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回 方快头叩问吉凶 高相士善谈休咎

话说郭礼文仍然回城开店。鲍龙此时知是当今的天子,萍水相逢,着他进京投信,因恐他盘川不足,又叫他先到抚辕投信,真是感激万分,望北谢恩。次日,就与郭礼文说明此事,道:“愚兄可算祸中得福,不是为老弟这番祸事,也不能得此机遇。愚兄准备明日与抚辕中军官一齐动身,较为便捷。今日特告知姑母与老弟,明早是要起身的。”郭礼文当时也代他欢喜,当晚就摆酒代他送行,又送一百两银子与他为盘费,道:“此款到杭州足可敷用,如进京时不足,可再来信与我,这里总接济你便了。”次日一早,洪福听见他要动身,也就前来与他作伴前去。郭礼文见他衣服褴褛,又送了一百两银子,给他添补衣服。后和鲍龙齐同到府衙,见了中军,说明来历。
中军因他有圣旨,也不敢不同行。当日在府衙等了一天,第二日中军始一同动身前往。随后鲍龙与洪福旨身居提镇,到后来大破少林寺,方有他的交代,此时暂且不表。
再说天子与日青由华琪家动身,向金华而来,在路与日青说道:“你知道我前番由金华到杭州,由杭州又到此地,辗转数月工夫,又要到金华何事?”日青道:“继子实在不知。”
天子道:“只因我将张禄成的欠据在金华府取了过来,以后闹了那样大事,及至与陈景升、李流芳相别之后,他进京会试前,在杭城抚辕阅见京报,见陈景升已经点了翰林,李流芳亦中了进土,我想陈景升此时谅该回杭,倒要前去找他问问京中各事。
肤己心想回京,若陈景升在杭他也要进水供职,也好一同前往。”日青道:“原来干父如此用意!这里到会华也不过数日路程,即可到了。着他尚未回来,臣儿之意,干父离京已久,且这伯达大人以及庄有恭那里早得陈宏谋、刘镛两人的书信,令他觅访天子,请早日回京。”天子道:“我也有此想。”两人在路观山玩水,不一日,已到金华。不敢进城,怕为人看见,惊动地方官前来迎接,便在城外择了个客店住下。次日,天子叫日青进城,先到李大店内打听,问李景曾否由广东回转此地?
如不知道,再到陈景升家中一间即可明白。日青答应前去。到了午后回来,说李景升自从那日到广东,直至今日未曾回来。
他的儿子流芳是中了进土,陈景升也点了翰林,现在已回广东修墓,多时不到此地。这皆是他店中人所说,现在这店因亏本太多,已经团歇,只有一两人在那里卖脚货。再问他别事,他也不能深知。在臣儿看来,还是就此回京罢!”天子道:“既如此,从此地回京,仍须绕道苏州,从无锡丹阳过江,自扬州清江浦以上起岸。陈五升既不在此,明日就往苏州,顺便也好游玩一番,然后回京。”日青答应,就出去雇了一只船,讲明到苏州闾门,计共八两银子。次日一早,天子与日青下船,从内河进发,一路之上,过了许多热闹所在,幸得风平浪静。约有半月光景,已抵苏垣。先着日青上岸,在元妙观左近择了鸿运来客寓,讲明包一进住宅,每天银子五两。说定之后,回到船上,并发了船钱,请天子进城。只见街市繁华,人烟稠密,有开店面的,有摆地摊的,那些苏州口音实在清轻灵巧,更有那班娼寮妓女,姗姗而来。其中虽无苏小小、关盼盼的才华,身价也有一二可观。惟这班人衣服首饰兵,比北路风光较为华美,但是南头北脚却是实言。苏州女人,大都鞋脚不甚纤小,非前半歪斜,即后跟倒卸,所幸高头云髻,滑亮无比,加之水色清服,肌肤细腻,再穿上绫罗绸缎,也可将裙下双钓遮掩起来。
看了一会,信步已到客寓。进入内堂,早有小二招呼酬应。究竟是个热闹地方,较之嘉兴却繁华几倍。天子坐下,小二送上茶来,然后问道:“客官尊姓?请示下登牌。”天子不解问道:“你要登牌何事?难道怕我欠少你店中银钱么?”小二笑道:“客官是初到此地,不知此规矩。我们这苏州是五方杂处之地,人品不齐,往往有匪人混迹。地方官怕扰害百姓,所以清查保甲,无论客寓、寺院、庙宇,每日来往之人,皆有名姓记簿,轮流送县待查,并非怕客官少钱。客官请示明白。”天子听道:“原来如此!某姓高叫高天赐,这人姓周名日青。”小二听明登牌,随即搬了上等酒肴,请天子与日青饮食。此时天色已晚,加之由金华一路而来,不无受了点风尘,困倦起来。当晚就一早安歇。次日早间,周日青出门,先在酒馆吃了酒面,然后来到元妙观门首。只见茶房酒肆,多如林密。那些游玩之人亦甚不少,都在这左右各处玩耍。观内一带所有那些三百六十行,竟无一件没有。正望之间,只见北首栅栏面前拥着一撮人,在那里站立,天子就上去一看,只见布棚之下,设了一张方桌,桌上有许多书卷,两边摆列椅凳,棚上挂了个软布招牌,上写着“高铁嘴三字,下面五个大字是善相天下士。天子看见道:“原来是个相面先生,某倒要请他相相面,看他可相得出来。”
就分开众人旁边椅子坐定,只见高铁嘴先说上了几句江湖话道:“八字生来不可移,五行内外有高低。欲知祸福先注定,须向高人叩指迷。某高铁嘴,乃四川成都府人氏。少习诗书,壮精相法,柳庄麻衣,各家通晓。只因路过此地,欲结交几个英雄豪杰,故尔在这元妙现卖相。如有赐教的,不妨请过来谈谈。
相金不拘多寡,若不灵验,分文不取。”话犹未了,只见上首一人,身高七尺以外,黄烟烟面庞,腮下一部短须,年约四十以外,公门中打扮。上前说道:“先生既精相法,请代小子一相,究竟随后吉凶如何?”高铁嘴见有相面,转身过来,先将两手取出一看,然后看了头脸、额角,说道:“老兄面相虽不是个富贵中人,却生平在公门中办事,两眼有威,鼻高口阔,是个武教中的朋友。近来印堂有光,黄中现出红影,却主得财。老兄近来财爻如何?”那人道:“先生既看得出,但这财爻非一人所有。究竟从何而来?以后各事吉凶如何:“铁嘴又看了一会,道:“照这面相看来,眼角发赤,两颧高耸,应有争衡之兆。”再细细一看,忽然惊道:“哎哟!老兄财是有的,只怕险事太多。本月之内,府上必遭奇祸,就因这财上而起。可惜、可惜!我看老兄不是此地人氏,能早早回府,或可挽回。
但看此时回去,已经迟了。”这人被他这番话一说,吓得面如土色,说道:“先生,可是真情?在下乃是广东人氏,因上宪差委往四川公干。不知此祸究在何事?前途可另有险事?”
铁嘴道:“照相看来,应是家破人亡,就应在这三四天上。前途虽有些险事,却皆化险为夷,后福倒还不坏。大祸之后,尚有吉星照命,应该大小得步功名。”那人听见这番议论,登时间愁眉不展,付了相金,正要走去,天子在旁看见,说道:“这相面的言语不定,忽而大祸,忽而发财,忽而又有功名,我看这人也无甚本事。这广东人,虽是个公差打扮,气度倒甚好,我且问问他是那一府人氏!”说着就招呼道:“朋友,贵府是广东,是省城,还是外府?”那人听见有人招呼,忙立起身回道:“在下是广东省城。”说着,究竟是个公门中人,眼力高超,见天子不是寻常之辈,忙称呼道:“老爷贵处何方?
尊姓大名?”天子道:“某姓高名天赐,北直顺天人氏。不知朋友尊姓何名?”那人道:“不敢!小人姓方名魁,是番禺南海两县的快头。现奉本官差遣,到四川寻友,因航海到了申江,适值江水浩大,长江不好行船,是以绕道此地。由内河到镇江,过汉口、襄阳入川,昨因在微受风寒,是以耽搁一日,到此盘桓,不料高先生给小人相面,说有大祸,实为烦闷。”两人对面谈说,高铁嘴将天子一看,赶忙将布棚收下,桌上书卷以及
一切物件,皆打好包袱,向他两人说道:“二位尊寓何处?
此地非谈心之所,小人一同到尊寓行礼罢!”天子见高铁嘴如此说法,心下甚是疑惑。莫非这人果有本领,竟将我看出至尊来了?乃道:“既先生欲临,敝寓离此不远,即请一行,借可叨教。”高铁嘴应道:“小人理当前去。”方魁见这形景,已是猜着几分,但不过拿不定是何人,也说道:“小人也去拜寓!”天子见他两人皆要去,并不拦阻,即叫日青在前引路。
高铁嘴将物件收拾完全,携着包袱,将桌椅寄存人家,跟天子出了元妙观。行不多远,已到鸿运来客寓。日青将房门先开了,请天子先进去,随后高铁嘴与方魁也走了进来。铁嘴就将包袱向桌上一放,见外面无人,钠头便拜。不知高铁嘴何故磕头,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56回 周日青小心寻圣主 杨长祺请罪谒天颜
下一回:第58回 识真主高进忠显名 访细情何人厚得信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话说那金刚因打了不平,救了王碧玉,一时力猛,把张公子踢死,十分着急,有路即走,因此事人命关天,非同小...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