却不敢说,因为不成形,我扎进辽宁图书馆、辽宁大学历史系图书馆,边看边创作,直到1992年才开始录制,评书不是长嘴就能说的,要想明白人物怎么打动人,故事怎么吸引人,还不能无边无沿,必须贴谱。

    创作的辛苦之外,还要经过这样那样的审查,特别麻烦,现在年轻人捡现成的,那就容易多了。

    单田芳评点张作霖

    问:您为什么要写张作霖这么一个负面人物呢?

    答:我不同意这种分法,你说谁算正面人物,谁算负面人物?李世民被冠名为好人,可他又是唐王朝的统治者,不同样是压迫人民吗?只不过是手腕更高明一些罢了。用好人、坏人分类,太简单点儿了。张作霖是个争议人物,究竟如何,许多问题还没形成定论。

    问:很多人认为张作霖是个无恶不作的“胡子”(土匪的意思),您怎么看?

    答:我查了许多资料,没看到他当“胡子”的确凿证据。有材料说他确实上过山,土匪们绑票后,他负责看守,可他于心不忍,犯了“山规”,遭到训斥,一气之下逃走了,前后不到3个月。很多人说张作霖是土匪,其实是误会,日俄战争期间,东三省治安混乱,土匪到处掠夺,那时张作霖刚从军队跑回来,手里有枪,地方百姓便凑了钱,让他出面成立了保险队。为了保一方平安,张作霖不得不和一些土匪搞好关系,还拜了把子,久而久之,他也被人们看成是大土匪。

    问:张作霖曾倚靠日本人势力,被人们称为汉奸,这是否属实?

    答:这确实是事实,张作霖也确实做了一些错事,但是不是汉奸,学术界还有争论,因为在一些关系到民族利益的原则问题上,他还是有所坚持的,表面上答应日本人,却在暗中作梗。由于他不配合,日本人早有除掉他之意,最终在皇姑屯制造了爆炸事件。

    问:您创作这部作品的初衷是什么?

    答:在东北民间,关于张作霖的传说非常多,有的是真的,有的是编的,小时候,外祖父给我讲过很多,我特别爱听,我想,既然自己爱听,那么广大的听众也一样会爱听。

    问:为何会有这么多关于张作霖的传说?

    答:张作霖出身穷苦人家,能在乱世中独霸一方,不是件容易事。我想,他的传说能流传开来,因为大家觉得他是个爷们儿,够人物,撂地上能摔三瓣,有东北汉子的剽悍劲儿。

    问:写张作霖,您不担心会引起一些人的反感吗?

    答: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我这个也不是给张作霖评功摆好,就事论事,讲一个有趣的历史人物而已,我也做不了评价,该怎么看,大家自己决定。

单田芳评书精选推荐
三侠剑 三国演义 乱世枭雄 花木兰
燕王剑侠 燕王扫北 百年风云 三侠五义
努尔哈赤 千古功臣张学良 大唐惊雷 大明演义
天京血泪 安史之乱 小五义 少林将军许世友
平原枪声 新儿女英雄传 李自成 水浒全传
白眉大侠 童林传 薛丁山征西 薛家将
七杰小五义 单田芳自传 大明英烈 太平天国
明英烈 封神演义 曾国番 林则徐

上一回:袁阔成做客清华名家谈文艺畅谈评书艺术
下一回:全聚德邀请评书大师单田芳开讲《全聚德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