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记忆~评书

    它却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快乐和感动,就像一首经典的老歌,虽然年代久远却躺在时间的某一个角落,散发出淡淡的温馨,不时地温暖着我们的心灵。不用刻意打开尘封的记忆,童年的笑语始终就在耳畔回响……

收音机.jpg
 
   那时很穷,是个经济和精神都还很匮乏的年代,更何况在比较偏僻的农村,谁家能有一台收音机就算是很宽裕了。不仅我,人们最迷的收音机里播出的评书。“杨家将”、“隋唐演义”、“岳飞传”、“三国演义”、“新儿女英雄传”……一部部精彩的评书,再加上刘兰芳单田芳等家喻户晓的评书艺人富有磁性的演绎,个个迷幻于那声音世界里,用心去倾听着评书名家抑扬顿挫地述说那些远逝已久的英雄人物,让他们鲜活地上演一出又一出波澜壮阔气吞山河的悲喜剧来。
   早晨评书播出的时候,正是上课的时候,不过放心,儿时的小学都是坐落在农居之中,土坯房,木格子窗户,到处漏风撒气。于是农户里昂扬的收音机声音会毫不费事传到孩子们耳朵里,一时间都入神了,完全忘记了讲台上的老师。老师全神贯注地讲课,猛一抬头,才发现学生个个眼神迷离,心不在焉,自然明白了原因,恨得就想用手中的粉笔头扔过去。因为那时条件艰苦,粉笔也是奇缺的,舍不得,只好放下粉笔头,去抠墙脚的小土坷垃,随手丢过去,个个才从那声情并茂的声音里惊醒过来……
   评书每天连续播出三次,我们就围着收音机听上三边。每天只要收音机里的评书一开始,手中活计就丢在一旁,竖起耳朵生怕丢了评书艺人口中的每个字。同样的内容每次都会听出不一样的精彩,满门忠烈的“杨家将”、精忠报国的“岳飞传”、英雄云集的“隋唐演义”、侠义柔肠的“三侠五义”,时而为英雄壮举拍手称赞,时而为英雄蒙难扼腕叹息,时而为小人得势义愤填膺……每部评书都是经典,孩子们都能煞有其事地说上一两个片段,说到极致的时候,便拿起棍棒比划几下,几声豪放的大笑中,那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慨也展现得酣畅淋漓……
   家里没有收音机,只要到了评书的时间,不管多么可口的饭菜,不管多么要紧的学习任务,都不会阻挡外出寻觅的脚步。有时父亲怕影响我们的学业,脾气上来了,掐着棍棒在门口看着。我也迫于威力,只好装模作样地坐在桌旁,胡乱一气地做完,火烧火燎地交到父亲手里,没等他反应过来,早已从他腋下溜了出去,一股烟似地没了踪影。虽然晚了,只听了一个末尾,却依然心满意足地回味许久,尽管回家等待的是一顿训斥或棍棒,对评书的痴迷还是依旧不改……
   父亲见我如此痴迷评书,也没了办法,只要咬咬牙,也买了一台收音机。没有了挤在别人家听书的拘谨,我第一次真真正正、舒舒服服地听了一次,那幸福的滋味至今在心头萦绕。
   记得上学时很多同学都爱听评书,每个人都要说出一个书中的人名,并且带着绰号,每次我都夺得头名,那份欣喜无以言表,比考了第一还高兴,二十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名和绰号都记忆犹新。那个阶段的孩子正是爱模仿的时段,很多同学模仿袁阔成,田连元,单田芳,不管像不像都要试上几句,评书伴我走过了童年,少年,青年,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形成起到了启蒙的作用。
   如今高科技发展得越来越快,随着电视电脑的普及,收音机好像已经被人们所淡忘,但是对于我来说,那份与收音机和评书的情怀,却难以释怀。只要空闲下来,我就会坐在寂静的角落,打开车载收音机的开关,聆听不曾远去的童年,依旧那么清晰过瘾,那么如醉如痴……
   本文作者:中国评书网群友 曾是惊鸿照影来

上一回:“湖北评书”进校园
下一回: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