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回 破混元大败德礼 解重围扫灭西师

天命难违定不移,恃强轻敌枉偏思。
顺存亡逆从来理,造化玄机应有期。
却说石玉得鬼谷先师施法力,一阵狂风,送至边关,来到帅府说明缘由,范爷等方知石御使郡马公的来历。又得知仙师赐赠宝扇,正可破混元锤,众位将军大悦。是日,范大人吩咐排酒筵,与石御使接风。石玉是个性急英雄,即言曰:“待小将破了混元锤再回来吃酒。”范爷曰:“昨夜刘将军往劫贼营图行刺,要盗取混元锤,今天不见回城,谅来凶多吉少。他是粗莽之徒,不依劝阻。今石大人马上出敌,且探他消息如何?”
石玉应允,即领精兵一万五千,顶盔贯甲,命人牵回昔日领解征衣遣下之马。是骑熟脚力,登时跨上,威风凛凛,炮响关开。横持双枪两柄,大呼曰:“西夏贼听着!今石将军特来候战,速唤薛德礼贼奴出营纳命也!”早有小军报进,薛德礼立即上马提刀,带兵飞出阵前,大喝:“小小犬儿,擅敢口出大言,且祭本帅大刀。”当头劈下。石将军喝声:“好家伙!”
使动双枪架开。老少各显强狠,斗杀冲锋,自辰时交至午刻,不分强弱,薛德礼自言:“不好了!这员小宋将,看不出有此利害双枪。看来难以取胜,不免又用混元锤伤他。”将刀一隔,即带转马而逃,取出混元锤在手。石将军早已提防他,大喝:“逆贼!又思用物伤人。”即持宝扇高张,一见锤飞来,轻轻一扇打去,真乃仙家妙用,相生相克,混元锤早已拨于尘土。
薛德礼大惊,拖刀不敢拾取此锤,被宋队掠阵岳刚所拾。石将军拍马追赶,大喝:“贼奴才休走!”正在赶上,忽有百花女冲出阻挡,双双接战。
百花女一见石玉生得面如美玉,比刘庆迥别悬殊,不胜羡叹。如擒拿得回营,胜刘庆万分矣。岂料这石玉乃仙传枪法,薛德礼尚且不能取胜,百花女焉能抵敌?顷刻被生擒过马。众西兵杀上,要夺回小姐,有宋兵一万五千大队卷杀去,西兵纷纷倒退,自相践踏,死伤遍地,不成队伍,四处奔逃。薛德礼几乎被冲倒,那里还敢杀上前夺取女儿,只得弃马杂于乱军中,招集回残兵一路回营。仰天长叹曰:“不知那石玉是宋军中何等之人,好利害!破收宝锤,又捉去女儿,伤去兵丁万余,真可恼。也罢,待本帅明日与他决一死战!”
且说石玉生擒女将回城,大获全胜。范爷大喜,记录功劳,即日又上本回朝。捆绑过百花女,他竖地立而不跪。范爷喝曰:“反叛小丫头,今被擒下,敢生胆子,立而不跪!”百花曰:“南蛮听着,奴非下辈之流,乃薛元帅之女。既被擒来,甘代一死,岂肯屈膝下跪敌人。”范爷冷笑曰:“尔乃一介小小丫头,倒也胆大。吾且问尔,我们一位将军刘庆进尔营中,今在那里?”百花女笑曰:“好老面皮的南蛮,既云上帮中国,堂堂义师,因何有刺客之流?不能抵敌,便希图行刺。已经被我们拿下,苦劝他投降不依,故现囚于后营中。”范爷听了,心头放下,明日且如此救出刘庆矣。石玉闻言曰:“既刘庆被擒,现在贼营,待小将杀进,讨取回城,如何?”范爷曰:“石大人休得轻躁。如今天色已晚,且待明日讨救他未迟。”又吩咐将百花女囚禁于东后营看管。是晚,帅堂内外,大排筵宴,并犒赏三军,庆表战功,殷勤敬款石玉。范爷、杨将军大加赞叹:“郡马一到关,即立战功,与狄王亲一般年少英雄。关上有四虎将军,今石大人有名笑面虎,且又加上一绣旗笑面虎,共成天宋五虎将军。惟同心协办,扫攘外敌,保国安邦,圣上之幸也。”石爷谦逊毕,又言:“刘将军被擒去,定须明日杀踩贼人大寨夺回,方成全五虎。”范爷曰:“吾已算定,贼人捉去刘庆,谅情定不放回。幸喜郡马大人擒得百花女回关,不如明日以女易男,两相调换耳。”石爷曰:“范大人高见不差。”
众人宴毕,石玉邀同李义、张忠来看狄青之症。原来狄青染病已经痊愈了,然而精神尚未强健,故尚未出登帅堂,在后厢安歇。即西贼来攻城,范爷不令人说知。当时一见石玉,惊喜交半,及问明,方知鬼谷师妙用,撤去贤弟。又问及关内事,方知元帅中锤,化血身亡。吓得神色惨变,不觉虎目泪下一行,长叹数声,心中烦恼。弟兄三人各各劝解,极言患病不宜感伤之意。是夜,四人长说谈叙,直至天明。
是日众文武官员在帅堂上正议破敌之策,忽军兵报进:“贼将薛德礼领了大队精兵,指名要石大人、狄大人出敌,十分猖狂。”石爷听了,冷笑曰:“杀不尽的贼奴才!”言罢,即披挂盔甲,上马持枪。三万精兵,冲关而出。石玉飞马当先,大喝:“贼奴才!昨天杀得大败,饶尔多活一天,还不自惜其命,退兵回去,早献降书,送还吾刘将军,便饶尔贼奴一命。可细想来!”薛德礼冷笑曰:“小小人儿,休夸大言。尔若还了本帅百花女,吾即还汝飞山虎,然后会战也可。”石玉曰:“既如此,且准依尔。”一边吩咐往后营放脱飞山虎,一边关内跑走女将百花。男女二人,各归本阵,面赧颜羞矣。当时薛德礼与石玉复又交锋,一连战到百合,未定高低,两下军兵混杀一场。时已日沉西角,彼此鸣金收兵。
石将军带兵进关,与范爷、杨将军细谈西夏贼赵元昊强盛,自当今御位之初,至今用兵二十载,两相用兵,损去不下二百余万军兵,悯死艮深可慨也。范爷曰:“这是气运该当有此劫杀,即上数载,加以契丹北侵掠,损兵折将亦不下百余万。惜乎真宗先帝时,不依寇准丞相之谋,当得胜之日,不要制其称臣,是机会之大失也,故至当今又不免侵凌之患。总之民不聊生,武夫之劳悴遭殃也。”三人正言谈嗟叹时,刘庆上前拜谢救脱之恩。
次朝计点昨天出战兵,折去五百名。西夏兵营,一点起亦折去千余。是日狄爷忍不耐烦,竟出帅堂,对范大人言知出马。
范爷曰:“王亲大人贵体尚未痊愈也,须忍耐安歇,未可造次冲锋。”狄爷曰:“薛德礼自兴兵以来,如此猖獗,晚生患疾中,全然未晓。只深恨元帅死于西贼之手,如此惨伤,小将恨不能与此叛贼雷同粉碎其躯。如非他死,便即我亡,并不暇及矣,那里还侍候得多天?且吾患恙已痊,岂可坐视,由得贼人猖獗?今且出城,定然见个高低。”范爷正要开言劝阻,忽军兵又报进言:“薛德礼喊战,领了大队军兵驻附城下了。”狄青吩咐扛抬金刀披挂,坐上龙驹。范仲淹、杨青二人阻劝他不住,只得差孟定国、焦廷贵、张忠、李义四将领兵接应。石王又言:“待我与彼掠阵。”焦廷贵大呼曰:“尔众人勿忧,副元戎有名仙戏,岂惧薛德礼强狠!”当下狄青顶盔披挂,果也非弱。金刀一摆,龙驹连打三鞭,号炮一响,数万精兵拥关而出。一望敌兵,果也剑戟如林,排开阵势,喊杀如雷,锐气正盛。狄爷勒马抡刀,高声大喝:“来者叛贼奴,可是薛德礼否?”
贼将曰:“然也。尔是何名,通报上来纳命!”狄青大喝:“夸口贼奴,死在目前,还敢大言。吾乃副帅狄青也。”薛德礼冷笑曰:“本帅只道狄青怎生的大英雄,岂知一小微人耳。”狄青气忿喝声:“夸言贼,看刀!”二将冲开坐骑,大刀架劈,火焰飞腾,叮当响亮,杀在一团,将及两个辰刻,惟狄青患疾后力气未足,如常看看抵不住。有石玉掠阵,一见狄青刀法将乱,即忙飞出,大喝:“贼奴休得逞强,石爷在此!”双枪照面门刺进来。贼将薛德礼好生着忙,闪开大刀,急架双枪。金刀又起,当时薛德礼只抵敌得一人,那里招架得两般军器?正要放马奔逃,大刀一慢,腿上早中了一枪。喊声不好,狄青金刀一挥,中他肩膊,已跌于马下。焦廷贵赶上,割下首级,喝声:“贼奴!前天杀败吾焦将军,又战我元帅,不过用妖锤伤人。往日狠强,于今何在?”
且说此日二十万西贼兵,一见主帅身亡,军心惊乱,不斗战而四散逃生,不成队伍。宋兵数万,四边追杀。狄爷大呼:“愿降者免遭杀戮!”内有逃不及者,多已投降。一睹杀死者,尸横遍野,满地流红,实惨然可悯。宋军所得刀枪、马匹甚多,扛牵回关而去。有百花女闻败兵报知,哀哀痛切,谅来父亲已死,抵敌不来,不敢杀去,只得弃了大营,领了男女兵数万,逃回西夏而去。当日关内杨青老将,提了百斤铁锤,与众小英雄领兵接应,抄杀进他大营,并无一卒,只得收拾遗下粮草、马匹、军器运回关中。范爷大喜曰:“二位王亲、郡马大人,果乃国家栋梁之辈,永固宋室江山得倚矣!”狄青、石玉并谦言:“那里敢当!范大人过誉。得除敌寇,乃天子洪福,又得众位将军协助之功,非晚生二人之独力也。”范爷又言:“王亲大人患疾后,元气未复,筋力先劳,还该将息尊躯才是。”狄爷曰:“有劳大人费心,狄青不胜感激。已足履动如常,不用挂怀也。”范爷又吩咐焦廷贵将薛德礼首级号令于辕门。众兵及将卒各归营里候赏军功,刀枪、马匹、粮草各点归廨为中。
又着令孟定国招令丁夫于沙场之上,将贼兵尸骸埋掩于间土中去讫。范爷即晚着排酒筵于帅堂中,与众将庆功。各营哨兵多有犒赏,惟助战得胜兵丁数万,倍加犒劳,金钱银牌赏格均沾。
所赏项费、所用之项,自然国库奏饷开销。
次日,众将兵只因杀散贼师,解了城围困,正闲暇中无事,各归营寨。只有范爷、杨将军、狄爷、石御史四人,在帅堂言及杨元帅一生为国辛劳,年交六十,未得一日安闲,一旦丧伤惨死。想来出效力于邦家,身当武夫之任,睹此,宁不灰其心?
说起此言,众人均觉伤情感触。又言及起前月圣上有颁召到来,言当今国母李宸妃娘娘,十八年前被郭槐唆惑刘太后,陷害太子,放火焚宫,今被包拯审明,李后还宫,郭槐处决,有此天大事情。范爷曰:“当先王真宗自北征时至今二十六、七载,先王起兵去后三年之际,果也火毁碧云宫,内监、宫娥被火灾,死却百十多人。言李宸妃母子已焚死在内,只付之叹息而已。
其时我也官居知谏院,是目睹其事,惟怎知李妃逃难,越出宫闱之事?今将二十载,被包拯一朝究明,有些异闻,算他果也神智,非常人可及也。”狄青、石玉二人并言:“吾是晚辈,此事是前二十载,毫不得知之。”杨老将军曰:“若云内朝火焚宫一事,也有诏旨得闻,计其时年,杨延昭老元戎终世二年,吾与宗保元帅俱已得知。但范大人在内朝官,不知李妃逃难出宫,吾与元帅领守边关,自然不知的。”言谈之际,不觉日坠西山,又是一宵晚景。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63回 杨元帅中锤毙命 鬼谷师赠扇遣徒
下一回:第65回 悼功臣加恩袭嗣 诏拜帅厚赏边军


  • 第1回 奏官闱陈情炎宋 承君

    第1回 奏官闱陈情炎宋 承君

    话说大宋真宗天子,乃太宗第三子,名恒,初封寿王,后立为皇太子。太宗驾崩后,遂登大宝。在位二十五载,寿...

  • 第14回 感义侠同志离奸 圆

    第14回 感义侠同志离奸 圆

    骨肉分离二十年,衡阳雁断信稀传。此日鸳鸯重聚会,方知行善感青天。却说庞太师听了韩吏部讽刺之言,也觉没...

  • 第12回 打猛驹误入牢笼 救

    第12回 打猛驹误入牢笼 救

    忠厚生来性本然,知恩报效便称贤。不忘旧德追思远,方见英雄品行全。却说狄青看见远远的一匹骏马,奔跑上桥...

  • 第20回 奖英雄荣封一品 会

    第20回 奖英雄荣封一品 会

    明君有道重贤良,风虎云龙此日当。慢语赛场难际遇,一朝期会见鹰扬。当下嘉祐君王听了庞太师奏言,未及回答...

  • 第13回 脱牢笼英雄避难 逢

    第13回 脱牢笼英雄避难 逢

    持危周急是仁人,妒技憎贤是佞臣。君子小人难混迹,忠奸善恶两途分。不表狄公子跨过隔壁大树,扳枝不下,一...

  • 第15回 因圆梦力荐英雄 奉

    第15回 因圆梦力荐英雄 奉

    龙驹觅主下凡尘,佐弼英雄立大勋。有是功完成正果,依然试雨复行云。当日潞花王回至内宫,将韩吏部圆梦之言...

  • 第30回 李将军寻觅钦差 焦

    第30回 李将军寻觅钦差 焦

    二缘一会总无期,不意知交更见奇。只为勤劳同护国,丹心协力佐军机。当时李义见铁棍打来,短刀架过,呼道:...

  • 第11回 爱英雄劝还故物 忿

    第11回 爱英雄劝还故物 忿

    忠良小将多堪爱,奸佞之臣众所嫌。嫉妒生成狠毒性,欺君联党势炎炎。却说静山王正在与隐修长老下棋,方完一...

  • 第29回 磨盘盗劫掠征衣 西

    第29回 磨盘盗劫掠征衣 西

    军衣一失害钦差,奸险小人立志歪。关节交通强盗辈,英雄中计遂心怀。话说李义道:“张二哥,今天乃十二日了...

  • 第19回 御教场英雄比武 采

    第19回 御教场英雄比武 采

    强中更遇强中手,逞勇还逢逞勇人。寄语力微休重负,且看刚暴必伤身。再说总兵徐将军,俯伏奏帝曰:“臣徐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