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回 悔前非杨滔解组 送骨柩张忠往辽

害人反害女儿身,作恶难逃把罪刑。
不是庞妃谋救父,杨滔早已丧幽魂。
杨滔见了女儿壁上诗词,登时气死在地,吓得夫人魂不附体,带泪连叫数声:“相公苏醒来!”丫鬟急拿姜汤灌他喉内。
此刻杨爷渐渐苏醒过来,叫声:“女儿,为父自家不好,谁人埋怨你?你却寻此短见,好令为父痛心也!”夫人也悲哀大哭说:“女儿,你今日身亡,乃是你爹爹害了你。养虎伤身之言,明明恐你父亲恨着你了。”杨爷说:“儿呀,为父今日死里逃生,皆蒙圣上洪恩。想起从前作过之事,已悔之不及了。正要思量做个好人,立定主意不再归庞党,要报答君恩。岂知女儿先到了黄泉。叫我爹爹何处觅你的!要见除非梦里相逢。”夫妻痛哭一场,杨爷免不得吩咐家人备了棺柩,盛殓女儿。过了两天,盛殓已毕。
自此时候,杨滔把庞洪冷淡了,不去依附了。忽一日叫声:“夫人,下官如今想来,如若淡疏了庞洪,犹恐他怪我,倘或谋害起来,祸患不免。并且做下此事,实情羞见同僚。意欲退归林下,以终天年,夫人意下如何?”夫人说声:“相公,这句话说得有理。犹恐万岁不准依,徒然费想的。”杨爷说:“夫人,且待下官明日上朝,谢过主恩,奏达天颜。若是君王准奏,退守林间,做个逍遥人,无拘无碍,可省得多少思虞。”
次日杨滔上朝,谢过王恩,奏道:“臣今得活微躯,皆叨圣德。杨滔意欲退归林下,念佛吃斋,清闲度岁,以改前非。
伏乞圣上垂鉴准臣致仕归林,感恩如海矣!”天子一想:“量他无颜在朝,故有此奏。留他在此,总是国家之患,不免准他回去罢。”此时圣上准奏,杨滔谢恩,退归衙内收拾。夫妻商量,选了吉期,别过同僚,所有内堂物件,多已收藏好。与使女家丁带小姐棺柩同归故土埋葬。一路回转江西。
此时朝内平安无事已有一月。忽一日天子临朝,百官无事启奏,嘉祐王说:“众卿听着,孤思西辽已经征服,何故飞龙私进中原要害功臣?孤思推算,其中必有缘故。众卿与孤议来。”当时文彦博等一众文臣,呼延赞等一班武职同声奏道:“西辽王已有降书投送,贡献出珍珠旗,谅无诈意了。飞龙私进中原,无非要害狄青,与夫报仇之故,决无诈意,陛下勿费龙心。”天子又说:“飞龙私进中国,辽王不行劝阻,其所作为,亦属不该。孤若兴兵问罪,又觉国法过严。今欲差人将飞龙骨柩送还辽邦,降旨宣谕番君,使其方知天朝文如秋水,武比细君,不能丝毫作弊。卿等以为何如?”众臣奏道:“圣上如此仰见高明,臣等焉敢逆命?”天子向武班中说声:“狄卿家,你与众将前日曾到西辽,今当着一将前往。”
狄爷一想,刘庆、孟定国、焦廷贵多是莽夫,不如保举张忠前往罢,即奏道:“臣部下几员将内有张忠,为人极有酌量,可差前往。”天子说:“依卿所奏。传命张忠携带骨柩,前往西辽。还朝之日,加升爵禄,以赏卿劳。”狄王领旨,归王府说知张忠。张将军说道:“圣上听命,何敢不依。”狄爷又差家丁将飞龙棺木焚烧,用净桶装了,密密封固已毕。张忠次日进内拜辞太太,别过众兄弟,带了八员家将跟随。乘上高头马匹,离了汴京,一路洋洋得意而去。想道:“从前几载在山落草为寇,今日做了钦差奉旨之臣。昔时,想不到有此荣华。如今只因跟随了狄大哥哥,祖宗有幸,故有今日之荣。”赶路二十余天,到了三关,见过孙秀。这奸臣方知这段情由,暗想:“岳父害不成狄青,却反加威显。这冤家不死,好不恨煞人也。”当时张忠出了三关,别过孙、范、杨三人,一路去了。
再说汴梁城狄千岁,自从为着飞龙之事,时时忌着庞洪算计,意欲与母告假归乡,君王不准,正在进退两难。一日,母子正在言谈,忽报圣旨到来。狄爷吩咐开中门,排香案,衣冠跪接,天使读宣完,辞别抽身。狄爷送出府门,仍回见母。太太说:“儿啊,圣旨到来何干?”狄爷说:“母亲,只为主上隆恩,说孩儿既在单单国招亲,并且公主帮助平西亦属有功。
怜我一月夫妻即分散。今喜太平,圣上不忍使儿夫妇分开,为此降旨一道,着儿即日差使能人,前往单单国接取公主,归宋团圆。仰见君恩浩荡,帝德汪洋也。”太君听了,微微含笑说:“儿啊,君心正合着娘意。趁着天气和暖,正该挑选何人,前往单单接取贤媳来家,与为娘婆媳相依。”狄爷应诺,即日唤刘庆、李义说知,交了圣旨。二人即别过太太母子与石将军,一同上马。跟随家将二十名,带了路费银两,即日登程。
张忠到了西辽国,一连几日过了几道关津,直至碧霞关。
段威开关接进,分宾主坐下,各叙寒暖。递茶毕,张将军说知其故。段威听了说:“张将军且宿一宵,来日小将差人送你进城。”张忠称谢,段威是晚排下酒宴相待。
来朝辽国众臣多多闻知,原来公主自送了性命,急忙报达狼主。辽王听了大惊,悔惜女儿,更有番后得知,伤心痛哭,苦楚不堪说:“女儿啊,你立心为夫报仇,岂知又害在仇人手。
今朝只得白骨还乡,不见姣儿之面,为娘好不伤心。”是日番主迎过圣旨,收拾飞龙骨殖埋葬了,送张忠在荣阳驿备酒款待。
番王又密召众臣商议:“从前假造珍珠旗贡献出宋王,不过是缓兵之计。所以又往各国借兵,只待等公主除了狄青,那时还好兴兵夺取中原。岂知公主反死在狄青之手。如今宋王将尸骨送回,把孤国君臣面光扫尽。今日冤家越结越深。如今各国雄兵猛将,将次到了。狄青尚在,如之奈何?众卿可有良计否?”
忽班首闪出一人说:“狼主,臣有一计。”番王说:“丞相有何妙计?”度罗空说:“狼主,只消如此,如此,狄青必然死了。公主之仇已报,然后发兵进攻中原,占夺宋室江山,易如反掌。”番王听了大悦,说:“丞相果然妙计。”连忙修了谢罪本章。张将军即带了本章别过辽国君臣,回转中原去了。
此时番王依了度罗空之计,备了几件宝贝,复修本章一道,差得胜将军秃狼牙细细叮嘱一番。明则入贡天朝,暗则图杀狄青。秃狼牙领旨而去。先说张忠一路饥餐渴饮,夜宿晓行,非止一日。这一天到了雄关,出关又赶路回京而去。这张忠本是惯为赶路,所以早进三关。秃狼牙又迟走三天,又缓缓而行,所以迟了十天来到三关。传上守关军士报与孙秀,孙秀想:“张忠奉旨还骨柩,番王已有谢罪本章,附达天朝。今日因何又要差臣到来贡献,这是什么缘故?”孙秀猜疑一会说:“莫非又是蹈飞龙前辙,企图混进我中原,所以诈称入贡不成?待本官查明缘故才好。”若问三关之称,原有三座关口,一座名雄关,一座名雁门关,一座玉门关,孙秀主受的乃是雄关。这三关乃是重要之地,关外七百里属番地,七百里内中原该管,所以辽兵一至直抵雄关。
孙兵部满心疑惑,此时范仲淹、杨青因何不见?只因孙秀在此关时,比不得杨宗保、狄青在此镇守,多是情投意合,所以天天叙会。如今孙秀管了此关,二人多不投机,所以各管民情国务,三人叙说太疏。此日二人不在,孙秀想一会,只得吩咐放他进关。但见番使有两个跟随,秃狼牙上堂与兵部见礼。
孙秀看这番官不甚威武,只是形容丑陋,便问他官居何品,甚因要进中原?秃狼牙说道:“孙大人,小将乃西辽国得胜将军,不是官卑职小,只因狼主犯罪天朝,所以差俺拿这宝贝贡献朝廷。伏乞大人开关放行。”孙秀说:“前日上邦天使来你邦,狼主已有谢罪本章,附呈钦差,因何今日又差你贡献礼物?既有贡献,何不前日一并付交上邦天使带回?必然不是真情。下官领守此关,总要稽查。说得分明,才放你出关。不然休得妄想。”正是:
辽国今朝施巧计,英雄此日受灾殃。 


上一回:第51回 勘奸谋包公复旨 消罪案宋帝偏亲
下一回:第53回 辽王定计贡天朝 国丈私通受贿礼


  • 第1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谋

    第1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谋

    话说大宋开基之主太祖赵匡胤,此位天子原乃上界赤龙临凡,英雄猛勇,豪侠情怀,创开四百年天下。陈桥兵变,...

  • 第2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

    第2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

    且说三关狄元帅平生梗直,铁性无私,智勇双全。自从幼年山西家乡遭逢水难,王禅老祖救了他,带上水帘洞传授...

  • 第10回 狄元帅出关迎敌 八

    第10回 狄元帅出关迎敌 八

    姻缘非是今生定,五百年前宿有因。暗里情牵丝挂碍,须然仇敌复相珍。狄元帅因番女捉拿了四虎弟兄,是日亲自...

  • 第4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

    第4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

    却说秃天虎带兵出关,要与哥哥报仇。此日天气晴明,狄元帅正要催兵前进,忽有探子报进,说:“启上元帅,今...

  • 第102回 遵国法庞孙回籍 叙

    第102回 遵国法庞孙回籍 叙

    奸苗仗势害良多,国法全无众受磨。自从权倾威福尽,昭昭天眼报如何!国太正在收拾丈夫尸首,悲哀之际,忽然...

  • 第13回 证姻缘仙母救宋将

    第13回 证姻缘仙母救宋将

    烈士英雄只有君,岂容投降作番臣。捐躯赴难成全节,喜得仙师到解分。仙母到来,狄元帅、五将都看见他是道姑...

  • 第3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

    第3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

    话说狄元帅奉旨征伐西辽,以为本事高强,所以只带得五万雄兵,四员虎将。点兵三千,令焦廷贵为前部先锋,点...

  • 第11回 狄元帅被捉下囚牢

    第11回 狄元帅被捉下囚牢

    五虎英雄虽被擒,天生女将助贤君。姻缘定后称心愿,护众帮夫建大勋。当下狄元帅的穿云箭,尽被公主收去,急...

  • 第101回 正典刑奸臣被诛 忆

    第101回 正典刑奸臣被诛 忆

    害人反害自身亡,到底奸臣不久长。作恶难逃终报应,今朝正法在刑场。当时包公听了万岁要改轻庞洪之罪。然后...

  • 第5回 秃总兵生擒二将 狄元

    第5回 秃总兵生擒二将 狄元

    当日狄元帅自知理亏,在马上欠身打拱说:“秃将军,向导官走差路途,误来贵国,错犯你关,原乃本帅之失。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