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回 悼功臣加恩袭嗣 诏拜帅厚赏边军

英雄虎将敌人惊,力佐江山永保宁。
洪福当今添国颜,全师奏凯大功成。
却说朝中宋天子,一天接得边关一本,心下着忙:一者西夏大起雄师,二者狄青染病不起。又过五天,一本又到,吓得大惊:杨宗保一命遭殃,边关干将一殒,犹恐江山动摇不安。
且喜石玉仍回,与狄青破敌有功。君王想来:杨宗保老帅,在先帝时已职任边关,为国劳忙,历经三十载。藩卫邦家用武,不得安闲,功勋屡著,一旦遭此惨伤,是折朕之栋梁也。天子龙目中纷纷下泪。是即颁旨往无佞府:圣上钦赐御祭,用以王礼;朝内文武官员俱服素衣一月,加谥耀武王;其世子文广,年方十七,应袭厥职加封绍烈侯。在居丧之际,因其年轻,不必到边关赴任,且随朝伴驾。当日杨门一闻凶信,骇惊不小。
穆氏夫人哀哀恸切,佘太君悲苦失声,众夫人垂泪相劝,解慰一番。是日少不免外椁内棺,王侯殉殓。
却言宋天子,只因杨元帅弃世,朝中武将虽皆分镇分疆,功臣世袭之子曹伟(曹彬子)、仲世衡老将二人,乃智勇兼备,惟其时北狄、契丹入寇多年,兵势甚锐,二将早已领守边城,即在朝吏部薜琦,亦已出镇延安府,宋天子只得加封狄青为天下招讨元帅。石玉一回关即破敌,立下大战功,加封招讨副元帅,同守边关。众文武官员俱加升三级。当日宋天子忆念老功臣不得安然正毙而亡,况勤劳王室有年,故特加恩敕旨:文武大臣往杨府致祭,代主之劳。
再说南清宫内,狄氏娘娘母子,一闻狄青在边关又败西戎,立下军功,杨元帅已阵亡了,又颁旨授彼为边关正帅,母子欣然大悦。太后曰:“不料侄儿倒有此高强武艺,马上建立功劳,实乃先灵凭藉有光也。”
且说庞国丈,自从李国母进宫之后,郭槐已死,心腹同党羽翼被包拯除去数人,是以凡事心寒了,权柄渐减却些。这日闻讯,想来:目下喜得杨宗保死了,那日老夫正在驾前保荐孙贤婿领镇边关,可称此职,免却狄青、石玉二奴才,得此兵柄权势,否则吾老夫休矣。当日圣上略有允准之意,无奈有富弼与韩琦两老匹夫,阻挡圣上。二人言吾贤婿只可作文员之任,在朝伴驾耳,不合往边关当此征战之劳。又奏言狄青、石玉等乃年少英雄,又得范仲淹、杨青老诚持重辅佐,屡次立功,敌人畏惧,合当拜帅,接杨宗保之任,方为用武之才。圣上不准老夫之请,只依二贼之言,真令人可恼恨也,又可哂笑。这昏昧之君,一接得边关本章,闻杨宗保死了,即便纷纷下泪的痛惨,连日设朝,并无喜色。吾想杨宗保死了,有什么干碍的?
好不明昏昧。隆宠这班狗党,只今收除不得狄青,连及石玉也回关。前时只道在仁安被妖魔吞陷了,岂知又得仙人救去,一回关又立下战功,诏旨封敕副元戎。一班老少贼,联成一党,势大权高,教老夫奈何他不来了。又思:吾女儿自进宫数年,圣上宠眷十分,说来之言,无有不准依的。自李太后进回内宫,不知圣上何故将女儿略略冷淡些。想必女儿与国母不相投机也,是以唆着圣上疏冷吾女儿,也未可知。惟女儿不得圣上喜欢,老夫有机窍事与女儿通关节,思不准了,怎生是好?惟现今且喜包黑、韩琦等一班狗党俱不在朝,老夫把弄日中并不介怀畏怯,且待有了机窍,再行设施,定必弄倒边关这些奴才,方称老夫之心愿也。庞洪正在自思之际,有家丁禀上,言:“孙大人、胡大人到拜!”国丈传命:“请进相见。”孙、胡二人进至内堂,国丈起位相迎,一同见礼坐下。国丈言道:“杨宗保死去甚妙,正在打点保荐贤婿,往任边关。有富弼、韩琦两个老奴才阻挡,在圣上面前反去保荐狄青、石玉两个小畜生为正、副元帅。今被他于边关上联成一班狗党,老夫正在心烦,又奈何他不得。”孙秀曰:“前者奉旨复查仓库,正要将机就谋,回朝劾奏。不料圣上于半途召回,一场打算又落空了。”胡坤曰:“老太师且免心烦。我想狄青、石玉今已权高势重,谅情弄他不得,吾儿子之冤难以报复的了。”三人谈论,只是闷烦着恼。
却说勇平王高琼老千岁,是日接得边关贤婿之书,喜悦万分,方知贤婿上年虽被奸臣算计,果有妖魔陷害之事,又得仙师带上仙山习艺。今天圣上颁旨加封副招讨使,与狄青同守边疆,真乃妙!妙!老夫从此丢下愁烦也。即进内堂,言知夫人、女儿。夫人与郡主真乃喜从天降。是日,一门父女,叩谢上苍,喜悦不尽。即日高王爷命郡主修家书一封与丈夫,待交付赍本钦差,顺便带往边关。郡主欣然领命,是晚修书。
再表边关上,狄青与石玉对坐私谈,狄青曰:“如今边关围困虽解,敌兵尽数勾消。今圣上虽乃仁贤之君,惟边庭武备不足,故契丹强悍于北方。今西夏赵元昊屡次侵扰,实由朝廷立法不严,专主姑息,礼宥奸臣,多缗岁币于外敌之过,乃自削弱也。”石玉曰:“身当武将之任,恨不能于疆场马革裹!”
以报圣上知遇之恩。惟朝内奸佞,怎惜马上辛劳;只顾苟安一时,私着一身一家之计,那知君国危与不危的。想来这班奸佞贼臣真乃令人可恼!”狄青曰:“庞贼翁婿与胡坤,屡次算计图害,恨如渊深。目下虽得身荣,怎奈奸党未除,而心实有未平也。”石玉曰:“小弟亦与庞贼有不共戴天之仇。惟目今乃宠洪当道盛时,藉女庞多花得宠势头,想来未知何日得申报父之仇冤。若得报冤,即不为官,心甘情愿。”
二人正言谈间,范爷笑容满脸进帅堂,二将起迎。众将军又到,随同见礼下坐。范爷曰:“二位王亲与众位将军力退西戎贼兵,不日旨意颁来,狄、石二位王亲,定敕主帅之权。只可惜杨元帅一命升天,身遭惨死耳。”狄爷闻言,长嗟一声言:“杨元帅乃保国功臣,多年血战,未得一日安闲。劳当国务未年,身受惨伤,想来令人伤感也。”言毕不觉虎目中堕泪一行,感动起杨老将、范爷二人。只因与杨元帅戎守此关多年,乃情投意合,今言起一旦折去栋梁,也忍不住的纷纷下泪。狄爷又道:“范大人,如今杨元帅升天,老成谙练将帅弃世,犹恐西兵复扰。晚生辈乃无知少年,才庸智浅,难当招讨统领重任,还宜上本力辞。待圣上另挑老成别将为元戎,力当厥职。”石玉曰:“哥哥高见不差。我二人一般少年后辈,怎能服得众三军?上本固辞为宜也。”
范爷未及回言,杨青老将军曰:“不然。狄王亲、石郡马武艺非凡,智勇兼备,敌兵惧怯。立此重大军功,理当登坛拜帅之任。兵符统属,焉可妄让于庸劣之人?”孟定国曰:“西夏贼人,屡次被我们杀得片甲无回,料他再不敢轻视小觐我边疆了。”飞山虎闻言笑曰:“事端不测,人所难料。虽然不是畏怯于他,到底也当防备,以免兵临再施谋也。况他未有投顺表文,焉知他贼心幡悔否?不若待小将驾上席云,跑到西夏打听这叛贼怎生主见,以定虚实如何。”范爷曰:“刘将军之言有理,须要小心。”狄爷又叮嘱飞山虎,须当见景生情,不可被他们看破机关,早去早回,休得耽搁才好。刘庆曰:“小将理会得,大人休得多虑。”
当时刘庆正要动身,旁有焦廷贵大呼曰:“众人休得听信他言!昨昔往敌营作刺客,一遇见百花女子即被其迷困惑下,反被擒拿。全赖石郡马出敌,将百花女活捉回关,方得调换而回。如今又到西戎地去,定然贪爱娇娃。当又被拿下时,如今更无别物可相更换的。”当日飞山虎听了一席妄诞之言,反羞惭得口也难开。石玉看刘庆羞惭,好生没趣,即曰:“焦将军休得妄言多说,如今彼此有分也:前番刘将军粗心莽为,急思了决敌人,故有此失;如今只要小心,不可妄动,速去速回,以安众心是也。”刘庆曰:“小将领命。”焦廷贵曰:“况今敌兵尽杀个寸草不留,正好吃此太平酒,享此太平安逸福,因何尔众人又定必去寻些打仗交手的工夫?莫非尔众人还嫌杀得这些敌兵少,不厌足,寻些来杀是也不是?”范爷喝声:“胡说!胆大焦廷贵,军中无戏言,尔敢乱军规么?”焦廷贵曰:“范大人休得着恼,小将乃是直言,并无勾曲的,奈何尔们不听。待等刘将军被百花女子迷恋了之时,方知吾焦廷贵之言不谬也。”杨青冷笑曰:“怪不得杨元帅在日,言焦廷贵是个呆痴莽汉,正经事只作小儿戏弄一般。只一味多言罗唣,也不分上下,弄唇翻舌。前时欧打了钦差,险些儿累及了元帅。若非包拯回朝公办,尔的吃膳东西也难保牢,看尔还得在此呀呀多言否?”众将官听了,人人忍耐不住的发笑不止。焦廷贵曰:“尔们众人言来,皆是至当公言,吾说的皆戏弄多言。从今吾闭口不言,象个木偶人一般。”当下飞山虎辞别过众人,登时高驾席云而去。
又一连数天,有朝廷钦命官,颁旨到来。外厢传鼓咚咚响亮,狄爷传齐众将,一同出帅堂,吩咐大开正南城门接旨。早已摆开香案,天使开读诏书,敕加狄副元帅为招讨正元帅;石郡马一到关即立下战功,敕加副招讨元帅。张、李、刘三将战功多立,俱封将军之职。边关旧将俱加升三级,并颁赐厚赍甚多,不一一细述。各军兵俱有奖赏。只因军功乃朝廷所至重,故其奖励甚厚也。敕命毕,元帅宣众将与赵忠献钦差见礼。他官居参知政事之职,此位大臣亦忠梗之辈,史称赵爷,与包公并列,二者皆宋室之贤臣也。当时君命在身,召宣毕,即时告别。狄爷众人款留不住,只得殷勤送别。至城外,相辞登车而去。
当时元帅、大小三军回进帅府,范、杨二人相见称贺。正、副元帅一同见礼下坐,狄爷曰:“今因杨元帅升天,又蒙圣上洪恩庇荫,敕旨忝居帅位,只忧才庸德薄,难当此重权。伏望范大人、杨老将军诸事指点,又藉诸位将军褒赞成功。”范、杨与众将曰:“元帅二位立此大功,今蒙圣上加封拜帅,甚合其宜。吾等皆藉有光,实实合称厥职,二位元帅何用言来太谦虚的?”狄、石二帅称谢,言:“实难当此重奖。”石爷又曰:“目今虽然兵解,还未得西贼降书。须当早备战策,各要协力同心,机随时转,制胜出奇,方不负圣上重托,杨元帅之遗志也。”狄爷曰:“石大人之言甚属有理,小心远虑,吾不及也。”
是日两人相让,调遣将兵不竟。狄青乃正元戎,自然是他先发调众兵。但未知刘庆往西夏国探听得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64回 破混元大败德礼 解重围扫灭西师
下一回:返回列表


  • 第1回 奏官闱陈情炎宋 承君

    第1回 奏官闱陈情炎宋 承君

    话说大宋真宗天子,乃太宗第三子,名恒,初封寿王,后立为皇太子。太宗驾崩后,遂登大宝。在位二十五载,寿...

  • 第14回 感义侠同志离奸 圆

    第14回 感义侠同志离奸 圆

    骨肉分离二十年,衡阳雁断信稀传。此日鸳鸯重聚会,方知行善感青天。却说庞太师听了韩吏部讽刺之言,也觉没...

  • 第12回 打猛驹误入牢笼 救

    第12回 打猛驹误入牢笼 救

    忠厚生来性本然,知恩报效便称贤。不忘旧德追思远,方见英雄品行全。却说狄青看见远远的一匹骏马,奔跑上桥...

  • 第20回 奖英雄荣封一品 会

    第20回 奖英雄荣封一品 会

    明君有道重贤良,风虎云龙此日当。慢语赛场难际遇,一朝期会见鹰扬。当下嘉祐君王听了庞太师奏言,未及回答...

  • 第13回 脱牢笼英雄避难 逢

    第13回 脱牢笼英雄避难 逢

    持危周急是仁人,妒技憎贤是佞臣。君子小人难混迹,忠奸善恶两途分。不表狄公子跨过隔壁大树,扳枝不下,一...

  • 第15回 因圆梦力荐英雄 奉

    第15回 因圆梦力荐英雄 奉

    龙驹觅主下凡尘,佐弼英雄立大勋。有是功完成正果,依然试雨复行云。当日潞花王回至内宫,将韩吏部圆梦之言...

  • 第30回 李将军寻觅钦差 焦

    第30回 李将军寻觅钦差 焦

    二缘一会总无期,不意知交更见奇。只为勤劳同护国,丹心协力佐军机。当时李义见铁棍打来,短刀架过,呼道:...

  • 第11回 爱英雄劝还故物 忿

    第11回 爱英雄劝还故物 忿

    忠良小将多堪爱,奸佞之臣众所嫌。嫉妒生成狠毒性,欺君联党势炎炎。却说静山王正在与隐修长老下棋,方完一...

  • 第29回 磨盘盗劫掠征衣 西

    第29回 磨盘盗劫掠征衣 西

    军衣一失害钦差,奸险小人立志歪。关节交通强盗辈,英雄中计遂心怀。话说李义道:“张二哥,今天乃十二日了...

  • 第19回 御教场英雄比武 采

    第19回 御教场英雄比武 采

    强中更遇强中手,逞勇还逢逞勇人。寄语力微休重负,且看刚暴必伤身。再说总兵徐将军,俯伏奏帝曰:“臣徐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