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程春孝解忿破愚关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相契的,二人极其合心如意,胜过同胞一般。后闻他上山学习功夫,是以生疏了。后又闻他代友报仇,高搭擂台,意欲一会,只因有病在身,未能相见。及雷大鹏擂台丧命,十分伤感,思欲为他报仇,怎奈双亲在堂,时刻管束,故未敢轻动。今已父母去世,此身视为乌有,不若前往新会城摆下一个擂台,看胡家有人出来,待至百日之后,好来耻笑新会之人。于是吩咐家人看守门户,带齐十八般兵器,一路往新会城而来。因他自小拜雷老虎为师,后又得李小环教习,学得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最好一对十余斤板刀,又善使一对如拳大的飞砣,俱有神出鬼没手段,而且练得浑身如铁,两臂有几百斤之力。生得身材矮小,人人都唤他叫铁臂子,故恃着自己的本领,欲与雷家雪报旧仇,惟是到了新会城,无有相识,何摆得擂台?因想起父亲在日与黄守备极其相得,今想他在新会城做守备,何不投奔他,求他出个长红标贴,并请他的兵丁弹压擂台,岂不壮助威风?
想罢,立定主意,一路来至城中,投店安歇。一宵已过,次日即问了店主道路,寻守备衙门而来。取了一个世侄名帖,烦门上人传了进去。不一时,便传请进去。于是整衣踏步至花厅上,向黄守备叩拜已毕,起来站立一边,那守备名叫国安,乃开言问道:“贤侄不在家中,到此何千?”全忠答道:“叔父大人有所不知,小侄幼与雷大鹏结为生死之交,雷大鹏丧在胡惠乾之手,十分痛恨,时刻不忘,欲设擂台与友报仇。”说罢泪如雨下。黄守备答道:“小小之事,何须伤感?明日即命他们搭了擂台,扈从兵勇,任从贤侄所用。”全忠称谢不已,“若得如此,生者叩恩,死者戴德于地下。”于是黄守备吩咐备美酒与全忠接风,饮至夜深,各各安寝。至次日,守备即吩咐众兵役着人高搭擂台,要在宽阔地方搭起一个三丈高插台,台侧又搭一座,壮丁厂摆齐五色兵器,分外鲜明,选三四十个精壮兵丁把守,十分威勇。台上横额写着“清恨台”三个大字,两边一副五言对云:试吾新手段,泄我旧冤仇。台左挂着一张告示道:
新会营,守备黄为晓谕事:照得李全忠乃义气深重之人,为雷大鹏之仇未报,故特到此报却前仇,而雪友恨。
有胡惠乾子侄亲朋等不妨上台比武,二家生死不追,并不许带军器,拳脚相交。无论诸色人等,皆可上台比试,为儒释道三教不敢领。如过百日之外,无得异言。有能为胡惠乾相交好者,不妨上台。先此言明,拳脚之下,势不容情,各宜知悉。毋违。特示。
是时过往人等,未曾见过打擂台之事,十分欢悦,携亲带友到城相看。那些摆卖什物的,犹如出大会一般,十分闹热。
再说李全忠择定八月初十黄道吉日,正好开始,且此时中秋天气,又极凉爽。到了此日,全忠打扮得十分威猛,但见头戴青绉软包巾,身穿湖绉夹袍,内着红锦小战裙,内戴护心镜,下着绿绸夹裤,足踏多耳麻鞋,一路乘马,跟随守备到擂台而来。
众兵役早已迎来守备,在厅坐下。移时,守备去了,李全忠来至台下,将身一纵,早已上台。看的齐吐舌道:“有如此纵跳之力,怪不得敢开设擂台了。”李全忠向台下将手一招,说道:“小弟是本府人氏,因与雷大鹏有生死之交,后因同胡惠乾比武,被他暗算,伤了性命,至今冤仇未泄。故特到此,倘有胡惠乾亲属并诸色人等,皆可上台比试,不许暗藏兵器,拳脚对敌。如无能者,不可上台,恐枉送性命,因拳脚之下,实难容情。诸君请为谅之。”说罢,脱下绉袍,坐在台中不言。来看之人如山如海,拥塞不堪。看看日已酉刻,无人上台比试,只得收拾下台,仍旧往守备衙门而来。国安问道:“贤侄,今日上台打了几个亡命?”全忠说:“半个俱无,必多是无能之人,故不敢上台了。”守备亦是个好胜无用之人,听了此言,暗自欣喜,称赞金忠先声夺人,故闻名俱不敢比较,于是置酒款待。
明日全忠辞了守备,又往擂台而来。杨威耀武,一路摇摇摆摆上了台上,依前又说一番,仍无动静。一连五十余日,皆是如此,来看的人亦渐少了。话休烦絮,且说本处县城外有一个古槐村,村中有一人姓林名发衍,年方十七岁,生得面如冠玉,唇如涂脂,温婉如处女一般。椿萱并谢,兄弟靠在舅母家过活。
自小从教师学得浑身技艺,力大无穷。身材虽小,但练得如铁一般,两眼向日中炼就金睛闪闪,夜来灼灼有光,能白昼见星,起他一个美名唤金眼彪。与胡惠乾是至交,闻得胡惠乾被欺之时,他尚未曾学足功夫,故未与他出力相帮,再者见胡惠乾得胜,十分欢悦,到如今又见雷大鹏之友到来报仇慰友,独我不能与友开交么!于是别过舅母,一路往新会城而来。在永安客店住下不表。且说李全忠摆设至八十多日,未逢敌手。战了数日,都是无用之人。那日来至台上,对众人说:“今小弟到此八九十日,尚未见有对手,想必胡惠乾之亲友,个个知他前理俱亏,故不敢上台比试了。”且说林发衍见是天气晴和,正好比较,乃问了土人,一直至台下。只见那李全忠坐在台上,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发衍漫漫挨至台边,四面看过,将手在人肩上一拍,早已跳上台来,把李全忠也惊一跳。见他小小年纪,不是武艺中人,便道:“你这小生上来则甚?此处是擂台比武之地,不可上来,快下去罢!”林发衍喝道:“你这杀不尽的狗子,认得老爷么?”全忠道:“我不认得无名小子,快报上名来!”发衍道:“你静听站着,吾乃胡惠乾之友,名唤发衍。
你这亡命,可报上狗名来,好待我早早送你归阴!”全忠道:“我乃雷大鹏义弟李全忠,为他雪冤报仇,要命者早早下台,不然死在目前。”发衍更不答话,挥拳就劈头打来。李全忠低头一闪,亦还拳向正面上打来。你猛我狠,林发衍勇如虎,拳头好是雨一般;李全忠双手一展,用一个黑虎偷心之势,将右手用尽力气一拨。林发衍拨开他拳,左手五指如铁钩一般,望定全忠胁下插将过去。全忠急将身一纵躲过,两个搭上手,挥开四个拳头,一去一来,一撞一冲,一个为友报仇,一个代友泄恨。两个都是自小学习的功夫,故分外流利。一俊一恶,十分好看,真是杀得天愁地暗,日色无光,沙尘滚滚,初时见他两个你来我去,我送他迎,后来只看好如一围黑气滚来滚去,看的人不住声赞好。
看看战至金马西坠,明月将升,二人住了手,说道:“今已夜了,明日再比罢!”你道让他多活一天,我道让你性命多留一晚,各各回去,用过晚膳就寝,待至天明,早膳后各自装束停当,再上台来,暂且不表。
话说本县城东南有一个长者,姓陈名玉,字奉孝,又名陈孝子。因他事母至孝,故起他一个美名。家私百万,年约三十来岁,夫人吴氏,尚未有子,极其疏财好事,救困扶危,怜孤恤寡,专做善事,救济急难之人。但有难解难分之事,他一到了,无有不能解者,今闻得城内高搭擂台,为友泄仇,又闻得是雷大鹏之友,再又闻胡惠乾之友又来帮友报怨,于是别了妻室,取路至城内,寻着擂台所在。再说李全忠是日早早到了擂台,林发衍亦随即到了。二人正欲动手,忽听台下有人叫声:“二位壮士少停,小弟有话说。”于是二人住了手。他便往往捱上台来,向二人拱手道:“今二位俱是为友之事,果然义气深重了。莫若依小弟愚见,罢息此事为好。”李、林二人开言问道:“请问长者高姓大名?”陈玉道:“我姓陈名奉孝。”
二人听了,齐声说:“原来是程孝子,失敬了!闻名久矣,今幸相逢,甚慰生平。既长者前来解释,即便依了。”奉孝大喜道:“成语有话:解仇忿以重身命,真不谬也!”于是李全忠命人立即拆去擂台,与程长者一路往守备家而来。对守备说知,各各见礼已毕,守备亦重程孝子之名,就在衙中排下佳筵,在花厅留长者在此共饮,至夜方散。次日各各辞去,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30回 东留村老鼠精作怪 飞鹅山强贼寇被诛
下一回: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颜少女遇金刚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