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回 重亲情打伤人命 为义士大闹公堂

话说鲍龙正在议论,天子见苏小小坟上地势风景十分美雅,与鲍龙谈论一番,就在坟前席地坐下。忽见对面来了两人,低低在前面说话,见那神色,却非正道。天子因不知是何人,自然不甚留心。惟有鲍龙一见,赶忙蹑着足悄悄走到那人背后窃听。只听那人道:“你为何今日到这里来?”又一人道:“我因你那张状词虽然告准,不料以假成真。现在虽想他几百银子用事,还差远呢!这位官实在古板,若说一句反悔话,他又翻过脸来,我们又吃不落。本是想他的钱文,现在钱想不到手,他虽吃了苦,我却把那二十两银子补贴用完了。今日在家实在没法,因来此地看有什么游玩客人,如有认识的,想与他告借,凑几文度日。”那一个道:“你这人多糊涂!做事也不打听,现在我们这里的县太爷调首县去了,难道换个新官来,也像他么?只要在衙门上放个风,说郭家的家财极多,现在的官,谁不要钱,若走上了这条路,还怕郭礼文不肯用钱吗?那时我们也好想法了。”话未说完,早把鲍龙气得忍耐不住,跳上前去骂道:“你这两个死囚,已经害得人家下狱,现在又想这恶念,郭礼文究竟与你们何仇。如此害他?”说着走上前去,早把一个四五十岁老者揪住,望地下一放,举起拳头在背脊上就打,不过几拳,早把那人打得口吐鲜血。那一个见鲍龙如此凶猛,一溜烟早跑开去了。天子见鲍龙如此毒打,深怕将老者打死,又是一件命案,便赶忙上来解劝。见那人睡在地上,已是不能开口。鲍龙道:“这就是我对你老说的那个王怀,他将我表弟害到这步地位。他怀乱想心思,等新县官来复行翻案,这种人不将他打死,留他何用?”说着又是几脚,早将那人打得呜呼哀哉。天子道:“这人已经打死,他家岂无眷属?定然前来理论,报官相验。你是凶手,怎么逃得过去?”鲍龙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岂有逃走之理?我此刻就去自行投案!”
说着,将王怀两脚提起,倒拖着就走。天子与日青说道:“此人倒是个有胆量的汉子,孤家若不救他,甚是可惜。”正要喊他站住,前面早来了八九个人,手中执着兵器,蜂拥而来,喊道:“凶手往那里走!你打死人不算帐,还将尸首倒拖,这是何故?”说着,上来三四个,将鲍龙捆住。望前面抬去。天子大喝一声,道:“你们这班狗才,这人明明是他自己身死,为何将这好人认做凶手?难道听你们胡闹么?早将他放下,免得眼前吃亏;若有半个不字,叫你等死在目前!”那一班人听他说了这话,皆道:“他必是同谋之人,我们也将他带去,好轻我们的身子,如不然,他何以代鲍龙掩饰。”说着,又上来几个,就想动手,早被天子两脚一起踢倒几个。后面日青接着也是一阵乱打,早又打倒几个。众人见势不佳,只得将鲍龙放下,又不敢将他放走,只得跟着他三人后面而行。到了城内,鲍龙果然是英雄,绝不躲避,一直望县衙而来。到了门首,望大堂上喊道:“今日是谁值日?苏小小坟前那个王怀是我鲍龙打死的,你们快来代我报官!”那值日差听说,赶忙上来问明缘故。那班捉他的人,正是当方的地保。因小客店的店主见王怀已死,赶着逃走到地保那里送信,所以众人将鲍龙拿住。此时见差人来问,他们就将打死情由说了一遍。差人只得先将鲍龙收入班房,等县官回来相验。正闹之际,已有一匹马骑着一人跑到面前,在大堂下骑,匆匆到了里面,不多一会工夫,里面传出话来说,老爷已抵码头,快些预备伺候。值日差一听,就将鲍龙带入班房,喊齐职事,到码头去接。此时天已正午,天子怕鲍龙肚饿,赶在身边取出一锭银两,叫日青买了些点心馒首,送到班房,与鲍龙充饥。之后与日青回转客寓。吃了午饭,又复行到了县衙。见大众纷纷传说老爷回来了,顷刻就要升堂。二人走到前面,果见公案已在大堂上设下,两边站了许多皂役。天子与日青站在阶下专待县官出来,听他审问。如不公正,再上去与他理论。主意想定。只听得一声点响,暖阁门开,嘉兴县早走出来。天子望上一看,这人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黑漆漆面孔,一双鸟灵眼,两道长眉,是个能吏的样子。
升座已毕,先传地保上前,问道:“你既为地方上公人,他两人斗殴,你即应该上前分解,为何坐视不救,以至闹成人命?
凶手现在何处?姓甚名谁?”地保禀道:“大老爷明见!这凶手不是别人,即是郭礼文的表兄。因他表弟被王怀唆人控告,收入监禁,路见王怀,挟仇寻衅,打中致命身死。凶手现在班房,求老爷提他到案,便可知道底细了。”县官听说,随即吩咐带凶手。下面差人答应,当由值日差到班房将鲍龙带至堂上跪下。县官问道:“你姓什么?你表弟因放火害人,本县已问明口供,收监治罪,汝是何人,胆敢挟仇打死人命,快快从实招来,免致吃苦!”鲍龙也不抵赖,就将对天子的话,一五一十,在嘉兴县堂上说了一遍。县官道:“这明是你挟仇相害,若说郭礼文冤枉,本县连刑都未用,他就直认不讳,可见显系实情。你之所供,显见不实,本县先将你收禁。等相验之后,再行刑讯。”说着,叫人钉镣。将鲍龙收监,一面打轿起身到苏小小坟前相验。到了当地,早已将尸场搭好,县官登场相验,仵作上前细验已毕,只听报道,确系斗殴致命.三处俱是拳伤,下面伤痕二处,亦是致命。县官听报,复行离座,亲视一周,当命填了尸格,标封收殓已毕,打道回衙。此时,郭礼文的母亲已听见说鲍龙将王怀打死,自己首告收禁起来,便赶忙到县衙打听,果然不差,因而更加痛哭不止。天子见这样,忍耐不住。见县官才进内堂,他就将大堂上的鼓乱敲起来。那些差人吓了一跳,说道:“不好了,这件案子未清,又有人来处喊冤了!”赶忙跑过去问道:“你是何人,在此地胡闹?有何冤枉,快快说明,老爷立刻升堂!”天子道:“你就进去禀知你家本官,说我高天赐代朋友伸冤,快些令他来见我。”那些差人听他如此大话,已是可恶之极,说道:“我们就进去代他回一声,若是没有冤枉,官长必定动怒,免不得有个扰乱公堂的罪名,重则治罪,轻也要打几十板。”说着到了里面,回道:“外面有一姓高的,不知何故击鼓,问他也不肯说,只请大老爷坐堂,请老爷示。”嘉兴县听有人喊冤,怕他真有冤情,随道:“招呼他不必再击鼓,我立刻升堂便了。”差人走出,县官果又具了衣冠,坐了大堂,传击鼓人问话。天子听说,走到面前立而不脆,向着县官拱手道:“请了!高某因有两个友人皆遭无妄之灾,为人扳害,收入监牢。望汝看高某之面,将他放出。”
县官喝道:“胡说!还不下去,此乃人命重案。你是何人,前来作保,岂不自投罗网?本县姑不深追,好好下去取结,以后不得再行击鼓。”天子笑说道:“莫说你这小小知县不能阻我,就是督抚亦不能奈我高某怎样。王怀实死有余辜,若再不将鲍龙放出,高某一时性起,也不问你是何人,将你乱打一阵,看你可认得高某手段!”知县被他这一番话,不禁大怒喝道:“你这人好不知厉害。莫非有些疯癫么?若再在此乱说,这公堂之上,也不问你何人,可就要治罪行刑的!”天子笑道:“我高天赐也不知见过几多大小官员,岂畏你这一小小知县?若以势力压某,先送些厉害与你?”说着,抬起右腿向暖阁上打去,早把屏门踢倒。知县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忙把惊堂一拍,说
道:“左右还不给我拿下!”那些差人一声吆喝,拥上前来,就要动手,早被天子一连几腿打倒几个。众人因在苏小小坟前吃过他的苦,晓得他的厉害,也不敢再上前来。知县见如此情形,又将惊堂大拍起来,叫快拿人!天子那里容他威武,打得性起,蹿到堂上,伸手就想前去寻他,县官见势不妙,赶着入后堂去了。毕竟后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52回 害东翁王怀设计 见豪客鲍龙显能
下一回:第54回 周日青力救郭礼文 李得胜鞭伤鲍勇士


  • <font color='#FF0000'>三国演义</font>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是中国古代第一部长篇章回小说,是历史演义小说的经典之作。小说描写了公元3世纪以曹操、刘备、...

  • <font color='#ff0000'>白眉大侠</font>

    白眉大侠

    《白眉大侠》讲述宋朝仁宗皇帝执政期间,以徐良、蒋平、白芸瑞为首的三侠、七杰、小五义等众开封府校尉,在...

  • <font color='#FF0000'>隋唐演义(216回版)</font>

    隋唐演义(216回版)

    《隋唐演义》评书讲述的是隋王朝临末日时,以瓦岗寨为首的起义军,联络朝中被隋炀帝迫害的将领,推翻隋朝,...

  • <font color='#FF0000'>岳飞传</font>

    岳飞传

    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自幼拜周侗为师习武。与张显、汤怀、王贵、牛皋结拜。他投军报国,大闹武科场,枪挑小梁...

  • <font color='#FF0000'>小八义</font>

    小八义

    田连元评书《小八义》叙宋徽宗时,落难公子周顺与表兄徐文彪、江湖好汉尉迟霄、唐铁牛、梁山好汉后代孔生、...

  • <font color='#FF0000'>东汉演义</font>

    东汉演义

    秦末,沛公刘邦在芒砀山揭竿起义,三载亡秦、五年破楚,创下了大汉天下。到西汉末年,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称帝...

  • <font color='#FF0000'>杨家将</font>

    杨家将

    演述北宋名将杨业一家世代抵抗辽(契丹)、西夏入侵的故事。全书通过颂扬杨家世代忠勇卫国,前仆后继的感人...

  • <font color='#FF0000'>乱世枭雄485回版</font>

    乱世枭雄485回版

    长篇评书《乱世枭雄》讲的是东北王张作霖和其子少帅张学良的传奇故事,是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先生根据大量...

  • <font color='#FF0000'>童林传(300回版)</font>

    童林传(300回版)

    《童林传》评书说的是清康熙年间,童林(字海川)因贪恋赌博,将父亲气伤后被父亲赶走。他绝路逢生,不仅得到...

  • <font color='#ff0000'>三侠剑</font>

    三侠剑

    《三侠剑》故事自“明清八义”开书,胜英年轻时因金镖误伤八弟秦天豹,与秦家结下“梁子”。后来“明清八义...

  • <font color='#FF0000'>水泊梁山</font>

    水泊梁山

    故事从西凉国进贡给宋徽宗一件宝物——紫金八宝夜光壶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盗开始,引出生铁佛盗壶觐见,...

  • <font color='#FF0000'>龙虎风云会</font>

    龙虎风云会

    评书《龙虎风云会》是长篇侠义评书《白眉大侠》的继续和补充,又可单独成章,并增加了公案情节。此书以房书...

  • <font color='#FF0000'>杨家将全传</font>

    杨家将全传

    演述北宋名将杨业一家世代抵抗辽(契丹)、西夏入侵的故事。全书通过颂扬杨家世代忠勇卫国,前仆后继的感人...

  • <font color='#FF0000'>大隋唐</font>

    大隋唐

    大隋唐传统评书又名《兴唐传》,据清乾隆年间话本小说《说唐》敷衍而成。北京流传的评书《隋唐》以清末“评...

  • <font color='#FF0000'>三侠五义</font>

    三侠五义

    《三侠五义》原名《忠烈侠义传》,长篇侠义公案小说。清代无名氏根据说书艺人石玉昆说唱的《龙图公案》及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