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回 报恩寺和尚贪财 广法庵女尼死节

话说苏松界口一座报恩寺,乃是国初有个善士安盛邦所建。
住持智广军师,年已八十余岁,生得红颜白发,飘飘逸逸,甚是雄伟。法行清高,手下共有五十多个和尚,俱是遵戒守法的人。惟是人多,未免有一二个违戒的入了。有个姓常名未法,年方二九,生得十分凶恶,口善心刁,贪财好酒,无所不为。
师父不知其情,如若知其如此,寺中焉能容得此等和尚!三两月便下乡一回,专恃自己本领,抢掠钱财回来,以济饮食之中。
时时周全,并无知者。一日,有过往商人路过借宿,乃入寺来,参拜过如来佛祖、四大金刚,在方丈谒见了智广禅师。茶罢,智广禅师便问:“请问客官从何至此?请示贵姓尊名。”客道:“小子姓牛名勇,乃本处人氏,贩卖绸缎为生,今因与夥人分路,各投亲友去了,故单剩小子一人,欲前探亲友,不过三五里路。只为有银子数百在身,恐于路上遇见强徒不便,故求宝寺一宿,明日便行。”说罢取出一锭数两重白银来,送与佛爷香油之用。智广推辞道:“些须小事,何足言酬?请客官收回了罢。”无奈牛勇坚意,智广只得命小沙弥收下。吩咐厨下备斋,款待牛勇,留在东园中客房安歇。是夜牛勇因在路上行得困倦,就在客房中略坐片时,便睡下去了。
且说常未法是日窥知牛勇有数百两银子,乃起了不良之心。
是夜候至三鼓,众人钦防,即前往东园而来。至牛勇房四,悄悄一看,见室内尚板有灯光,只听见鼻息之声,已知牛勇酣睡。
乃拨出短刀,将房门弄开,轻轻将台上用指一弹,看牛员不动声色,乃本着胆揭开帐门,把他四围一摸,即将那数百两一袋银子偷了,依旧把房门掩上,复弄好如前一样,回到自己房中睡下。次日牛勇起来,见布袋中银子不知去向。乃在房中连地皮都反转,却不知那银何处去了,于是喧嚷起来。智广得知,便问今早有人出寺否?”说:“无之!”那常未法恐查出来,在房中急计,将床下阶砖揭开,把银子藏在砖下,依旧益好,人不知鬼不觉。智广与牛畚召众僧来至东国,四围踏看,并无形迹可疑之处。无奈,把寺门关上,向台寺僧房一一搜觅,总总不见。智广道:“想必客官在路上露了歹人之眼,必是跟踪到此,窃去了。”牛勇嗟叹无言,则索讨之无奈,自恨运途蹇滞,以致如此。是日早饭后,在佛前求一签,望求佛爷指出失银来由。乃点起香烛,低头参拜已毕,祝道:“弟子姓牛名勇。
乃本处人氏,偶因路过贵寺,带有银子数百,未敢夜行,故在此处借宿。昨夜失去银两,恳求佛祖早赐灵签,以明弟子之怀。
幸甚之至。”说着,哀哀哭哭,拿了签筒,低头下拜,拈着摇出一签,上写道:常常安份营生,未必苍天亏负。法律如此森严,偷窃何能脱路。细细反复看了,不解其意,只得拜别佛祖并智广禅师和众寺僧等,出门而去。
且说常未法此日见牛客人去了,并未露出形迹,心中十分安乐。至次日,取出报来,改了装束,到酒妓馆散荡,乃在留痴院。颜妓名唤迎儿,生得有些姿色,是常与未法相熟的。今日一见他来,便笑口而迎,二人相拥上接而来,即吩咐办上等好莱。原来此妓乃是重富欺贫的一个刁猾妇人,客人若有钱的,他便极意承迎;如若使用稍减的,他眉锁春山,诈着恼人之样。
是日见常师父如此大使大用,不知他在何处得许多银子,正要求惠些。于是二人在席上说些风流谑话,当晚极尽绸缪之乐。
到了次日,仍舍不得他别去,又被迎儿缠住了,两人心内自相爱悦。弄得那常和尚把心事尽吐出来,把谋窃牛客人银两之事,说了一遍。那迎儿开言道:“似此你手段真高强了!刚遇奴有个会期,欲借大师数十两银子,未知可否?”未法应允,即在囊中解下来,交与迎儿。迎儿接了,喜之不胜。谁知迎儿口疏,把这话传说出来。那些鸨儿皆是趋炎附势之人,次日见常大师来,便笑口而迎,说道:“今日有个东西与大师一玩。”即把一个玉小孩出来,送与常未法。常看了大喜,说:“世上有如此好宝,真是美玉无瑕了。”因问从何得来?”答道:“是在玉器店朋友处买的,如法师见爱,随便发回些价便可。”未法道:“三十金未知可否?”鸨儿道:“足矣。”于是未法即交清银子,又同迎儿二人排下佳酿快乐。
话说人生乐极必生悲,乃真言也。那些做强盗的人,目前虽是快乐,终要弄出祸来。一日合当事发。那常未法在寺中与一个火官和尚不睦,被他窥出行为,乃悄悄将此事禀与智广知道。那智广闻言,说:“难怪数日少见他出入。”次日,遇未法回来,便将此事向他盘话,他初不肯认,后来见智广说出真情,只得认了。智广先用善言安慰他道:“自此之后,不可乱为了,此次便可放过。若再有这等,弄出来外人知道,连我都有些不便处,”未法听了,唯唯而退。是晚,智广等未法熟睡,弄开门房,把未法捆绑起来,送本县审过,追回用剩之银约有百余,暂贮在官处,且听失主告发再行决断。于是将常未法依国法办了。续后牛勇将此事告官,将金银还了原主不提。
且说圣天子在路上闻得官清民乐,心上十分喜悦,乃日日与日青闹游玩景。时值秋初,爽气宜人,凉风入户,正是”春光最易催人老,怎似秋光长更好。”不说圣天子与日青游玩,话说松江府西南有座广法庵,内有一个尼姑,年可七十余岁,生得童颜鹤发,貌若五十多岁人,法号慧法,专一济困扶危。
遇有富家到此做功德,不甚勒值。手下有个徒弟,名唤妙能,生得十分姿色,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本府有个财主,叫做王百万,夫人张氏,生下一个孩子,年方十七岁,因拣择过苛,尚未定亲。父母爱如珍宝,叫唤王宝珠,生得相貌丑陋,而且懒于读书,专好妆饰衣服,在花柳场中行走。见了女子有姿色者,即便口角流涎,千方百计定要弄上手方休,乃是一个大花炮,外面甚辉煌,肚里一团草。常在广法庵内闲行,把妙能看在眼里,谁是未敢传言,总是巧言令色。谁想妙能无意于他。-日,宝珠诈作许愿,禀过母亲张氏,张氏乃与儿子并几个家人同到庵来。慧法接着,分宾主坐下。茶罢,慧法道:“不知夫人到此,有失迎候,望勿见怪。”张氏道:“不敢,不敢!今因小儿欲保平安,故与我说知,在佛前许下一愿,求老法师代为主办为幸。”说完,张氏取出一封银子,约有数十两,交与师父上佛前香油。慧法接了,即命人排下素斋,是晚备办什物,大吹大擂,作起法来。那宝珠趁此盘桓数日,俾得与妙能讲话,相机下手。不想妙能全不会意,见了他就即便离开,故宝珠无从下手。一晚,妙能因做了三四晚法事,十分眼倦,到夜便在自己房中睡下,和衣就枕。于是宝珠至三更,悄入房中,看见银灯暗暗,乃拨开罗帐,见妙能熟睡好似一朵鲜花模样。情欲难禁,踏上床来,正在动手,谁知妙能一时醒来,看见王相公,便大喊道:“有奸贼在此。”即下床欲走,那王宝珠恐闹出事来,未免累事,起了狠心,把那妙能一脚踢死,将其仍放床上,与他落了帐子,依旧出来。次日慧法起来,许久尚未见妙能出来。初时以为他做了两晚的功夫,捱了睡眼,及至日已将晏,还不见他起来。即使小尼入房呼唤。小尼走入房来,叫了三声,不见答应,乃把帐子拨起,用手来推,方知已死。便大叫一声道:“不好了,师兄死了!”三两步跑出房来,对师傅说知。慧法不禁大惊,大叫一声,昏倒于地,半晌方醒,乃大哭道:“不知何故,好端端的竟死了!”于是与众人来到妙能的卧房,命人抬了出来,看过并无伤痕。无奈何,既死不能复生,而且慧法是最了事的人,只得从厚收殓了罢。
这个没良心的宝珠心上甚是不安,唯是无可奈何。数日,佛事已做完,张氏辞了慧法与众尼,回家去了。且说那妙能阴魂不散,游游荡荡,欲寻王宝珠索命。无奈宝珠旺气正盛,难以下手,且待时而行,乃在左右常常显灵。慧法因他死了,心中不时吐血,那妙能阴灵亦时时在他房内出现,并保护众人,不提。
且说宝珠在家,日日游荡,概不知法律如何,兼且忤逆父母,惹是招非,不时有人告其父母。一日,在书房中得了一病,父母忧虑,急请医调治,一连请了十数个先生,俱未见效。-日宝珠朦胧睡去,见妙能来,咬牙切齿地索命,惟是未敢近前。
如此数晚,俱是如此。父母见势沉重,夜夜不敢离儿子左右。
一夜睡至三更光景,闻宝珠大叫一声。不知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36回 碧连孝感动家姑 紫薇遗宝赐佳儿
下一回:第38回 王宝珠贪淫殒命 录金言警世除顽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