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回 东留村老鼠精作怪 飞鹅山强贼寇被诛

话说周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辞了黄公子众人,一路往那闹热之所游玩。行不上二三里,只见三群五队百姓走来,口称有妖怪白日出现害人,故此走避。
圣天子便问在何处,众人说:“不可去,恐见了妖怪,难以走脱。如果真要去,前面‘青松翠竹环回地,绿水烟村数十家’即便是了。”日青寻路来至村边,只见一位七八十岁老者坐在村口,便说:“请问老丈高姓贵名?因何青天白日有妖怪迷人?请道其详!”老者说:老汉姓林号立德,乃本处人氏。
此村乃叫做东留村,村中有个财主姓马名建仁,家有百万家财。
夫人王氏,单生一女名唤珠儿,生得貌赛杨妃,身如弱柳,诗词歌赋,件件精通。因去年八月十五中秋贺月,被妖魔乘风摄去,今已数月,并无踪迹。今岁又来打扰,不知是这个旧妖怪不是?现在村中,夜间更为猖狂。这妖怪生得:青面红须赤发飘,黄金铠甲亮光绕。果肚衬腰丹桂带,拔胸勒肠步云绦。一双蓝靛青筋手,执定追魂请命刀。要知此物名和姓,声扬二字是黄袍。曾请过好多道士、和尚、法师,俱收他不得,反被妖怪赶得几乎性命不保。如今已无人敢惹他收捉了,反而要众人朝夕礼拜,要香花酒馔供养,不然就飞砖掷瓦,兼且罗唣少年妇女,更是可恶。二位客官,你说恼惧不恼惧呢?请教客官,从何处至此,料非本处人氏。贵姓尊名,因何事到此,请为示知!
圣天子答道:“我乃北京人氏,与本省皮巡抚大人是好朋友,故无事特与舍亲周日青到此探问。我姓高名天赐,擅能收妖捉怪,驱邪逐魔,任他是三头六臂,法力高强,都不惧怕,包管见了我就永不敢作恶了。烦老伯引进,待我与本地上除了这害。”林老闻言。十分欢悦,说:“既是高客官有此手段,是我村中之福也。”于是提拐急忙引路前进,至一处大花园边内,便有几个少年出来迎接进去,在那牡丹亭坐下。一个老年先开口问说:“请问客官贵姓尊名,到此可能收伏这妖魔?不知要不要搭坛?一一求为示知,俾得依法备办就是。”日青代答道:“他姓高名天赐,乃北京人,到此深友,因行至此,偶闻林老大言,府上有那邪妖作怪凌人,故到府上以除此怪,以安人民。某自姓周名日青。请问足下尊姓贵名?妖怪见时到此?”少年说:“小子姓林名叫玉哥。此怪是前月初到来的,至今月余,已闹过了十余次。日间在园中作怪,夜内在屋内将人迷惑。然已是请过多少方士、法师到此,俱未能治服。今日幸得二位到此,收除必矣!”那高天赐说:“不用搭坛、书符、念咒,又不作持斋请佛,但请我二人用了晚膳,待我夜来捉此妖怪便了。”于是林府家人手忙脚乱,打扫花园,扫得十分干净,请那二位客官用了晚膳,再为捉怪。
圣天子与日青、林老大、少年四人,在席上谈些济困扶危之事,二人听了,各喜悦不胜,原来都是喜为善事者。晚膳已完,高天赐便与日青二人结束停留,手持宝剑,大踏步往屋内而来,妇女早已避去,看看来至房中。二更时分,见来了一个青面黄身老怪,风过处,令人毛骨悚然。但见他打扮得:头戴紫金箍,身穿金毛小战袄,下着水波纹豹皮靴,足踏小铁车球。
面上一部胡须,手拿铁尺,恶狠狠眼如老鼠,嘴如金蛇,跳舞而来。周日青不慌不忙举剑望那怪劈头便砍。妖怪急架相迎,一去一来,左冲右突,大战有数十个回合,那怪越战越精神。
日青看着敌不住,有些气力不加,正待要退败下来,圣天子看了急忙上前,持剑接住厮杀。日青趁势退下。妖怪见有人上前接战,乃大逞妖法,手中铁尺如雨点打来。三人好一场大战,直杀到三更时分。妖邪手段怎及至尊,战三四十个回合,那怪有些怕怯,借金光遁走去了。
圣天子正在大喜,转身吩咐收拾安睡。霎时一阵狂风,腥气迷漫,风过处,又来一怪,比前打扮都是不相上下。于是命日青在右,自己在左,定睛看那二个妖怪怎样来法?原来后来一个浑身如银白的一般,跳蹿伸缩,极其伶俐。二人各各举剑向定妖怪当胸便刺。二妖见来得凶猛,也举兵器相迎。你来我去,看看将有四更天气,日青二人力气不济,似有些敌不住了。
话说当今天子有百灵扶助,本处土地与值日功曹见在危急之际,早请了一只金睛玉面猫精来。此猫在西山已修炼有年,未成正果,方今正好叫他来收伏这两只鼠精,受封便成正果了。道罢措阵神风,一霎时即到了西山藏修洞中来传旨,命他往林家园去救圣上,便可受封成正果。守洞小童即入内与玉面真人知道,立即谢过功曹,然后吩咐小童看守洞门,我去就回。小童领命,玉面真人即随功曹火速来至林家花园。只见二鼠培与二位高人在此大战,看那高年者头上现出金光,谅这位必是当今天子了。
乃现出真形,运气炼睛,只往老鼠精项上咬去;黄毛怪见了,魂不附体,正待要走,已不及了,早被咬死,跌在一旁。这个老鼠见不是头路,欲逃走,又被咬死。一对鼠精现出原形,死在地上。圣天子与日青见了,一派寒光,霎时不见了。只道二妖敌不住,如前借法逃走了,不知是玉面真人所胜。于是真人复回衣冠之体,上前叩拜圣天子。高天赐大喜道:“原来是法士,失敬了!”真人道:“岂敢,乃两只鼠精,一黄一白,俱已修炼多年,因性好贪淫,故许久未成正果。因摄了林家女子,不知藏在哪里,待我再去看来。”将身一跳,早上半空,把金睛往下一看,原来是被收在一个深山积云洞内。便将身跳入洞内。林家女正在啼哭,猛见来人疑是鼠精,更嚎啕大哭起来。
这边真人道:“不用惊慌,吾乃玉面真人。黄白二鼠精皆被我杀了,特来救你回家。”林珠儿闻言,喜不自胜,急忙收泪,乃上前答谢。真人说:“此乃小事,何须挂齿!”便借神风把珠儿随手一带,早已来到了林家庄前,下落云头,叩门而入。
家人见了,悲喜交集,不一时同真人来至花园内,并向高、周二客人纳头便拜。圣天子把他一看,见玉面真人生得潇洒磊落,有仙风道骨之状。又见他有功于世,乃问道:“道长仙踪寄迹何处?”真人道:“贫道不过在西山藏修洞炼气耳,因承功曹之命,叫我来搭救当今,并收除鼠怪。今把两只鼠精剥了皮晒干,以驱各样虫蚁。将骨肉弃于那大江之中,以祭鱼腹为妙。”林府家人齐来围看,原来是两只大鼠,一黄一白,大约有水牛般大,家丁扛抬去了。这里日青道:“今已收除妖怪,救了林家女子,应该是真人之力,契父可封他一个法号,好早成正果,以报他收伏之功。”圣天子即宣玉面真人上前跪下,乃封他为伏魔仙人。道士叩头谢恩,借一阵清风去了。日青又请封林珠儿一个女道士之名,带发修行。圣天子便封他为贞节道姑,起牌坊匾额,可见我国朝恩典隆重了。珠儿谢过,入内去了。于是林府众人大排筵席,致谢并请四亲六友,到来庆饮,忙乱了十数日方完。圣天子恐怕人多识破,不便出入,急急辞了林家,往各处游玩。林府众人苦留不住,只得备酒送行。酒罢,便送程仪三百两。圣天子本欲不受,无奈他苦苦强送,只得命日青收了起行。这里林建仁并合一家年高者,送至十里方回。
不说日青引路往别处去了,却说松江府东去一百二十里,有座马尾山,山上有三个大王,屡屡打家劫舍,左右百姓甚受其害。大王周通,二大王马大洪,三大王吴奋蛟,皆是武艺高强。有一个军师名唤贾少成,山上亦有二三千人马。一日无事,三个大王与军师议论,方今人马众多,粮食不足,自古道足食足兵,然后可能久守。如粮草不敷,一生内变,为之奈何?莫若军师选一千二百名精壮喽兵,分东西南北四路,东一路由大王领着,喽兵三百,偏将三员,打从东路而去,准以明早下山,明晚二鼓到齐。闻连珠炮响,方许杀奔孔家庄去。且待四路到齐,各用一百五十人守路,一百五十人入庄,不可多抢,约可支敷粮草便可退兵。先用偏将两员押银两,并一百五十名喽兵回山后,正将与偏将押后,一百五十缓缓回山,不得错乱。倘遇官兵追来,只可杀败他,再出个妙计,往那处借些粮草回山,另作商议。如若不能,一任动兵。贾军师道:“闻得苏州有个富户姓孔名方,家财数百万,性至悭吝,与一大斗,小秤出,大秤入,十分刻薄,故取他一个花名叫做火砖梨,欲咬他一啖,反被他索去口水,虽时节亦不食肉,而且他的家财俱是谋占得来的,抢拣他些回来,不为过。惟恐官军追捕。莫若我等分作四路而去,如何?”周通道:“此计甚稳,任凭军师调遣。”
于是贾军师吩咐切不可杀害,恐怕朝廷一动大兵,此山则难守了。或者三年五载,官长奏闻朝内,得招安,也未可知。于是又吩咐马大王亦带三百喽兵,三名偏将,打从南路而去,明晚二更到齐,闻号炮响,方可分兵一半守路,一半入孔家庄内。
又命吴大王带领偏将三员,精兵三百,打从北路而去。一到了,先分兵率一半入内,一半守路,闻号炮响,方可动手。三人听罢,各各起程去了。贾军师自带了三员偏将,精兵三百,浩浩荡荡奔往苏州而来。共喽兵一千二百,或扮生理之人,或作行乞之状,挑夫公人,一一打扮不等。至次夜二更时,各各到齐。
军师这里把炮一响,各分兵一半,守得庄外铁桶相似。六百喽兵齐入内,吓得庄丁家人急走入内报知那火砖梨,立即吩咐各精壮庄客,鸣锣喊救,排定石灰枪箭,遇贼即放灰炮,然后放箭,又放鸟枪。贾军师见如此有法,乃驱前队与他厮杀,后队暗暗混入内室,把那些妇女尽皆绑起,慌得无胆妇女急急说知银房。众贼兵抢去不多,出来即便走去。偏将把手一招,各人呼哨齐走,庄丁退出。怎奈守路之贼个个是生力之人,倒把庄丁杀退,及至军到来,贼兵去已远了。这里孔方是人人厌憎的,故此无人着力救他,及至报官验过,知是失去有限,本处长官追捕就是了,按下不表。
再说马尾山众人得意洋洋,一路回山而去。至敬忠堂上,众大王看过,收库已毕,大排筵席庆功,按下不表。且说此山南七十里,有座飞鹅山,山上亦有大王,一个名唤姚飞,混号飞天人,有万夫不当之勇,手下兵丁约二三百名,行为不正,抢夺妇女上山,无恶不作。
话说那姚飞一日带着二二十个区兵下山消遣,来至一个村落,时天气炎热,赤帝司令意欲寻个地方乘凉,正往兴闹处来游,买杯茶止渴,却又无茶店,只得在那人家借杯止渴,不想遇着一个少年妇人,姚飞见了魂飞天外,魄散九霄。众喽兵见了问道:“大王既是来这里求茶,为甚总不言语?”姚飞说:“我今见前面横门口之女子,连口都不渴了。你众人有何妙计与我擒他来,重重有赏。”于是众喽兵上前,一齐动手,将那女子抢夺去了。这里姚飞押后,一路如飞跑回。行至半路,刚好此日周通下山游行,与军师众喽兵等二三十人见了,知道此等抢人妇女的强人,非是好汉。又听见那女子大声喊救,口里千强盗万强盗。周通上前问道:“请大哥放下此女子,小弟有一言冒撞,未知可容讲否?”姚飞说道:“我就将他放下,看你等无名之辈,不是对手,奈我甚么!”便将那女子放下,便说:“有话快讲!”于是周通上前向那女子问道:“你这女有甚说话,从头实说,有我等在此,断不怕他抢你回去,纵有天大事情,我担当,送你回家便了。”那女子哽哽咽咽的答道:“奴本聚贤村人,姓伍小名若兰,因今午在横门口乘凉,被这贼窥见,初时意欲借茶解渴,后来见了奴家,便起下不良之心,唤了二三十个亡命贼人,青天白日,抢我回去。今幸路逢列位英雄,望求搭救,感恩不浅。且小女子已许字本村胡秀才为妻,万望救了小女,则感恩不浅了。”说罢,呜咽不已。周通乃上前与姚大王讲情,说:“请问大哥,几时下山闲游,有阻行踪,望祈恕罪。你我大略都是一当之人,万看小弟薄面,将他放了,真是天大人情了。”说罢深深下揖。姚飞说:“我不怕你有两个兄弟,人马众多,你有本事尽管拦阻,若能胜得我手中大刀,任你送转他去。”周通大怒道:“不识抬举的匹夫!尽管放刀过来,我不怕你!”二人搭上手,刀来枪去,战有许久,看看有些招架不住,两边兵丁互相混战,周通心生一计,向那女子丢个眼色,若兰会意,在地上撮了堆沙尘,向姚飞正面上一撒。
姚飞不提防,被沙土封住眼目,不能抵敌,只得败将下来,且战且走,一路奔回山去了。众喽兵见大王已败,亦走的走,跑的跑,一路而回。这里贾军师说道:“不可追赶,让他去罢!”
周通命雇了车儿,送伍若兰回家而去。再说姚飞回至山上,设下一计,莫若明日点起人马,到他山上,出其不意,杀得他落花流水,以泄胸中之恨。主意已定,此时天将已晚,吃过夜膳睡下不提。
且说周通与贾军师二人吩咐众喽兵先回山寨而去,我等不用随伴了。众兵听了散去,取路回山,时已初更天气。周通二人来到杏花楼。这楼起造十分华美,牌上写着:“海鲜炒卖酒宴点心俱全,任意停车小酌。”于是与贾生入楼而来,至楼上坐下,吩咐店小二将好酒美菜搬来对酌。贾军师说:“今日之事,姚飞虽然败去,其心定然不甘,明日必当有犯我山,我们在此过宿一宵,打听事体如何,若我兵胜了,自不必言;我兵若不济,可在他山上放起火来,他定要回救,那时前后夹击,使他首尾不能相顾,不怕他猛勇,你说好否?”周通说:“此计甚妙,可先往他山脚等候他下山,即便跟他,看其厮杀,回若贼败走,亦截杀一阵,若他得胜,即在他山上放火。”二人商酌已定,次日在路口听候,果见姚飞带领二三百人马,杀气腾腾,往马尾山而来。乃徐徐行之。将到山脚,便闻喊杀之声,战鼓喧天,喊声大震,看看天色将晚,见姚飞一路败走而来,他便知马尾山兵胜,乃急向前把那些失散喽兵截住,杀他一回,余众走了。不一时,姚飞又到了,见后面追来甚急,前面自家之兵又不见了,只得尽力向前而走。军师同周通看得清切,挺着兵器向姚飞亡命砍去,姚飞措手不及,呜呼一命死了。
周通便上前混作一处,驱兵直捣飞鹅山,尽降其众,搜了库银粮草,放火烧了山寨,一路打得胜鼓回山而来。又得了百余兵并许多粮食、枪刀、器械,自此威声远播,左右草贼都归附之。
官兵见他义气之贼,亦不甚理他。因有四五千人,粮草不甚够支。一夜,周通三更时分得了一梦,十分奇怪,梦见一位老土地报与他知,说道:“当今天子在天香楼被困,可即前往搭救!”这是何兆?明日醒来告诉军师贾少成说:“近闻得圣天子下游此地,未知果然否?神人报梦,尽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明日可点二三百精壮喽兵,并我等四人下山而去.留下偏将守山,命个熟路留春洞者,先行一路,慢慢而去,在路上毫不惊动百姓。”暂且不提。
却说圣天子与日青这回来至天香楼,便上楼来,欲访那黄永清等。一上楼,便有许多歌女美人上来献茶,道万福已毕。
圣天子即命他等摆上美筵来,并问黄永清三位公子可到否?丫环答道:“数日俱未见来,大约家中有事,亦未可知。”于是摆上山珍海味,正与两个歌姬倾谈,一个名叫遂心,一个叫水心,酒过三巡,遂心便按琴弹一曲忆秦娥,音节婉转,令人听之万虑俱消。正欲再弹,忽丫环奔来,说道:“黄公子等三位来了。”正说时,三人已上楼来,一见高、周二位,喜不自胜,乃道:“今日正思着,不想又都在此相会,真三生有幸也。”
圣天子道:“高某亦思着二位,因此特地相访,不期大家在此相会。”即命小仆至厨下取上等酒馔来。不一时,把残席收去,重新摆过一桌。于是绮云等亦各来到,一并开怀畅饮。
且说本处有个游棍,名叫冯必忌,专门出外攀结那些行街先生,无恶不作。风闻得当今圣上来游此地,惟是不知落在何方,相与一个草寇,名饶未达,今访知高天赐在此,将天香楼团团围住,声称:“要五万银子使用,立即交出,以济急需。
不然动手抢入楼来,看谁是高某,知他本事高强,待来请教!”
说罢,渐渐逼上楼来。那冯必忌与饶未达两个强盗十分凶猛,一个手持钢刀,一个手持长枪,力大无穷,拥上楼来。日青与圣天子不能抵挡,院中众人更是无用,看来战有三个时辰,尚不能胜贼众。正在危急之际,圣天子正在心急,忽楼下贼兵往后便退,一偏将贼砍开脑袋而死。那吴奋蛟也杀了饶贼,一并捣了首级。那些小兵见贼头已死,无心恋战,退下楼来。正遇着周通等四众,杀得喊苦连天。冯贼被周通一刀,喽兵亦被杀得干干净净。
圣天子与他四人相见,问了姓名,即封其为都司之职,暂且回山,并有旨一道,即日向庄大人巡抚处投递,便可有缺,尽心报国便了。于是周通等四人谢恩去了。黄公子等三位这时方知高天赐是当今天子,急上前谢过,便请圣驾到家暂住。天子看其意诚,只得相从,往黄永清家而来。于是张、李二公子亦常上黄永清府上,求圣天子教习文韬武略,甚为得意,并求旨意一道,把那天香楼众粉头救出,赦其回家,以免在苦海中受苦。并求将绮云、瑞云、采云三人赐配与三个小子。圣天子见他三人俱是才貌双全、忠厚之辈,只得依了。三个公子得了绮云等意中人,满心称意。一日圣天子想着一个去处,即辞了黄永清等而去。三个公子苦留不住,只得备酒饯行,送了程仪,送别去了。不知又往何处游玩,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29回 蕴玉阁狂徒恃势 天香楼义士除顽
下一回: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程春孝解忿破愚关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