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回 施毒计气煞惠乾 逞凶狂打走方德

话说何人厚听他姐夫说白安福等人递禀曾必忠,礼饬府县捉拿胡惠乾,他就说谎回家,别了他姐夫,出了大门,一溜烟奔到西禅寺。恰巧众弟兄已回来,正在那里习练拳棒。何人厚走到面前说道:“你们不必练了,现在祸事不小!不是我今日出去,大众的命还不知在那里呢!现在师父到何处去了?”
众人说:“在大殿后面,你究竟何事,这样大惊小怪?”何人厚道:“我没工夫同你们谈,你们只跟我来见了师父,自然晓得!”说着,忙忙的过了大殿,见胡惠乾正与三德和尚在那里闲谈,说:“白安福连日将会馆一切物件全行收回,连机房行情也不议论,想必被我们打得寒心,故尔如此。”三德和尚道:“人家既怕你们,你们大仇已经报过,前日又是误听人言将他羞辱了一番,以后也可不必再闹了。”正说之间,何人厚走上去说道:“三师叔只会代人家说话,还不知人家的毒计!前日我们众兄弟明明在街上听见的,后来师父将白安福打倒,他们那些人怕白安福吃苦,故意说没有这话,叫我们叫人对证,试问:在路上听的话,到那里叫人对证去?师父回来还将我们骂一顿。今日可是水落石出了!”胡惠乾道:“你刚才到那里去了?现在来说这话?”何人厚道:“徒弟被你老人家冤屈死了,故这几日常在外面打听白安福那里为什么如此了。那如他用了缓兵之计,已经下了毒手。不是我今日遇见我姐夫打听出来,临时被他要了性命,还不知道呢!”胡惠乾见他如此说得确有可据,乃道:“你既晓得,究竟白安福下了什么毒手?可告知与我,也好准备!”何人厚就把他姐夫对他说的话说了一遍。
胡惠乾听了,两眉倒竖,怪眼圆睁,骂道:“这班狗头,竟敢如此!我不将他送命,也不知我胡惠乾的厉害!”三德和尚道:“你不可一时任性,惹了大锅出来。方魁我是知道的,这人手段也甚厉害,再加上白眉道人的首徒前来,虽我们少林支派,怕也不及他。因白眉道人从前与我师父至善禅师在武当山冯道德师叔那里比过武艺,斗了三天,至善禅师终久输了他一脚。
我看这事甚是不妥,如白眉自已不来,也还好想法;若他前来,就要吃亏。莫若你此时让过风头,仍是到福建少林寺暂避,等此地稍平,你再出来。那时白眉及马雄也该回去,你再慢慢报仇,岂不为美?”胡惠乾听了这话,也知道白眉的厉害,当时说道:“师兄不必如此害怕,我看白眉师伯未必肯来!记得师父说过,他发誓再不下山多管闲事。就是马雄到此,也还有个争论,而且方三弟身体骨节是经炼过的,请他前来助你一臂,也还可以勉强。只是这方魁同白安福气他不过,不出这口气,也灭了我们少林的威风!”三德和尚见他如此说,知是拦不下来,只得说道:“要办,此时就办,趁方魁不在家,得个先着,将这口气出过之后,仍是住福建的好。古人云:打人怕打急,杀人怕杀绝。你将方魁的家小送命,他回来与你怎肯干休?天下总是一理,你的父亲被机匠打死,至今日这样报仇;人家老小被你打死,也是要报仇的!”胡惠乾道:“先将这事办过,随后再说!”当时气冲冲的出去,叫徒弟打了些好酒,在厨房端出了几件菜出来,对众徒弟说道:“前日冤屈你们,是我师父的不是,今日你们在此痛饮几杯,明日同我一起先到白安福那里,将那狗娘养的打死,然后再至方魁家,与他算帐!”众徒弟听见师父如此说,本来是些亡命之徒,也不知什么王法,齐声答应,这个说我先进门,那个说我断后路,议论纷纷,吃得酩酊大醉,一夜无活。
次日,众徒弟一早就在寺内聚合。胡惠乾见人已到齐,就脱了长衫,穿上一件元色短袄,窄窄的袖子,胸前排门密扣,脚下穿一双班尖快靴,丢裆马裤,头扎元色湖绉包脑,当中打个英雄结,腰间接了一把单刀。那些徒弟皆是短衣扎束。
胡惠乾在先,领着众人一个吆喝,出了庙门,直望锦纶行而来。
到了门口,先叫一个徒弟道:“你先进去看了,安福这狗头可在里面?”大家答应一声,拥到里面,只见仍是昨日两个看门的,忙上前喝道:“你这两个不怕死的狗头,白安福现在到那里去了?为何不在此地?老子有话问他,你快快说来,免得老子动手!”那两个看门的知道他是胡惠乾的徒弟,早已吓得呆了,抖了一会,说道:“白安福未来!”那个徒弟骂道:“你这混帐东西!老子难道不知他不在此地?原是问你他现在在何处?叫你说明,好让老子找他!”那个人道:“我真不晓得!
他从那日被打之后,至今未到此处。你要找他,到他家里找去。”这徒弟见他说不出根由,只得出来,对胡惠乾说道:“白安福不在这里,谅他跑不了!我们已经来此,难道空回去不成?不如径到他家去,将他捉出来,虽不把他打死,也要打个半死。”胡惠乾听了这话,又是呐喊一声飞奔而去。不多一会,已到白安福家门首。只见门楼内站着许多人,在里面都是公门的打扮。你道这些人前来何事?只因方魁临动身时,对白安福说明,手下伙计徒弟,自己一人供养饭食,供应不起。白安福因要他前去请马雄,当时就允他去后,我这里按名给发每天二钱银子饭食,等你回来将事办毕,再重重相酬。故此五天发一回,今日是第四次,故早间方魁的儿子方德带着一班人前来领饭食。恰巧胡惠乾走来,见了这些人,更是千真万确,立刻无名火高三千丈,大步进门骂道:“白安福你这杂种,要同你胡祖宗作对,便出来与老子比个手段,老子在此等你!”说着,骂不绝口。那些差役见胡惠乾闹到门首,自己拿着白安福的钱,所为何事?不得不上前阻拦,说道:“胡大哥,你前日在会馆闹了一场,人家已经被你吃亏足了,到今日连道场都不敢再做,也不过是惧怕你。此刻又来,这是何必?难道天下就是你一人有本领,听你在广东省猖狂?”胡惠乾不听则可,听了这话,更是火上加油。走上前去,不问青红皂白,提住那说话的就是一拳,骂道:“你是那里来的王八羔子?老子的事与你何干?要你这杂种管我的闲事?打量你们的鬼事老子不知道,那个混帐方魁到那里去了!”说着第二拳又打了下去。这个人虽是个快班,本领甚是平常,两拳一打,已是挣扎不起。接着又是一拳,早已呜呼了。此时方德在里面听见,还疑惑是伙计争闹,跑出来一看,胡惠乾已把个伙计打死,登时火冒起来,喝道:“胡惠乾,你所犯之事,还未拿你治罪,你反自投罗网,前来送死,不要走,吃我一拳!”说着,一个箭步由门里蹿了出来,灵快非常,把外面长衫一掀,露出短襟,一拳早认定胡惠乾面门打来。胡惠乾见方德动手,顺手将那个差伙望旁边一摔,用了个武松独手擒方腊架势,伸出左手,望上一拳就要来刁方德的手腕。方德见他前来戏,赶着将手缩进了身子,一纵,一飞腿,对胡惠乾裆下踢去。胡惠乾也就向前一纵,蹿到前面,顺手用了个单刀下马势,一皮掌向方德腿上削来。方德也是个会手,就把腿顺到右边,脚腿向下,脚尖向上,反向胡惠乾的手脉上赐来。胡惠乾复又收回,发腿出去开打。彼此一来一去,战有一二十合,方德虽然是他父亲方魁教传,究竟抵不上他父亲武艺,渐渐的只能招架躲让,欲想还手,也是不能。胡惠乾此刻也甚诧异,心说:“方魁的儿子尚且如此能斗,若方魁与马雄自己前来,更可想了。倒要防备他些!”此刻就格外一步紧一步,直望方德致命上打来。方德经了这大敌,脸面上渐渐流下汗来,口中吁吁地乱喘,知道战他不过,赶忙打了一拳。胡惠乾正要招架,他趁势,见他未曾防备,脚一跺,已上了房屋,望前逃走。胡惠乾那里肯舍,接着后面也就上屋赶去。
下面那些徒弟喊道:“师父,防他暗算!不必追赶,这里捉拿白安福要紧!”胡惠乾听得这话甚是有理,骂道:“老子今日权留你过一日,先办了这杂种,再与你算帐!”说着,跳下房来,冲进白安福门里。此时那些捕快见方德尚且斗胡惠乾不下,个个怕他动手,早已飞奔逃走了。胡惠乾冲到里面喊了两声,见夫人答应,打得兴起,不顾什么物件,举手就摔,动手就捣,一阵打到厅上,不见一人。心下想道:“莫非白安福趁乱逃走了么?”看见厅上陈设甚好,也是拳打脚踢,毁折了一阵,复行骂道:“白安福,你这乌龟王八,躲在里面再不出来,老子就打进来了!”正骂之际,忽见外面走来一人,望见胡惠乾就打。不知此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58回 识真主高进忠显名 访细情何人厚得信
下一回:第60回 伤母子胡惠乾狠心 调官兵曾必忠设计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话说那金刚因打了不平,救了王碧玉,一时力猛,把张公子踢死,十分着急,有路即走,因此事人命关天,非同小...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