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颜少女遇金刚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亦皆重孝也。故一孝字无不能挽回黎民,看此可以悟矣!惟愿今人把忠孝二字时刻不忘为是。且说天子与日青来至苏州一个闹热市上,十分挤拥,原来这市倒也十分兴旺,舟船大客商等,俱皆聚集此市,往来人马不绝,这叫做如云市。有数千铺户,乃略一行过,便与日青授下客店,即叫店主备了几色上等好菜来。店主答应一声,不一刻便列桌上,日青在下位相陪。酒过数杯,圣天于偶抬头想道:“朕今来此玩游,逢奸必削,遇寇必除,不知革尽几多贪官污吏,可见食禄者多,尽心为国者少也。然则世态如此,亦无可如何。”想罢,即用晚膳,就被而寝。忽见一轮明月当窗,乃执笔吟诗,诗曰:
皓皓当空赛镜悬,山河摇影十分全。
琼楼玉宇清光满,水鉴银盘爽气旋。
万里此时同皎洁,一年容易又秋风。
处处窗轩吟白雪,家家院宇弄朱红。
今宵杀静来斯地,游玩时逢兴自然。
吟罢,听得远远有读书之声。仔细一听,所读系《离骚》经。次日,即与日青寻到其处,只听读得高山流水,正在门前,便向在侧凉亭中坐下,不提。且说此地有一个偷儿,十分力大,但遇他手,任你抱住般大的桅,他即能应手而折,故乡人起他一个混名叫做铁汉。一日,探听得这里有个白面书生,独自一人在此读书,何不今夜越墙而进,偷他一个干净,料无人帮手。
于是左右前后行过,看清上落道路,然后方去。日青见他蛇头鼠目,在此东张西望,必定是偷儿无疑了。乃说与圣天子知道,即于是晚自亭上等候那贼来。原来此处叫做深柳堂,是本处富家姓金起造。那些子弟辈不下数十人在此读书。刚好此数日各人有事去了,单剩下金三郎在此,并书童一个,名唤禄儿。惟是金三郎与众人不同,专一勤习青史,以求博得一名,以慰亲心。凡有高兴会景,俱不出门。日日闲门绝客,而且胆大之至,鬼贼妖魅俱都不怕。曾有夜偷到此,却被逐回。也曾有鬼混他,他曾与鬼共战一夜。有个大头鬼到此吓他,初来其头大如斗,眼如银铃,手若蒲扇,舌突如蛇,伸伸缩缩,高不满三尺,令人见之不吓死也要害病。惟是他偏偏不怕,将一个竹篮用纸糊好了,画着五官,套在头上,与他相视,其鬼又变做身高丈二,头顶屋瓦,他又将竹接长双足。其鬼无奈何,只得避之而去。
此非是鬼怕其大胆,乃怕其忠厚孝义也。
话休烦絮,再说那铁汉是夜饱食一顿,带了绳索什物,来到深柳堂外,看静些然后下手。不想日青定睛看实,因在黑暗,故铁汉不见。守至夜深人静,然下手时,正三鼓月明如昼。人道:“做偷儿的偷风其偷雪,偷雨莫偷月。他偏在明月时下手,无奈金三郎夜读不倦,至五更都未睡。那铁汉等得不耐烦,乃将索向瓦面一掷,早登瓦上,慢慢踏将下去。这三郎早已醒了,诈作不知,待他前来,再为收拾。即脱衣假寝在床上,少顷鼻息如雷。铁汉便作鼠声,三郎又诈作不知。铁汉即欲开衣柜箱等,被三郎手拈一条大麻绳在后,看正那贼一索捆住,便将膝一顶,乘势推在地上,叫醒书童,共将他绑起。日青在瓦面上看得真切,见这书生如此本领,不用动手,乃慢慢回店去了。
于是金三郎把铁汉绑起,即叫书童安排酒菜,乃问铁汉道:“你今被拿,有何理说?”铁汉说:“今已被擒,纵然力大也是无用。但求宽赦,感恩不忘。”三郎说:“你如肯改邪归正,我就放了!”于是把他松了,“如今排下酒肴,与你一醉何如?”
铁汉上前谢过,拜别而去。自此有偷儿到此,知是金三郎,俱不敢动手,这且不表。
再说日青将此事说与圣天子知道,叹道:“真正是读书人无所不能了!”次日即别过店主,往别处去了。话说本处西村有个小姓人家,姓王名全聚,妻万氏,夫妻二人年已六十,单生一女,名唤碧玉,年方二八。生得:容貌似海棠滋晓露,腰肢似杨柳舞东风。秋水精神瑞雪飘,芳容嫩质更妖娆。王老夫妻二人爱若掌珠,常以千金之器重之,他日欲将此女致富,惟是此女虽是贫女,也会得琴棋书画,件件精妙,每日不是长吟,定是低唱。每有富贵争婚,他总是不肯。一日,有个本省提台之子到来求亲,那公子名叫张效贵,是张安仁之子,生得十分丑陋,恃着父亲一品大员,倚势凌人,专在花街柳巷,无所不为。一日见王全之女十分姿色,即央媒婆去说,谁料王碧玉要试过才貌双全者方许。公子无奈,只得打扮华丽,同媒婆来到王家。用了名帖来见,礼毕,王老开言道:“公子光降,蓬荜生辉。”张效贵说:“闻千金要面试,故特到此领教。”王老道:“请公子客厅少坐!”遂命碧玉隔屏听试。碧玉看他十分恶劣,心中出一个题目出来,乃写灯谜道:
或如天兮或如地,或伴佳人或赠贵。或如忧兮或如喜,或笑春娇兮或逞媚。或悲白发老将至矣。
灯谜就是镜子,公子看了全然不解。便老着面皮道:“今日饮酒过多,心思不好,待明日再来。”说完急急望前而去。
回至家中,自思一个提台公子,反被村女所难,好不苦恼,便心生一计道:“量你这女子有多大本领,明日着家丁二三十人抢了便回,岂不是好?”主意已定,过了一宿,即唤集二三十个得力之人,手拿兵器,来至王家。不由分说,将碧玉抢去,扬言王家欠他银两,将女抵债。路上看的人知他强抢,无人敢救。这时过来一人,亦是本处人氏,姓金名刚,专打不平。见公子强抢女子,好生无礼,知是提台公子,不敢动手,乃说:“青天白日抢人家女子,怕于礼上说不去。请公子放了罢!”
公子说:“你这乞儿!”金刚说:“我不怕你人多!”公子生性暴躁,上前便打,但那里是金刚敌手,被金刚一拳打死。家丁逃回报知,提台气极不堪,即问凶手何人?家丁答道:“是金刚。”乃画影图形,四方追捕,各武营亦尽心捕缉,十分严紧。不知金刚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程春孝解忿破愚关
下一回: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士慈心叨御赐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