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回 辽王定计贡天朝 国丈私通受贿礼

忘君背主大奸臣,敌国交通辜负君;害却梁栋忠勇将,番兵指日聚如云。
当下秃狼牙闻孙秀不愿开关放行之言,便说声:“孙大人,你休得多疑。虽然前日上邦天使到来,但我小邦狼主若将礼物交付钦差,犹恐万岁怪责狼主,自不差官前来,即便附交天使呈贡。岂非狼主差了?所以狼主至诚恭敬,差小将来呈贡上邦,并无一点虚诈之情。”孙秀听他言辞恳切,只得传令开关。秃狼牙上马加鞭,一拱而去,一路思量笑道:“孙秀啊,你既然疑我作弊,因何不将身一搜?如若搜出身上的私书私宝贝,就难以过关了。只笑孙秀,你是个莽夫,枉你有许多盘诘之言,也不中用。如今去寻着庞洪宰相,除了狄青,狼主然后发兵,若攻占了三关,先杀你这匹夫的。”所以欲语云:
得放手时且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如今西辽献这巧计,乃是宋王自取出来的。既杀了飞龙,不将尸骸送还他,待辽王疑惑不决就罢了。偏偏又去责罪辽王,送还飞龙尸骨,好待辽国君臣,畏伏天朝之意。旨上称出“飞龙投入庞相府中 ”,所以辽臣度罗空遂知庞洪不是个忠臣,所以使出这计谋来。此是宋王闭门放火,自取其灾的。秃狼牙出关时不知孙秀是庞洪党内人,故遮饰瞒骗出关,一程赶行汴京而来。
扒山虎张忠,每日渡水登山,快马加鞭。是日来到汴京,下马进了王府来禀知狄千岁。是晚,千岁与他洗尘对酌。次日狄爷奏明天子。嘉祐王龙颜大悦:“张忠来去快捷,果然称能有功。王室加官三级,以偿其劳。”
庞洪独自坐书房,呆呆想着:“老夫连连用计,总是落空。
自从包拯审明飞龙之事,险些性命难逃。亏得女儿之力,救了老夫。至今无面在朝。见别人倒也无言,所恨着包文正、呼延赞这两个狗才,常常把冷言暗语讥诮甚多。老夫乃寒天吃冰水,点点在心肝。若把这些狗党除了,方悦得我心怀。”正想间,有守门官启上太师,说:“外来有三人,说是西辽国来的,有些小物相送,还有机密事商量。”国丈一想,吩咐“勿与外人知,悄悄传他到书房相见。再有人来,只说太师欠安,早已睡了。”门官应诺,到府门带了三人来到书房。国丈看见三人拿了几个拜匣,便吩咐门官去了,即闭了房门。有辽官说:“国丈,小将西辽国得胜将军秃狼牙拜见。”国丈说:“将军休得拘礼,请坐罢。”秃狼牙唤小番两个上前叩见太师爷,国丈说:“休得如此!”又想:“他说有礼物相送,这两个小匣必然是西辽宝贝,因何番王送礼与我?必有缘故了。”想罢说:“将军,你那狼主差你到来,不知有何见谕?”秃狼牙说声:“太师爷,小邦狼主有书一封与太师观览,匣中小物几桩相送与太师。”国丈说:“老夫有何德能,敢使你狼主费心?”忙拆书一看:
西辽国王书拜奉庞丞相座前:昨飞龙小女有蒙庞丞相将就机谋,周旋恩德,孤心感念不忘。岂知小女的夫仇未报,反丧仇人之手。孤家此恨难消。故特差来小便,恳求丞相报雪深仇。前者狄青带回珍珠旗达呈天子,此旗乃小邦新假造,倘丞相奏明天子,狄青难免欺君之罪。虽有浩大功劳,国法岂得过宽?小女倘得雪冤,丞相恩同天地矣!
兹来玩物数桩,望祈鉴领,原非诚敬,且与丞相消闲,聊表孤寸心。
国丈看罢,将书收藏,便说:“将军,你那狼主如何知道老夫与狄青作对?”秃狼牙说道:“丞相,只因前日万岁旨意提及太师尊名,所以知的。”国丈说:“这珍珠旗真假如何分辨?”秃狼牙说:“丞相,那真的乃小邦镇国之宝,五代留传,已有一百八十五载。颜色烟采,针线发锈了。狄青带进这假的,虽然款式是一样相同,但新造起的颜色鲜明,针线发新。只要将此两件分别起来,就知真假了。”国丈听罢,拍手笑道:“那日狄青班师,圣上将旗与众人看。老夫也看此旗果然颜色新鲜。
若不是狼主今朝书到,焉能知其真假!”秃狼牙说:“太师何如?今已分真假了么?”国丈说:“果到如今,才知真假。昔日飞龙在我杨、庞二处,对旗之真假并没说起。”秃狼牙又叫声:“太师,匙钥在此,请开匣一观。”二小番捧匣在桌上。
国丈正要执匙开匣,忽小使送茶来吃。这小使看见这秃狼牙吃了一惊,只见他面如锅底,旁立两人也是丑陋,同与太师对坐,不知何处来的,又不敢动问。太师说:“阿厮儿,这是三关孙老爷来的差官,速备酒筵。”小使应诺去了,想道:“孙老爷的差官因何与太师对坐?却也奇了罢。我是小使,管他何用?”
即往厨房备办酒席去了。
秃狼牙听了庞洪对小使说他是三关孙老爷这句话,便问道:“这孙大人是太师什么人?”国丈说:“他是老夫的小婿,与狄青也是冤家。”秃狼牙说:“原来是太师的贵婿。”国丈此时把一匣开锁,有礼单一纸在面上。拿起礼单,只见匣中光彩射目,内有玻璃盏一对,月华镜一面,醉仙塔一座,醒酒珠一颗。看罢又开第二匣,又有礼单,是元宝十锭,黄金十锭,每锭百两,白璧一双,碧玉花瓶一个,水晶盅一枚。国丈看罢,笑得眼也不开,说:“狼主何用送此重礼到来,只好取下一半,回一半已是当不起了。”秃狼牙说:“总要一概收下,些须玩物,休得重抬。狼主只要早早杀了狄青,与公主报仇,小将早日回邦去。须要速速行事才好。”国丈说:“这也自然。待来日上朝奏明圣上,取旗复验,验出狄青之罪,如何能赦?管叫他一刀两段的。”正在讲话,小使送酒筵到,摆开桌上,银烛交辉。国丈吩咐小使,往后边去,不必在此伺候。
吃酒至半酣,国丈问起这玻璃盏有何妙处。秃狼牙说:“太师,若问这玻璃盏,斟了美酒在内,就有笙歌细乐吹奏,我邦算他是宝贝之魁,”国丈听了大悦道:“真乃有趣的宝贝。”
又问月华镜有何妙处,秃狼牙说:“每逢八月中秋之夜,不论天阴晦雨,将此镜照耀,犹如日月,五彩呈样,故名唤月华镜。
也是小邦一桩宝贝。”国丈笑道:“这宝贝一法更妙了。这醉仙塔又有何妙处?”秃狼牙说道:“呔,若将此塔放于大些器皿之内,用热酒酌在塔顶上,如若取下来,吃不多一杯,就要醉倒如泥。”国丈大悦道:“这宝贝如此,可有解酒之法否?”
秃狼牙道:“可将这颗醒酒珠含在口内,立时大醉可解了。”
国丈听了这几件宝贝如此趣妙,心中不胜大喜。说罢二人又是畅饮一番,宾主交筹,两个跟随来的小番自然另有小厮款待。
庞洪有一长子,名叫飞虎,年纪不过二十外光景,一同跟随母亲上汴京的。只因仁宗王选了庞洪女儿,他的夫人随女儿也到京来。庞洪原有四子,只有长子飞虎跟随母亲到此,三子仍在家园。这飞虎虽是奸臣之子,亦非有德之人,然而赋性略有些知识,胜过其父一副狠毒之心肠。早间闻知西辽差官到来,他早已打听明明白白,想道:“爹爹为人,多乃不正,知识俱无。朝廷忘了也罢,因何今日又要私通敌国?如若风声少泄,性命难逃。欲行陈谏,他又在书房中与这番官对酌。罢了,且忍耐少刻,待爹爹进来,说话谏阻罢。”正是:
纵有良言金石美,奈何狠毒性情坚。 


上一回:第52回 悔前非杨滔解组 送骨柩张忠往辽
下一回:第54回 国丈通辽害狄青 宋王信谗惑奸计


  • 第1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谋

    第1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谋

    话说大宋开基之主太祖赵匡胤,此位天子原乃上界赤龙临凡,英雄猛勇,豪侠情怀,创开四百年天下。陈桥兵变,...

  • 第2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

    第2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

    且说三关狄元帅平生梗直,铁性无私,智勇双全。自从幼年山西家乡遭逢水难,王禅老祖救了他,带上水帘洞传授...

  • 第10回 狄元帅出关迎敌 八

    第10回 狄元帅出关迎敌 八

    姻缘非是今生定,五百年前宿有因。暗里情牵丝挂碍,须然仇敌复相珍。狄元帅因番女捉拿了四虎弟兄,是日亲自...

  • 第4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

    第4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

    却说秃天虎带兵出关,要与哥哥报仇。此日天气晴明,狄元帅正要催兵前进,忽有探子报进,说:“启上元帅,今...

  • 第102回 遵国法庞孙回籍 叙

    第102回 遵国法庞孙回籍 叙

    奸苗仗势害良多,国法全无众受磨。自从权倾威福尽,昭昭天眼报如何!国太正在收拾丈夫尸首,悲哀之际,忽然...

  • 第13回 证姻缘仙母救宋将

    第13回 证姻缘仙母救宋将

    烈士英雄只有君,岂容投降作番臣。捐躯赴难成全节,喜得仙师到解分。仙母到来,狄元帅、五将都看见他是道姑...

  • 第3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

    第3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

    话说狄元帅奉旨征伐西辽,以为本事高强,所以只带得五万雄兵,四员虎将。点兵三千,令焦廷贵为前部先锋,点...

  • 第11回 狄元帅被捉下囚牢

    第11回 狄元帅被捉下囚牢

    五虎英雄虽被擒,天生女将助贤君。姻缘定后称心愿,护众帮夫建大勋。当下狄元帅的穿云箭,尽被公主收去,急...

  • 第101回 正典刑奸臣被诛 忆

    第101回 正典刑奸臣被诛 忆

    害人反害自身亡,到底奸臣不久长。作恶难逃终报应,今朝正法在刑场。当时包公听了万岁要改轻庞洪之罪。然后...

  • 第5回 秃总兵生擒二将 狄元

    第5回 秃总兵生擒二将 狄元

    当日狄元帅自知理亏,在马上欠身打拱说:“秃将军,向导官走差路途,误来贵国,错犯你关,原乃本帅之失。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