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回 勘奸谋包公复旨 消罪案宋帝偏亲

国法无私立法篇,缘何宋王不为然;偏亲当恶遮奸罪,只是娇娆内应言。
龙图阁包学士,审出此事根由,杨户部料不能抵赖,当堂画上招供。是夜包爷进归衙内,用过晚膳,坐想一会,时交二鼓。暗思:“庞洪老奸贼,前时几次图害狄青,今日干下此段欺君重罪来。明日当殿劾奏于他,必要除却这欺君误国的奸臣。”是夜不睡,将庞洪为首之罪疏明,杨滔附就奸谋的案书及狄青失于查察,军队伍中让飞龙混进中原之忽略,注明本上。
又述杨滔求亲,万岁作主,也为龙心失于盘察。修本已毕,时将四鼓,穿过朝衣,拿了象牙笏,左右排军,持了金丝提笼,来到朝房。
此一天,只为包公审出了平西王被奸臣冤陷,所以九王八侯,齐齐上朝,看包公如何奏法,圣上怎生分断。不一会净鞭三响,天子登殿。各官次第参见毕,两班侍立。只有庞国丈怀着鬼胎,心中着急,更有一班奸党代他担忧。万岁龙目向左班一瞧,见了包公,开言说:“包卿,寡人命你审狄、杨之案如何?”包爷出班俯伏金阶奏道:“臣包拯,奉旨审询狄、杨这段案情,今已审明,特来复旨。有本章一道上呈御览。”天子说:“赐卿平身!”包爷谢恩侍立旁首。嘉祐王从头至尾一一看明。口中不言,默然不语,暗说:“原来有这些委曲!”若问聪明不过者,天子也。万岁想,这庞洪做下此事,所以昨夜贵妃有此一番言语。若依国法,他为罪之首,是祸之魁。但若把他正了国法,庞妃面上不好相见,况且君无戏言,昨夜的话今已悔错了。又将本章细看一回,立了一个主意,就叫声:“庞卿!”庞洪说:“微臣在此。”即俯伏金阶,犹如身蹈寒冰。天子说道:“你乃总振朝纲鼎鼐之臣,承燮理阴阳重任,身受国恩不浅,今已三十载。往常办事件件不差,目下所为乃关国法。”这庞洪奸刁之人,闻圣上说他往日办事无差,就顺风而上说:“老臣罪该万死。求陛下念臣平日办事无差,开恩一线,臣没世不忘。”天子说:“西辽黑利被狄卿杀了,他的妻飞龙欲报丈夫之仇,投为军士,混进中原,你却不该收留她,送杨滔认为亲生女,奉朕赐婚,图害狄青。所以包卿本上说朕主婚失于觉察,也该有罪了。”
此时庞洪只是叩头抖震石柱,天子见了,微笑想道:“世间有这样的呆老东西!若依国法,原难宽恕,只因众罪相牵,非同小可。”便叫声:“包卿,这件事情审得明白么?”包公奏道:“臣多已审明白了。只因庞国丈未有口供,故不曾定案。”万岁说:“包卿,据你本上说,寡人做了主婚,该得何罪,卿且定来。”包公听了,忙说:“陛下,臣所定罪,无非按律而行。世无臣定君罪,只求圣上金批御断是了。”若问这位包爷,实也奇的,原不该把天子失于觉察奏上,只因他铁面无情的,不怕风火。这人差了,只说差的;这人不差,只说他不差,再无一点私曲。所以包龙图三字名扬天下,千古流芳,至今尚在。
此时,圣上又叫声:“包卿,寡人判断起来,这一件事情认不得真。如若认真起来非但庞洪、杨滔有罪,而且寡人罪亦难免。就是飞龙乃外邦敌国人,冒混军中进来,狄青身为主帅,重任之职,执掌军中生杀之权,军情队伍必要留意稽查,因何被她混进王城?倘有别的变端,如何是好?狄青之罪与庞洪相次耳。崔卿、文卿相验尸首之时,并无认得环眼九个,胡乱钉棺,相验不实,岂得无罪?今日一枝动,百枝摇,君臣之罪,皆为一体。认真起来,焉能轻恕!如今飞龙已杀,君臣之罪一概开消了罢。君无罪,臣也无罪。自今以后,君臣一心,永为相得。倘庞洪、杨滔再有差迟,定罪不饶他。”包爷听了天子之言,即出班说:“臣包拯有奏。”嘉祐王说:“谈言已定,不必奏了。”
此时天子为着国丈,连杨滔也得赦了。当下庞洪心头放下,连忙三呼万岁,谢过王恩。只有包爷心内虽然不合,只是君言不得不依。今日除不得误国欺君奸贼,谅他未必痛改前非的。
倘或有些破绽,必要扳倒了奸贼,然后朝中方为清净。只得勉强谢恩退朝。有众位王爷气塞满胸,在午门外嚷闹喧哗。这国丈呼声:“包大人,多承美意照察。老夫若非圣上洪恩,这个头儿已滚下了。”包爷喝道:“老匹夫,休得猖狂!你欺君误国,陷害忠良,生成人面兽心,依靠女儿的势力,遗臭万年。
你从今安稳头颅,再做无法无天事,再试你女儿手段来!”国丈也不回言,回归府内,心中大悦,道:“全凭女儿之力。”
此刻包公回衙也叹圣上偏私没法。
狄爷回归王府,将情告与母亲,太太听罢,叹声:“国出奸臣,非天子之福。欺君罔上,如同儿戏,生成一片狼心陷害忠良。儿啊,这非天子不明,只是宠爱这娇娆妃子,既宠其女,难伤其父。目今虽是平阳大道,到底路近山林,防有虎狼的。”
狄爷听了说道:“娘言是了!”又听得身边众将喧声嚷闹,说声:“可恼!可恼!庞洪、杨滔这等害人,还不将他斩首,说什么认真不认真,这还了得!”众英雄多已不服,七嘴八舌,喧哗不止。千岁跑出中堂来劝解说:“你们不必喧哗。庞洪靠着女儿势力,杨滔依庞洪为头,当今仁慈之主容他横行无忌,播乱朝纲。”众位将军说:“千岁,若是仁德之君,赦些忠臣贤士方是仁德。若今赦了庞贼,当今不想坐享这王位了。”狄爷喝声:“胡说!前朝多少奸臣,过庞洪百倍,若到了罪恶满贯,就不能逃脱。今日且由他罢,上天必有报应的!你们不必多言。”是日,王府又来了众位王爷,崔、文等多少忠臣前来贺着千岁脱离冤陷。说起天子庇盖庞洪不公,怨声不绝。
次日,狄爷来到南清宫,见过娘娘,说及此事。狄太后深恨庞洪,叫声:“侄儿啊,出此大奸臣,在朝掌权,你要小心。
古言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他如此行为,未必不深恨于你,必然还有算计,你须要小心提防他才好。”狄爷说:“侄儿领教。”说完辞别太后,一路思量:“全亏得包龙图审断明白,理当前往拜谢。”便一程直至包府。
杨滔得圣上赦了复回旧职,犹如再度重生。夫人苦苦相劝说:“相公啊,你世受君恩尚未报答,原不该与国丈串为一党,陷害狄青。妾身曾劝过你多少言词,只是不依。朝中有个包文正,焉能做得欺君奸臣?喜知今日死里逃生,从今望祈相公勿负帝德深恩,做个忠臣,靠个美名,有何不妙。况且行恶之人,不是在自己即报应儿孙,愿相公听妾之言。”杨爷叫声:“夫人,下官不听你良言,大祸临身,险些为刀下之鬼。得蒙圣上宽赦,正是已为余生,纵不为官,也是甘心。”夫人正要开言,只见几个丫鬟,慌慌忙忙报说:“小姐在房寻短见自尽了,老爷夫人快些进房。”夫妻听罢大惊,跑人绣房,只见女儿自缢在房中。夫妻见了,好不伤心,连忙吩咐丫鬟解下尸骸,已如冰冷。原来凤姣小姐昨夜自悔:“方才已说出根由,害了父亲,必然要正了国法。”所以三更时候小姐便已自缢。此时夫妇见救不活,抱着女儿尸首痛哭,好不伤心。一众丫鬟纷纷下泪。
房内一片哭泣之声,实是凄凉。杨爷夫妻正在悲痛苦楚之际,有丫鬟说:“老爷,壁上有红笺一纸,字迹数行,不知何言。
请老爷夫人观看。”夫妻带泪近前一看,只见房壁上柬笺写着:
罔极劬劳来报恩,缘何养虎反伤身?
从今不见慈亲面,且向黄泉见父魂。
当下杨爷看罢,大叫一声:“女儿啊!”双脚一蹬,登时跌倒下地,人事不醒。正是:
莫道害人无报应,岂知反自把儿亡。 


上一回:第50回 露奸谋杨户部招供 图免罪庞贵妃内助
下一回:第52回 悔前非杨滔解组 送骨柩张忠往辽


  • 第1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谋

    第1回 赈民饥包公奉旨 图谋

    话说大宋开基之主太祖赵匡胤,此位天子原乃上界赤龙临凡,英雄猛勇,豪侠情怀,创开四百年天下。陈桥兵变,...

  • 第2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

    第2回 孙兵部到关权理 狄元

    且说三关狄元帅平生梗直,铁性无私,智勇双全。自从幼年山西家乡遭逢水难,王禅老祖救了他,带上水帘洞传授...

  • 第10回 狄元帅出关迎敌 八

    第10回 狄元帅出关迎敌 八

    姻缘非是今生定,五百年前宿有因。暗里情牵丝挂碍,须然仇敌复相珍。狄元帅因番女捉拿了四虎弟兄,是日亲自...

  • 第4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

    第4回 正平关焦廷贵大败 单

    却说秃天虎带兵出关,要与哥哥报仇。此日天气晴明,狄元帅正要催兵前进,忽有探子报进,说:“启上元帅,今...

  • 第102回 遵国法庞孙回籍 叙

    第102回 遵国法庞孙回籍 叙

    奸苗仗势害良多,国法全无众受磨。自从权倾威福尽,昭昭天眼报如何!国太正在收拾丈夫尸首,悲哀之际,忽然...

  • 第13回 证姻缘仙母救宋将

    第13回 证姻缘仙母救宋将

    烈士英雄只有君,岂容投降作番臣。捐躯赴难成全节,喜得仙师到解分。仙母到来,狄元帅、五将都看见他是道姑...

  • 第3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

    第3回 火叉岗焦先锋问路 安

    话说狄元帅奉旨征伐西辽,以为本事高强,所以只带得五万雄兵,四员虎将。点兵三千,令焦廷贵为前部先锋,点...

  • 第11回 狄元帅被捉下囚牢

    第11回 狄元帅被捉下囚牢

    五虎英雄虽被擒,天生女将助贤君。姻缘定后称心愿,护众帮夫建大勋。当下狄元帅的穿云箭,尽被公主收去,急...

  • 第101回 正典刑奸臣被诛 忆

    第101回 正典刑奸臣被诛 忆

    害人反害自身亡,到底奸臣不久长。作恶难逃终报应,今朝正法在刑场。当时包公听了万岁要改轻庞洪之罪。然后...

  • 第5回 秃总兵生擒二将 狄元

    第5回 秃总兵生擒二将 狄元

    当日狄元帅自知理亏,在马上欠身打拱说:“秃将军,向导官走差路途,误来贵国,错犯你关,原乃本帅之失。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