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回 调兵围困西禅寺 会议协拿胡惠乾

话说曾必忠命南海、番禺两县打听西禅寺究竟有多少拳棒凶徒,南海县仍命方魁之子方德前去打听。方德却不敢自去,另又请了别人打听清楚,实在西禅寺除三德和尚与胡惠乾二人,此外皆是胡惠乾的徒弟,并无甚厉害,本领也是平常。不过平时仗着胡惠乾的势在外行凶作恶,实叫做狐假虎威。方德即将此话先到南海县据实禀报,南海县又据方德的话去到抚院禀报。
巡抚曾必忠据报后,密令中军及三大营,各带亲兵一千名,弓箭手一千名,多备强弓硬弩,即于当夜三更,悄悄衔枚疾走,驰往西禅寺,将该寺团团围住,寺内不论何人出来,即用乱箭射击,务令寺内不准一人逃脱。又令方德带领有技艺膂力的人,随着中军及三大营的统兵官一齐进去搜捕,格杀勿论。又令内外人等不准稍泄风声,如有泄漏,定按军法从事。曾必忠分拨已定,真个是关防严密,军令森严,不必说,一点风声皆不知道,就连本署内,除中军三大营及南海、香禺两县外,也是一个都不知道。各官奉了密令,专待夜静出兵,进围西禅寺拿胡惠乾,按下慢表。
再说高进忠自在苏州元妙观卖相认出圣天子,后来同着方魁到了客寓,说出胡惠乾的话,因要去请白眉道人,高进忠又说出白眉道人现在不住峨眉山,迁住成都府,马雄也住在那里。
方魁因问他如何知道,他才说出自己也是白眉道人的徒弟。方魁因此就认了师兄,请他写信,由自己带往。高进忠又说:“胡惠乾虽然勇猛,自己尚可助一臂之力,能将其捉住,也可为广东省城百姓除害。不过方魁家中恐有大难,即使前去,恐怕也来不及相救。”圣天子听了此话,一面写了一道谕旨,着方魁带上交与四川总督,并谕令白眉道人赶紧前来,同去福建破少林寺;一面写了一道谕旨,着高进忠即日动身,火速驰往广东,将旨意交与广东巡抚曾必忠,令他火速调兵,并派令高进忠协拿西禅寺三德和尚并胡惠乾等人。高进忠奉了圣旨,即日动身望广东而去。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这日已到,当即到了巡抚衙门,先与辕门巡捕官说明原委,请巡捕官进去禀报。那巡捕闻有圣旨,那敢怠慢,立刻禀报进去。曾必忠闻得圣旨到来,赶着命人设了香案,将高进忠请进。高进忠此时便将圣旨高捧在手。曾必忠行了三跪九叩首礼。商进忠将圣旨请下,摆在香案之上,曾必忠敬谨拆开宣读一遍,当将香案撤去。高进忠给他行了礼,曾必忠即邀高进忠至内书房新待,因他是泰特旨前来,不敢怠慢。当又命人设宴相待,筵宴之间,高进忠问道:“民人有一事奉问:此间南海县快头方魁,现在家属有无被胡惠乾残害?”曾必忠见问,惊讶道:“足下何以得知?”高进忠就将在元妙观给方魁相面的话说了一遍。曾必忠因叹道:“足下不必提了,只因方魁前往峨眉山去请白眉道人,不知怎的露了风声,被胡惠乾知道,即带领众门徒先至白安福家寻找白安福,那知方魁次子当时在白安福那里,一见胡惠乾去,便上前阻拦,竟被胡惠乾这恶贼杀死。胡惠乾还不甘心,复又寻至方魁家内,将他家属全行杀毙。所幸方魁长子未遭残害,事后由方魁的长子方德去县里禀报,由南海、番禺两县前来面禀了。
本部院闻言,以省垣重地竟有此等凶徒,白日杀落快差一家数口,如此横行,实不法之已极,若不严拿正法,何以为民除害?
拟即发兵去往西禅寺捉拿,后又知他系少林一派,这西禅寺内不知有多少凶徒.若不审慎周详,又恐画虎不成,反受其害。
因此面饬两县密令干差细为探听,今早两县来报,据县称探听清楚,西禅寺只有胡惠乾与三德和尚两人武艺高强,不易擒捉,其余皆是他门徒,不过是些孤假虎威之辈,不难就获。本部院闻两县这样说法,当即密令本标中军及三营统兵官,命他们带领亲兵一千。弓箭手一千,多备强弓硬弩,于今夜三更暗暗前往,将西禅寺围住,捉拿胡惠乾及三德和尚。如寺内有人出来,不论何人,皆用乱箭射去,务使不放一人逃出。又令各统带不准稍露风声,务要机密,惟恐胡惠乾等闻风逃脱。现已派令停当,专待夜间前去。今足下既奉旨前来协助,旨意又示明足下系白眉道人门徒,与方魁是师兄弟,则足下的武艺自然是高妙的了,但愿此去即将胡惠乾擒住,正了国法,除去民害,本部院定然为足下具秦朝廷,请旨给奖,将来也可为朝廷一员武将。
惟望足下不避矢石,努力协拿,本部院甚有厚望。”曾必忠说了这一番话,高进忠躬身说道:“民人既奉圣天子面谕前来,又蒙大人如此恩待,民人敢不努力?惟胡惠乾武艺精强,拳棒出众,民人却不敢操必胜之券,惟有竭尽力量上报圣天子赏识之恩,及大人恩待之德便了。”曾必忠见进忠虽然是个白衣,出言颇觉不俗,甚为赏赞。于是又饮了一会酒,用饭已毕,便留高进志早为安歇,以备夜间前去西禅寺协拿胡惠乾。高进忠又向曾必忠说道:“大人既派令各位统兵大老爷前往,这一番布置,民人正是钦佩,惟求大人能否再将统兵各位大老爷传来,俾民人见一见,然后前去行事,方保无错认之误,并可会议各节,如何围困,如何进内捉拿,那时小民方有把握。”曾必忠见他说得有理,也就答应立刻命人密传中军及三大营统领和方德到辕面谕。当有差官分头前往,一霎时,中军各官及方德来到辕门,由巡捕官禀报曾必忠,即命传见众位。中军各官依次一个个登时进来。曾必忠先与中军各官说明高进忠奉旨前来协拿胡惠乾的话,各官自是欢喜。曾必忠又将方德喊到面前。方德便向曾必忠磕下头去,口中说道:“蒙大人赏赐,发兵捉拿强徒,代小的一家母子妻弟报仇雪恨,小的虽万死旨感激大人的大德!”曾必忠听了方德的话,也觉可惨,因道:“现在有个高进忠在苏州遇见你父,说起原委,他也是白眉道的门徒,与你父是师兄弟,适值圣天子微服南巡,也在苏州,高进忠会相面,识破圣天子,后来说起胡惠乾所作所为,他又相你父家中应遭大难,因此圣天子命他前来协拿胡惠乾正法,今日才到这里,待本部院令他出与诸位及你等会议一番,究竟如何拿法。”方德见说有父亲的师兄弟奉圣旨前来协拿,心中好不欢喜,恨不得即刻见了来人,问明父亲现在何处。不一刻,高进忠由书房内出来,曾必忠先命与中军各官大家相见,高进忠便行下礼去。中军各官见他虽是白衣,却是钦奉圣旨,不敢简慢,也就还了礼。然后,方德上来与高进忠见利,说明原委,因又认了世谊,便叫高进忠为师叔,又问明父亲曾否前往四川,高进忠又将以往的话说了一遍,方德感激不已。之后,高进忠便向中军各官说道:“民人方同抚宪大人见面,闻得胡惠乾不法已极,拟请诸位大老爷带兵前往西禅寺围住,开用乱箭射杀他寺内逃出之人。抚宪大人的布置,民人钦佩之至。但是胡惠乾不但拳棒精强,而且身体便捷,万一他见事不妙,即升高逃遁,虽周围皆有弩箭,亦不足济事。民人愚见,莫若分三百名弓箭手,暗伏西禅寺附近民家屋上,专防他升高脱逃。一见他蹿上房檐,即一齐放箭射去,方可使他插翅难飞。不知大人及诸位大老爷意下如何?”毕竟曾必忠能从其议否,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60回 伤母子胡惠乾狠心 调官兵曾必忠设计
下一回:第62回 西禅寺胡惠乾惊变 大雄殿高进忠争锋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