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逢圣主许英谈战法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楼安寝。至次夜又往窗前听候琴韵。果然初更以后,便闻琴韵悠扬,分明听得清楚,道:
琴声弄出怨时乖,丑命生来八字排。年老双亲今已谢,怨仇虽息将人累。累着金刚忠义汉,如今遇祸走天涯。天涯海角何方觅?碧玉情愿结和谐。
圣天子听罢,说:“原来此女弹琴自怨,是因金刚救他,累伊逃难。不若明日访知,我做主,叫金卿娶了他,岂不是好,而且也是了却心中之愿。想罢,下接安睡。一早起来,即唤黄府家人请公子出来。永清出来问安毕,叩问有何圣训?圣天子说:“前金刚所救之王碧玉,即夜来弹琴者是也。朕因听出,琴者说道双亲俱谢了,他云多蒙金刚搭救,情愿配他为妻。你可叫一个伶俐家人,带个老妇前去,对他说知金刚今已是游击武员,叫他来这里住下。再发旨来,召金刚到此,暂借府中成亲可也。”永清听罢,即命人去寻着王碧玉,将言对他说知。
原来碧玉自得金刚救之后,逃住于此,不幸父母双亡,正是十分苦处。只得依着邻妪同住,日夕做些针指度日。今闻此言,喜之不胜。乃辞了邻居,与黄府家人来至永清家中,自有妇人招接入内,不必细说。是日圣天子召金刚来,把此言对他说知。
金刚大悦,谢过起来,永清代他办了酒食什物,就择了黄道吉日与碧玉成亲,真是夫妻恩爱。向众谢礼已毕,夫妻一同上任去了。这且不提。
再说圣天子见事已毕,与日青别了永清众人,取路往探别处而去。话说松江府留仙市上,有个文武双全之人,姓许名曲,生得唇红齿白,相貌超群,文赛周郎,武如吕布,六韬三略,无所不晓,性好交结天下英雄,为是未逢知己。慷慨好施,挥金如土,家财百万,后至父母亡故,把那家资渐渐弄得干净。
有钱时,便多人相识,及至穷了,向亲朋相借一毫不得。无可奈何,只得将产业都尽变卖了。正合着古人有云:人世交结多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纵金言诺暂相许,终是悠悠行路人。
那许英捱穷不过,只得在留仙市上关帝庙前做卖武艺功夫,引动来看的人,如蚁般围拢来。他便老着面皮说道:“列位请了,某因平生性好挥霍,把父母遗资尽用了,只得在此耍枪刀拳棍功夫,列位看的指教,万望勿取笑为幸!”说罢双刀舞动起来,好似寒天下雪一样。初时还见使得有层次,再后见他舞得一团雪花,滚滚来去,甚是好看,见刀不见人。不一时把刀舞完,复又弄棍。但见弄得上打雪花盖顶,下打老树盘根,左打金龙出海,右打猛虎归山。前打金鸡独立,后打美人佩剑。左插花,插花,金较剪,玉搔钗。或则将军棒印,或则美人照镜。有呼风落叶之势,泣鬼惊神之技。真是武艺无双,人材绝品。看的人齐声喝彩,也有赠银的,也有赠钱的,然而尚且难够用度。
若别的卖武,有些银钱,便可够用,惟许英是有钱的子弟,使惯食惯,故嫌打彩的少,便说:“小弟本来尚有趴叶拳脚未弄,欲再耍与诸君共看,无奈诸君但好看耍功夫,不好出钱,故小弟无心弄了。”早恼了旁边一人姓常名恶,因他是一个恶棍无赖,故地头上叫他做常恶。他便大喝道:“看你这人,卖武本是出外往别处去,为是在本处自己门口地方,嫌打彩微少,岂有此理!我知你是旧家子弟,到如今穷了,清茶淡饭也就罢了,尚作此态,我劝你快快收拾了去罢!”一席话,恼得许英红面耳赤,大喝道:“老子在此耍功夫,应该来问候,尚敢得罪于我,就下收拾你便怎样。”常恶道:“你不收拾,我就将你打个大餐!”于是看的人越多,看他二人你言我语,就相打起来。
常恶如何敌得过许英!只得败走去了。许英一路追来,正遇着圣天子与日青偶游此地。见他二人顶头撞来,急上前将二人挡住,说:“二位壮士少停,有话好说,何必定要相打。究竟因甚原故,请道其详。”于是许英把上项事说了一遍。天子闻言,便将常恶喝退了,即与许英、日青共来至酒楼坐下,叫酒保排上酒菜来。许英道:“待小弟往庙前收了场,再来奉陪!”日青跟至关王庙前,帮他收了物件,即往酒楼而来。许英问道:“请问二位高姓大名?”圣天子答道:“吾姓高名天赐,乃北京人氏,与舍亲周日青到此探友,路经此地,见足下如此英雄,何不考取功名,与国家出力,何必在此露面抛头。请问贵姓芳名?请道其详。”许英道:“二位有所不知,某乃此市人氏,姓许名英,家财百万,只因不附生业,专一学习文章、书史并武艺工夫,故无出息;而且性好使费,故把家财耍尽。双亲已亡过了,剩得单身一人,借贷无门,只得在庙前献丑。偶遇二位如此高义,恨小人相见之晚也。”圣天子道:“原来富家子弟偶遭落魄,如足下有意投军,待我举荐,未知心下如何?”
许英听罢大喜,说:“万望贵人指引,感恩不忘。”说罢同饮,至晚方散。于是许英跟了天子一同回昌泰客店安歇。一宿已过,次日用过早膳,三人谈论兵机法略。圣天子说:“孙武子十三篇兵法,佐吴王姬雄占一方,诸侯不敢加兵,张良得黄石公传授兵法,助汉高祖灭楚兴刘,此皆兵法之功也。至于汉末诸葛孔明辅佐刘先主,战必胜,攻必克,多因兵法而行。足下曾闻其说乎?”许英答道:“诸葛孔明乃第一人才,功盖天下,有鬼神不测之机,唤雨呼风之术,只是后人少得其传耳。小子不才,颇学武侯典籍,日夕诵读,一字不忘,若二位不嫌,小弟诵与兄听。”圣天子说:“愿听高论。”许英道:“武侯新书有五十余数,变通有法,逐一分说,内中妙法无穷,深利兵家之用。胜败篇云:‘夫贤才居上,不屑居下,三军悦乐,士卒畏惧,相议以勇,相望以威,相劝以刑,此隐胜之理也。若三军数惊,士卒惰慢,不恩威并施,人不畏其法,此必败之道也。’大势篇曰:‘夫行兵之要有三,一曰天,二曰地,二曰人。天势者,日月星明,五星合度,风气调和也。地势者,城峻重崖,洪波千里,石门幽洞,羊肠曲径。人势者,五圣将贤,三军用礼,士卒用命,粮足备善。用兵者因天之时,察地之势,依人之力,则所当者无故,所击者万全矣。’地势篇曰:‘夫地势者,兵之助。不知战地而欲求胜者,来之有也。高山峻岭,曲径深林,此步兵之地也;平原荒野,大地沙漠,此车骑之地也。
倚山附涧,高林深谷,此弓弩之地也;草浅土平,可前可后,此长战之地也;芳草相密,竹树交横,此枪矛之地也。’论情势篇曰:‘夫将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速死者,有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志而心快者,有谋而懦弱者,有勇而轻死者,可暴也;心急而意重者,可人也;识而情缓者,可袭也。’论圣势篇曰:‘古之善闻者,必先揣敌情而后图之。凡师老粮绝,百姓愁怨,军令不习,器械不修,计不先破,外救不至,将吏刺剥,赏罚轻重,营阵失措,战胜而骄,可以攻之。若任贤授能,粮草足备,甲兵坚利,上邻和睦,大国应接,敌人有此者,引而避之。’此是论其大略而且。孔明行军调将,历代军师能及之乎?但小弟未得其真耳!”言罢圣天子亦深服其论,乃说:“夫用兵之道,即如马幼常云;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也。故诸葛孔明亦服其言,此兵法所无也。是绝妙兵法,可在孙吴之上。”于是谈至天晚。次日,圣天子对许英说:“吾与本省庄巡抚是至交,我有书一封,荐你到彼,自有好处。或得一官半职,须要尽忠报国,惜士爱民为是。千万勿负我言!”说罢,即手写一诏,付与许英。许英接过,即上前拜谢相荐之恩,辞别三人。投庄大人去了。
圣天子见许英已去,乃与周日青别了店主,往寻胜景而去。
不知所到何处,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士慈心叨御赐
下一回: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孝子遇水无灾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话说那金刚因打了不平,救了王碧玉,一时力猛,把张公子踢死,十分着急,有路即走,因此事人命关天,非同小...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