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回 天师擒住王莲英 女王差下长公主

诗曰:
西洋那识绮罗香,未拟良媒自主张。为爱风流高格调,最堪尘世俭梳妆。敢将十指夸纤巧,不把双眉斗画长。此日状元遭厄难,殷勤全仗硬担当。
总兵官军令已出,黄凤仙把个南人不怕死的话,南人不肯遗下披挂、兵器、鞍马的话,魍魉鬼作吵的话,细细的说了一遍。总兵官大惊,说道:“喜得你来禀我,不然我一家大小不得安宁。凡事悉依你处就是。”黄凤仙大喜,心里想道:“果中我唐状元之计。”三通鼓响,黄凤仙押出南朝四员将帅,径出东门,出在东门之处柴篷左侧。张狼牙把个眼瞧一瞧,果然是四副披挂,四副兵器,四副鞍马。他忍不住心头大怒,大喝一声,把个浑身的绳索,逐寸逐分的断了。那三员将帅都寻着活扣儿,一扯一个空。各人得了各人的披挂,各人拿了各人的兵器,各人跨上各人的鞍马,一拥而来,齐奔宝船之上。
却说总兵官主莲英听知道这一场凶报,咬牙切齿,怒目圆睁,骂说道:“好贱婢!你有多大的本领。焉敢卖国求荣!”
即时点起精兵一枝,取出披挂,跨鞍上马,开了东门,一径赶将来,高叫道:“卖国求荣的泼贱婢哪里走?”唐状元听见有人吆喝,说道:“黄夫人,倘或有人赶来,我和你怎么处?”
黄凤仙道:“.. —手不敌两掌,我和你四个人,倒反怕她一个人么?”唐状元道:“只因她的术法有些不好处得。”黄凤仙道:“她的术法在我手里,你过会儿看我破来。道犹未了,王莲英一人一骑,当头一枝女兵随后,竟直赶近身来。唐状元叫黄游击护卫元帅先走。他这三个勒转马来,一字儿摆着:黄凤仙在中,唐状元在左,张狼牙在右。只见王莲英摆开阵来,高叫道:“狗烂肉,我费心拿的人把你受用,你还把我的江山都卖了来。”
黄凤仙道:“你还不羞哩!你把你父母生来两块皮,哀求了一日还没有人要,还说是你拿的人我受用。”起手就是一刀。王莲英急忙的还一刀,你一刀,我一刀,两个番将,两骑番马,两张番刀,砍做一砣儿。王莲英恨不得一口凉水把个黄凤仙一口吞在肚子里,抖擞精神,越战越英勇。唐状元又恐怕黄凤仙不得胜,一骑马,一杆枪,斜曳而来。王莲英看见唐状元帮杀,心上越发碾酸,提起口刀,单战唐状元。战了三五合,王莲英又拨转马走。唐状元要在黄凤仙面前卖弄手段,竟赶她下去。
黄凤仙晓得总兵的毛病,也只得跟他下去。可可的王莲英捧出铁桶来,飞出黑烟来。看看的黑烟又要往下落,只见黄凤仙袖儿里面飞出一个乌鸦,那乌鸦一飞,飞在天上,一个鹞子翻身,却又落将下来,紧紧的落在王莲英的头上,那一股黑烟都不见了。王莲英看见破了术法,没兴而去。
这三位回马不用鞭,径到宝船上。唐状元道:“你总兵官那一股黑烟,是个甚么术法?”黄凤仙道:“叫做蜘蛛罗网法。
铁桶儿里面是个蜘蛛,掀开了桶盖,那蜘蛛就飞上去。飞上去复飞下来,抽出的丝就把个人捆缚得定定。故此叫做蜘蛛罗网法。”唐状元道:“黄夫人,你袖儿里飞出来的是个甚么法?”
黄凤仙道:“是个乌鸦法。蜘蛛看见了乌鸦,自身难保,还肯吐丝哩!故此就破得她的。”唐状元道:“妙计,妙计!”到了宝船上,拜见元帅。元帅甚喜,颁赏有差。相见大小将官,大小将官甚喜,哪个不说道:“天姿国色,盖世无双。”哪个不说道:“唐状元是个才子,黄凤仙是个佳人。才子佳人信有之。”唐状元道:“今日无事,休息一番。”黄凤仙道:“我那王总兵昨日败阵而去,不知怎么气满胸膛。一会儿就好来厮杀也。”道犹未了,蓝旗官报道:“王总兵在阵前讨战,坐名要黄凤仙。”元帅道:“选下精兵一枝,跟着黄凤仙出马。”
马公公道:“新降的妇将,未知她心腹何如,恐有里应外合之变。”元帅道:“黄凤仙忠良谨厚,不必过疑。又且疑人莫用,用人莫疑。”马公公道:“元帅之言,见得最大。”即时差下黄凤仙出阵。
黄凤仙出在阵前,看见个王莲英,自古道:“恩人相见,分外眼清;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莲英高叫道:“你那败坏我夷邦风俗,辱国的贱人,早早下马受我一刀,免得费我手脚。”黄凤仙大笑,说道:“我把你这个贱婢,你死在头上,还不省得。”拍马舞刀,直取王莲英的首级。王莲英大怒,说道:“你是何等的人?敢来犯我上辈!”急架相迎。两家子杀在一处。黄凤仙心生巧计,兜转马走回来。王莲英杀得气起,竟自赶下来。黄凤仙扭转身子,扑地一响。王莲英眼快,看见是枝箭飞过来,连忙的撇一刀。撇一刀不至紧,把枝箭撇做了两段,每一段中间就爆出十枝小箭来,都射着王莲英的身上。
早已一枝中了她的左腿,一时间忍不过疼,败阵而去。原来这个箭总是一枝大箭,箭里面藏着二十枝小箭,不用弓,不用弦,只在袖儿里递将出去。对敌的看见箭来,小不得把个兵器来隔。
隔断了那枝大箭,却不爆出那些小箭来?又多又快,少不得伤人。名字叫做个子母箭。这是黄凤仙遇着神师所授,百发百中,故此王莲英受了她这一亏。
黄凤仙借了这些赢势儿,赶她下去。王莲英又古怪,径跑到海边上。黄凤仙也赶到海边上。一赶赶急了她,王莲英连人带马,一毂碌跳进海里去了。黄凤仙骂道:“泼贱人,我晓得你死在头上,只是便饶了你得个囫囵尸骸。”掌起得胜鼓,径回宝船。元帅大喜,赏赐甚厚。黄凤仙领了赏赐回来,唐状元道:“只怕你总兵官是个诈死。”黄凤仙道:“诈死除非是个水囤之法。我平生不曾看见她有这个法儿。”
到了明日,蓝旗官报道:“昨日女将王莲英又来讨战。”
唐状元道:“我说是个诈死。”连元帅也吃了一惊,说道:“可看得真么?”蓝旗官道:“一则形象无差,二则她自家称名道姓,岂有个不真的?”马公公道:“夷人心术不端,即此一事,就看得她破了。”王爷道:“假捏军功,依律该斩。”元帅叫过黄凤仙来,吩咐道:“你昨日这一功,却有些不实哩!”黄凤仙道:“非末将敢欺元帅冒认大功,委果是她跳下海去,众军士所共见的。”元帅道:“你是夷人,不知我朝法度。假捏军功,依律处斩,你可晓得么?”黄凤仙道:“晓得了。容末将再去阵前,将功赎罪罢。”元帅道:“这个也通。”唐状元看见元帅说个“也通”两个字,他就晓得元帅心上还有些疑惑,朝着上打一拱,说道:“末将愿同黄凤仙出阵,一则监军,二则助她一臂之力。”元帅依允。
两个人即时披挂上马。王莲英迎着就叫道:“烂狗肉,你可晓得我的厉害么?”黄凤仙道:“饶你厉害,我要活捉你来。”
二人大战,战到二十余合,不分胜负。王莲英手里又在撮撮弄弄,撮弄出一个小小的葫芦,不过三寸来长,正在朝着太阳来晃也晃。唐状元先前就看见了,带过马来,照着她的葫芦就是一枪。一枪不至紧,戳得个葫芦有千万道的金光一进而出。唐状元的两只眼,如同两道闪电一般,一只眼一道闪电,又还开得个眼?不觉的扑一声响,掉下马来。王莲英伸起刀就要动手,吓得个黄凤仙魂不附体,连忙的架住,救起了唐状元。王莲英又寻着黄凤仙,单单厮杀。杀了一回,也拿出个葫芦,朝着太阳晃一晃,就爆出十万道金光来。黄凤仙看见笑了一笑,说道:“这是我老娘多年不用的,你敢抄这旧文章来哄我么?”轻轻的张开口,对着西北上叹一口气,早已不见了那个万道金光。
王莲英看见一法不中,二法不成,连忙的飞过一口剑来,砍着黄凤仙的顶阳骨上。黄凤仙又笑了一笑,把个手指头儿一指,那口剑轻轻的插在地上。王莲英看见不能取胜,心上有些慌张。
只见黄凤仙手里又拿了箭来,王莲英越加慌了,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你不要把那个暗箭伤人。明日来,我和你明日决一个胜负。”黄凤仙道:“你今番晓得我老娘厉害么?”各自散阵。
黄凤仙同着唐状元得胜归来,元帅大喜,又行赏赐。
明日两家又是这等对阵。王莲英说道:“贱人,今日若不斩你首级,誓不回兵!”黄凤仙道:“我今日不斩你的驴头,也不住手。”两个人一行说着话,一行就翻过脸来,提刀大战。
双战了二三十合,王莲英诈败佯输,走下阵去。黄凤仙明知其计,偏不怕她,偏要赶她下去。原来王莲英是个拖刀之计,两马相近,扭转身子来,劈头就是一口绣鸾刀。黄凤仙的马跑发了收不住,那一刀可可的照着她的顶阳骨上下来。唐状元看见,吓得浑身抖战,急忙的架起枪来,大喝一声道:“畜生哪里走!”
原来圣天子有百神相助,大将军有八面威风。唐状元这一声喝,喝得个黄凤仙的马倒退了三五步,那一刀紧紧的掉在她的马面前。王莲英收起了刀,叫做个单丝不线,孤掌难鸣。一个怎禁得他两个?没奈何又走到海边上,又跳在海里去了。唐状元道:“这是个脱身之法,我和你把军马扎住在这里,看她几时上来。”
一日守到日西,杳无踪迹,方才收兵罢战,报与元帅得知。元帅重赏。
到了明日上,蓝旗官又来报道:“番将讨战。”元帅心上有些吃恼,说道:“西洋地面,专一出这等一个女人,倒有些费嘴。”洪公公道:“这女人都是些邪术,何不去请天师来作—区处?”去问天师,天师道:“还是国师。”又问国师,国师道:“要贫僧擒此女人,先要选下一员好汉,听贫僧的号令。”
元帅道:“要个甚么好汉?”国师道:“要个不怕天地、不怕鬼神、水里水去、火里火去,这等一个好汉才去得。”元帅道:“帐下诸将哪个去得?”道犹未了,只狼牙棒张柏大叫道:“末将不才,其实去得。”元帅道:“怎见得你去得?”张柏道:“末交不怕天地、不怕鬼神、水里水去、火里火去,故此去得。”
国师道:“这个女总兵善能人水,她每番诈败佯输,跳到海里去。你明日和她交手之时,她在前面跳下海,你在后面也要跳下海。又要在海里面和她大杀一场,且要拿得她上来,才算你去得。”张狼牙想一想说道:“跳下海去不至紧,却不淹死了我?我做个魍魉之鬼,怎么能够再来斩将立功?怎么能够再生还大明国?这个事成不得。”心里不肯去,口里不作声。国师早已知其意,笑一笑说道:“你这个人有勇无谋,成不得甚么大事。再有哪个好汉去得?”道犹未了,黄凤仙跪着禀道:“末将不才,勉强去得。”国师道:“那女将下海,你也要下海,须是不怕死,才去得哩!”黄凤仙道:“既然有心为国,一死何辞?”国师看见她英雄慷慨,心里老大的服她,即时间袖儿里取出一件宝贝来,交与黄凤仙。黄凤仙接在手里一看,只见是个滴溜圆圆眼大的一颗珠儿。黄凤仙道:“国师老爷在上,敢问这个宝贝叫做甚么名字?”国师道:“叫做个碧水分鱼。”
黄凤仙道:“甚么叫做个碧水分鱼?”国师道:“拿它在手里,跳下水时,水分两开,中间让出—条大路。凡是蛟龙鱼鳖,无所不见,故此叫做个碧水分鱼。我南朝算命的先生,都写它做个抬牌,正取它这一段好处。”黄凤仙道:“我那个女总兵还会驾雾腾云哩!”国师道:“我别有调度,你只管放心前去。”
黄凤仙拜谢国师,拿了宝贝儿去。张狼牙说道:“我的胆子略小了些些儿,哪里晓得有这等的宝贝。”这叫做是个当场不展,背后兴兵。国师又请过天师来相见,请他驾起草龙,专等海里的妖精腾云上来,擒拿着她,不可轻放。
安排已毕,到了明日早晨,王莲英又来讨战。黄凤仙单刀出马,两个人杀做一砣儿。杀了一会,五莲英还是昨日的旧谱子,照着个海边上只是一跑。黄凤仙大笑了三声,说道:“你今番再走到哪里去也!”王莲英连人带马跳下海里去了。黄凤仙道:“泼贱人,你会下海,偏我不会下海么?”连人带马,也跑下海去。王莲英心里想道:“这个贱人,今日自送其死。”
勒转马来,两家子在海里面,又大战了二十多合。王莲英看见海里水每每的分开去,不淹着个黄凤仙,黄凤仙在水里越战越精爽,她心里就晓得有些不停当,念动真言,宣动密语,连人带马,一驾黑云,腾空而起。黄凤仙大怒,说道:“你会腾云,偏我不会腾云哩!”也是一驾黑云,腾空而起。王莲英在头里,张天师看见她起来,一个九龙神帕扑的一声响,罩将下来。黄凤仙听见扑的一声响,怕有个甚么疏失,急忙的落下云来,先在地上。只见王莲英一罩罩着,掉将下来。刚刚的掉将下来,黄凤仙就走近前去,照头一刀,砍下一颗首级。天师落下了草龙来,黄凤仙已是提着个鲜血淋漓的一颗首级。黄凤仙道:“不知天师在上,小将僭了。”天师收了宝贝,说道:“斩将搴旗,怎么论得一僭字。”见了元帅,献上首级。元帅大喜,重颁赏赐,大设筵宴。元帅道:“今番女人国再没有这等一个对头了。”
众将官道:“眼见旌旗捷,耳听好消息。”
哪晓得那个女王,听知道总兵官砍了头,倒吓得兢兢战战,吩咐女学士撰下降书降表,吩咐女尚书备办进贡礼物,吩咐女百姓安排香炉花瓶,迎接天使。猛然间,东宫里闪出一个红莲宫主来,朝着女王行了一个礼,说道:“父王有何事烦恼?何不说与孩儿得知。”女王却把个南朝宝船,黄凤仙投降,总兵官被杀各项的事情,细说了一遍。红莲宫主道:“些小之事,何足挂怀!”女王道:“你怎么看得这等容易?”宫主道:“不是孩儿夸口所说,仗着父王的洪福,凭着孩儿的本领,拿过黄凤仙来,砍她万段,抓过她宝船来,碎为齑粉,此有何难?”
女王道:“他船上还有一个道士,官封引化真人,能呼风唤雨,役鬼驱神。他船上还有一个僧家,拜为护国国师,能怀揣日月,袖囤乾坤。你还在那里做梦哩!”宫主道:“不要说个做梦,我把那个道士,杀得他九梁星里不见了冠儿;我把那个僧家,杀得他南无阿弥不见了圆帽。”女王道:“你生长闺门,深居庭院,怎晓得个厮杀的事?”宫主道:“孩儿不省,自幼儿幽闲无事,精通六韬三略;长大时曾遇天仙,传授我一千兵法。
正是幼而学,壮而行,今番却是该我施展的日子。”女王道:“孩儿,你若武艺不精,不可自送其死。”宫主道:“蝼蚁尚且贪生,岂可孩儿不忖量,自送一个死?”女王道:“既如此,全仗你这一功。”
红莲宫主辞了父王,点齐一枝兵马,竟出白云关而来。蓝旗官报上中军。元帅道:“怎么又有一个甚么女将?”蓝旗官道:“他自称红莲宫主,口出不逊之言。”王爷道:“既是口出不逊之言,一定是有胆本领。”老爷道:“叫过黄凤仙来,问她一个端的,就见明白。”问到黄凤仙,她说道:“有便有一个红莲宫主,并不曾晓得她有甚么本领。”元帅道:“帐下哪一员将官领兵出阵?”道犹未了,左先锋张计应声道:“未将不才,愿领兵出阵,擒此夷女。”元帅道:“这又是一个新来的女将,你不可易视于她,恐失威望。”张先锋道:“谨依将令,不敢疏虞。”提起一张大杆豹头刀,骑一匹银鬃抓雪马,领了一枝铁甲夜寒兵,飞阵而去。摆一摆虎头,睁一睁环眼,只见番阵上站着一个女将军:
巧样佳人鬓挽云,金装掼甲越精神。眉分柳叶一弯翠,脸带桃花两朵春。勒马自知心上事,迎风谁是意中人?西洋绝域偏孤零,云雨巫山认未真。
张先峰高叫道:“来者何人?敢拦我的去路?”那女将道:“吾乃西洋女儿国国王位下东官侍御红莲宫主是也。你是何人?”
张先锋道:“我乃南朝大明国朱皇帝驾下钦差征西前部左先锋张计是也。”宫主道:“你既是南朝大明国钦差官,也该晓得三分道理,怎么苦苦的上门欺负人?”张先锋道:“你这蕞尔小国,偏敢抗拒天兵,怎么说个欺负二字?”宫主道:“怎见得是个抗拒?”张先锋道:“你不抗拒,怎不早早的递上降书降表,倒换通关牒文,献上传国玉玺?”红莲宫主大怒,说道:“你无故侵犯我的国土,还讲甚么降书降表!”道犹未了,照头就是一刀。张先锋就还她一刀。自古道:“容情不举手,举手不容情。”一往一来,一上一下,大战三五十合,不分胜负。
红莲宫主心生巧计,故意的把个刀虚晃几晃,败阵而走。张先锋看见她的刀法错乱,只说她是真,放心大胆,赶她下去。只见官主怀里取出一件东西来,口里说道:“佛爷爷!佛爷爷!
你便把个宝贝儿与我,不知它灵也不灵?”连忙的举起来,望空一撇。那宝贝就现出万道争光,千层瑞气,呼一声响,正照着张先锋的头上落将下来,把个张先锋打得东歪西倒,支架不住,滚在地上。番阵上一声梆响,一群女将拥走了一个张先锋。
到了明日,红莲宫主又来讨战。元帅道:“陷了左先锋;老大的没趣。”只见右先锋刘荫朝着元帅打个拱,说道:“末将不才,愿领兵出阵,报复左先锋之仇。”元帅道:“这女将军都是些术法,你们出阵的最要提防她。”右先锋道:“末将知道。”拽起一杆雁翎刀,跨着匹五明马,领了一枝新选锋,飞跑出阵,喝声道:“泼贱婢,你可认得我刘爷么?”抡起那一口刀,就像舞流星的一般,呼呼的只听见响。红莲宫主挡不得手,不上两三回,撇一下刀,败阵而走。刘先锋道:“这又是个赚法,我只是一个不赶她,看她把我怎么。”红莲宫主一径而去了,渐渐的去得远,渐渐的进了关。刘先锋道:“我也且回船再来。”停鞭缓辔,迤逦而行。哪晓得红莲宫主悄悄的在后面赶将来,拿起个宝贝,吹了一口,手里一撇。那一吹不至紧,就像轰天划地的一个响雷公,那一撇不至紧,早已万道金光,千条瑞气。一个响雷公就落在刘先锋的头上,任你就是个孔夫子,也迅雷风烈必变,番阵上一声梆响,又拥走了一个刘先锋。
到了明日,红莲宫主又来讨战。元帅还不曾开口,只见狼牙棒张柏高叫道:“蛙虫小辈,何足道哉!饶她就是爪哇国的王神姑,也不过如此!”把个铁幞头往下捺一捺,把个牛角带往上掐一掐,把个狼牙棒手里摆一摆,说道:“元帅少坐片时,容末将擒此妖婢。”攀鞍上马,跑出阵前,劈头就扯开喉咙来,大喝一声:“唗!”就像半天中一声霹雳。喝声未绝,雨点般的狼牙钉捣将去。那张千户人又黑,马又乌,力又大,势又凶,狼牙钉又重,捣得个红莲宫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个倒栽葱,翻在马鞍鞒下。只听见她口里叫道:“菩萨!菩萨!你这个可灵验么?”张狼牙只说是捣得她慌了,口里叫“菩萨”,哪晓得她手里还在鬼弄。张狼牙看见她滚在地上,提起刀来取她的首级。只见豁喇一声响,爆出万道金光,千条紫雾,一座泰山压在张狼牙头上。番阵上一声梆响,又拥走了一个张狼牙。
解上女王,女王道:“权且寄监。”红莲宫主怕他监里作吵,吩咐道:“杀了罢。”刚刚的拿出力来,张狼牙照像前番火烧的故事,尽着气力吆喝一声。吆喝这一声不至紧,浑身上的绳索,又是逐寸逐分的断了。掣过狼牙钉来,左冲右突,前滚后掀,恰像个搜山的罗刹,哪一个敢近他的身边。抓住了乌锥马,只是一走如飞。见了元帅,把这些厮杀的事说了一遍。元帅道:“你还卤莽了些。”张狼牙道:“那时节若得两个帮手,也不遭她的毒害。”元帅道:“今番多差几员大将去。.. ”
到了明日,红莲宫主又来。南阵上三通鼓响,拥出两员大将:左边是征西游击大将军黄彪,右边是征西前营大都督公子王良。高叫道:“你是甚么样的泼贱婢?有多大的本领,敢生擒我上邦的大将么?”两员将,两骑马,两般兵器,杀得天花乱落如红雨,海水翻腾作雪飞。只见红莲宫主白白嫩嫩,面如出水荷花;袅袅婷婷,身似风中细柳。坐在那马上,虽然有一种风情,肚子里包藏的都是些杀人的肝胆。她看见南阵上来得凶,晓得不是个好相识,哪里敢交手?拨转马只是望本阵而逃。
这两个将军杀得性起,也不记得她有甚么妖术,跑着马赶向前去,一心只是要拿住她。
毕竟不知这一赶还是输,还是赢,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47回 马太监征顶阳洞 唐状元配黄凤仙
下一回:第49回 天师大战女宫主 国师亲见观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