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回 周日青力救郭礼文 李得胜鞭伤鲍勇士

话说嘉兴县跑入后堂,周日青见不可以礼喻,即将原差擒住一个,先打了几拳,只听得那原差叫喊连天,但求饶命。周日青堂下说道:“你快将鲍龙、郭礼文交出,万事干休,不然,咱将你这狗头打死!”那原差被打不过,哀求说道:“此事我等不敢专主,等本官答应,才可放他两人。”周日青不由分说,即拖着原差勒令交人。原差也是无法,只得将他带入监中。早听见鲍龙在内骂声不止,日青听见,高声喊道:“鲍兄在那里?
我周日青前来救你!”鲍龙听见,真是意想不到,忙答道:“我在这里!”日青听说,立刻进内,早见鲍龙带着刑具。不禁大怒,走上去,将刑具打下,随即问道:“你那表弟现在那里?”
鲍龙道:“就在这隔壁。”随喊道:“表弟,现在周老爷前来救我们了,你可快出来!”郭礼文在内听见有人前来劫监,反吓得如鬼一般,浑身乱抖。周日青急忙跑了过去,就将他这刑具打下,叫鲍龙背着,自己在前开路,不一会已到大堂。天子看见他们出来,聚在一起,望着堂上说道:“高某今日饶汝狗命,下次若再如此糊涂,定不饶恕!”说着便与周日青、鲍龙出了县衙,问道:“你们预备往那里去?”鲍龙道:“闹到这个地步,谅想此地也不能住了。小人拟想先回表弟家中,将所有细软收拾起来,连夜奔往他乡暂避。”天子道:“如此岂不将郭家产业闹个干净?不必如此,总有高某担当!你仍将他送回去居住,无论有天大的事情,高某总有回天之力。”鲍龙见说这话,也就依着说道:“你老在客寓也不称便,倒不如也搬至我表弟家中,就是有些动静,彼此也有个照应。”天子也就许可,叫日青到客寓搬运物件,自己却与鲍龙一起到了郭礼文家。此时他母亲妻子见礼文回来,真是喜出望外,赶忙出来,问他怎样放出来的?鲍龙怕他们女眷担不住事故,不敢将实话与他说知,但说是这高老爷设的法,把表弟救出来的,你们只谢高老爷便了。郭礼文的母亲也不知是何人,只得依着鲍龙的话,上前称谢。天子也就谦逊了两句。
坐不一会工夫,已看日青将物件运来,就在郭礼文店堂后面一进住下。店里一班伙计见主人出来,先倒欢喜,那知到街上一看,只见众人纷纷乱跑,说县里有北京人大闹公堂,把监犯劫出了,此刻县里已紧闭四门,禀了府太爷,传齐城守营前来搜获,难保不出事。我们快些走的好!说着,大家各跑回去。
顷刻间,街上店面皆关起门来。
有个伙计见了这样,知是鲍龙他们的事,飞奔回来,向郭礼文说道:“不好了,城门现在都闭了,城守营已经调兵前来我们这里。你们要走就快走,还可赶得及。不然,此次被捉住,就是你三人有本事,恐怕敌不过这些人。”郭礼文听说,只吓得魂飞天外,说道:“我一人招了,这不过一人受罪,家小还不妨碍。承你三人将我救出来,闹了这大祸殃,连累你们,仍是逃不了这祸,怎样是好?”鲍龙先前也还不怕,此刻被礼文说了这话,看见他两眼流下泪来,也就不免惊慌。天子见了说道:“你们不必大惊小怪!我此刻写封书信,叫日青赶奔杭城,来往也不过五日工夫,包管你们无事。现在虽然闭城,只要他前来,先打他一个精光;然后,让我亲到嘉兴府去见了府官,与他说明,谅他不敢怎样!过两日等日青的回信前来,就可没事了。”众人听他如此说法,到了此时,也只好听他摆布。遂即取过文房四宝,天子就避着人,下了一道旨,用信封装好,交日青收了。又叫郭礼文摆上饮食,让日青赶快吃饱。然后奔到杭城抚辕投递。日青答应,又招呼鲍龙小心服待干父,自己一人前去不提。
且说嘉兴府官姓杨叫长祺,也是个两榜出身。向作京官,记名道府。恰巧这嘉兴府出缺,例归内选,就将他补了这缺。
其人四十五岁,虽是个文人,手脚上甚有工夫。因他父亲杨大本是个武状元出身,他从小就随着父亲在任上,所以习文之下,兼之习武。这日正在衙内科理上下公事,忽见值日差匆匆地同着门丁家人进来,说道:“请老爷赶快出门,现在嘉兴县内有个姓鲍的,叫鲍龙,同一个高天赐在大堂上将县官周光采老爷打入后堂,又将犯人郭礼文由监内劫夫,还在城外苏小小坟前打死一人。”杨长棋一听,自然惊吓起来说:“府城白日里有如此事情,这还了得!快备马来!”手下赶着将平日他所骑的一匹白骏马上了鞍辔,带了亲兵小队,上马飞奔而去。到了县衙,见城守已到那里,忙问周光采怎样了?周光采赶着上来禀道:“卑职由省里回来,还到大人那里禀见。只因苏小小坟地方地保人证前来喊控,王怀被鲍龙打死,报请相验。卑职以事关人命,只得飞身前去,回来将凶手鲍龙获住钉镣收禁,忽然来了两人,不遵听断,殴打公差,将大堂暖阁俱皆打倒,卑职才要擒捉,差役又被他打倒逃走。随即到监内将鲍龙及前次放火的监犯郭礼文一起劫去,是以卑职飞禀大人请闭城门,将城守营调来,沿家搜获,谅这三人必在郭礼文家,务必擒获正法。”杨长祺道:“既然如此,可快前去!”说着自己先带了小队前去。此时,周日青已将天子书信藏在身上,出了大街,见远远人声鼎沸,飞奔而来。自知寡不敌众,只得绕到小路,向城外走去。将到城门,正要下锁,他大喊一声,举起右腿将门兵踢倒,开了城门,如飞而去。
这里天子见日青走后,叫鲍龙找了两根铁棍,自己取一根,在店门外站立,叫鲍龙取一根,在里面保护家眷。所有店内的伙计,早已逃走无踪。分拨已定,见街上百姓纷纷逃奔,说今日总有一场大锅,城守营同府太爷俱来了。天子抬头向前一看,果然呐喊一声,当中一人骑着一匹白马,手中提着一根杆子,后面也有一人骑马,提了钢鞭,带着手下兵丁,一路而来。天子不等到面前,就迎上去,向嘉兴府杨长祺喝道:“你为一郡的太守,全不精心察吏,听凭僚属冤枉百姓,高某已将郭礼文与鲍龙两人由监内带回,汝此时前来何干?”杨长祺听他自称高某,说将犯人带回,谅必就是此人。咐吩一声:“快代我拿下!”那些兵丁听见府大老爷叫拿,一个个如狼似虎,拥上前来。虽然人多,那比天子的威灵?只见大喝一声:“休得动手!
高某送汝等回去!”提起铁棍,上三下四,盘旋如舞,早把那些兵丁纷纷打散。这嘉兴府虽是个府城,从未经过这事,所有那些亲兵小队,平时见着威武,那知全是些架子,到了临时,一个有用的没有。杨长祺见了这样,只得自己舞动杆子,向天子面前戳来。天子见他来得骁勇,大喝道:“狗官,有我在此,敢如此恃勇?”谁知皇上福气真大,杨长祺一时武艺实是高强,就被天子这一喝,究竟是个君臣,不能侮犯,陡然两膀一酸,那根杆子如千斤之重,再也提不起来。又怕中了天子的棍子,只得把马一领,往后退去。城守营李得胜接着上来,舞了几下钢鞭,也是如此,又不是敌手,竟自回去,只得马上喊道:“这人武艺高强,战他不过,快将这店房围住,到里面仍将郭礼文捉住要紧!”众兵丁答应一声,蜂拥前去,将店堂拆毁一空,冲到后进,鲍龙见众人已到,也就大喊起来,举棍迎上前去。
杨长祺见又有一人,只得奔上来,与鲍龙对敌。两人一上一下,杆击棍来,战了有三四十合,鲍龙渐渐战他不过,要想奔逃,接着李得胜上来夹攻双敌。鲍龙手中的铁棍稍松了一下,被李得胜一鞭打中肩头,负痛跌下。当有兵丁枪上将他捆了起来。
天子见鲍龙被擒,生怕众人到后面罗唣郭礼文的家小,赶着转身又跑进来,想挡住杨长祺,那知人数太多,城守营与府衙的亲兵小队还未退去,嘉兴县又带着马步通班前来。尽管天子神勇英武,但也有力怯的时候。此时,护驾尊神见天子受困,遂即大喊一声:“当方土地何在?还不即遣能人救驾!”土地听了这话,吓得魂不附体,就到城隍神那里报信,请派功曹查点有何人可以救驾。功曹听见,随与土地出了庙,走到吕祖宫门口,见有一人睡在地下,鼻息如雷,身体壮大,随即将这人唤醒,前去保驾。欲知此人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53回 重亲情打伤人命 为义士大闹公堂
下一回:第55回 醉大汉洪福救主 旧良朋华琪留宾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