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回 蕴玉阁狂徒恃势 天香楼义士除顽

话说黄生众人正在吟罢酒令,忽听得芙蓉花下一声响亮,不知何故,吓得众人欲走,乃见一个白须老者从花底出来,年可七十余岁,生得童颜白发,飘飘有神仙之状,拱手道:“老汉乃司花之神,感君等至诚祭奠,怜香惜玉,以饯春归。故至诚感格以至吾等,受鉴无可以报,欲救若等脱离苦海,免在尘世中如此碌碌无奇也。”众人闻言,惊魂方定,知是神人,齐齐合掌下跪,口称:“神圣降临,望求超拔弟子等男女众人,离了人间尘世,情愿打扫仙真洞府,也是欢喜的。未知神圣可肯收留否?”神道:“现下当今天子下游此省,不久便来到这里。你等须当有危则扶,有急则救。若是见了高天赐,便是。
众人当牢牢紧记,不可错过。”说罢,一阵香风就不见了。各人惊喜交集,向天再拜叩谢。又向花前各各拜谢已毕.复上楼来,开怀畅叙。正欲再行重整杯盘痛饮,大醉方始收杯,忽听得楼上西边对面蕴玉阁酒店饮得大呼大笑,再后又闻打喊之声,不知何故。原来是一班恶少在此藉酒闯祸、打架,往往如此。”
为首的是本地上一个土豪,姓区,名洪,混名飞天炮。有些家资,请教师学得三两度拳棒,便与一班亡命随处滋事生端。因到此酒店小酌,为争座位,便厮打起来。原来他初上楼来,已先有人坐了中座之席,他后到,欲换此座,刚遇了一个硬汉,不肯换他,故口出不逊之言,乃欲恃势欺人,正在吵闹之时,适遇圣天子与日青偶游至此。闻人打闹之声,便上楼来,意欲看出不平,乃下手相帮。听来原是那区洪不合道理,已自早抱不平。后至见他动手把那汉乱打,无奈那汉独自一个,竟无帮手之人。左右行看之人,又怕那区洪之势,俱不敢出言拦阻。
日青在旁边忍不住上来,把那些亡命一个个打得东歪西倒,走的走,跑的跑,如风卷残云,下楼如飞去了。那汉向高天赐与日青之前纳头便拜,说:“多蒙搭救,感恩不浅。请问二位客官高姓尊名,必不是这处人氏,请道其详!”圣天子答道:“我乃北京人氏,姓高名天赐,与舍亲周日青来此探亲,因平生好打不平,故遇有逞恶欺人者,便打之。今见足下一表人物,定非下俗,故叫舍亲相助,打得那班狗头一个个逃走去了。看来真是无用,却还恃势欺人。请问足下贵姓大名?”那汉道:“在下姓王名润,是做绸缎生理。因午后无事,到此一饮。吾先到此间,自然是拣那好位正座,不料此人当众欺人,要小弟让此座与他。小弟不肯,他就拳脚交加。幸得二位到此搭救,实为恩幸。小店离此不远,请二位到小店一叙,幸勿推却。”
圣天子道:“小小事情,何须言谢!足下既是如此美意,亦当依命。”于是与日青、王润三人出了店门,来至绸缎店中,分宾主坐下。茶罢,王润即吩咐备一桌美筵,留下二人共酌。于是三人施礼入席。酒过数巡,王润开言说:“二位客官既是好游,明日共去一个好处去。”是夜酒罢,留二人在店过宿。明朝用过早膳,带着一个小童,与高、周二人来至天香阁。刚刚是日黄水清等众人又在此畅饮。原来此分东西南北四楼,俱起造得一样。一楼上可容十数席,任是数十客到此,亦觉宽展舒畅的。圣天子、日青、王润即在南面楼坐下,那些粉头便打扮得娇红嫩绿,燕妒莺羞,施礼已毕,入席高谈细酌。一个名唤瑶姬,一个名唤彩姬,一个名唤丽姬,三人都是年不上二十,生得才貌惊人,丝桐精妙,自不必说。酒已数杯,遥闻西楼上饮得极其兴闹,细听原是黄永清这一班在此畅饮。且说众人正在强劝彩云饮酒,彩云说:“列位先饮,妾当后陪就是。”李生说:“请卿快饮,再有妙谈!”彩云因被迫不过,只得一气饮了三大海碗。众人拍掌大笑道:“痴情婢子,看他必待李郎强之乃饮,可见情之极了!”说罢,彩云桃腮晕赤,急道:“今被你等逼我饮了三大海碗,又来取笑,侍儿快换上一桌酒筵,待我行一个大大的酒令,以消此恨。今日三位公子与两位姐姐并未饮过多盏,妹子摆下一桌在此,与列位再豪饮一场。如怯者,不算酒中英雄!”说着,大家齐道:“更好!众人因见他饮了数次三大碗,今又见要出令,十分喜悦,欲想他喝醉了时好再为取笑。不一时,丫环摆上酒菜来,连椅桌都换过,看他摆得:琼楼可比蓬莱岛,玉宇反疑是广寒。中间摆着一个南京榻雕儿檀架,着些新诗、古画、金简云笺;两边粉壁上挂着名人字画,梅兰竹菊;左边摆着一对醉翁椅,右边摆着一张贵妃床。楼前短栏外放着数盆异草奇花,芬芳扑鼻。中间吊着一盘小鳖山,四面挂着六角玻璃灯,照耀如同白日。桌上早已摆着那瓜果小碟上来,于是六人一齐入席,丫环两边伺候着。其时天色起更,一轮明月早挂天边。丫环再点起席上蓬花灯来,极其有趣。酒过三杯,彩云即命秋月拿令筒来,摆在席中,又拿骰子来,各人先掷一手,掷得红点少者,请先拔签筒之令;如无红点者,先罚他一大海碗。如掷得有红点,不拘多少,都要一个牌名说出来。于是永清先掷。把骰子一撒,掷得五个二,一个幺,便道:“这个叫做北雁朝阳。”后至张生,掷得一个幺,一个五,四个三,这名叫月明群鹤守梅花。李生掷的是三个六,三个四,这个名唤红云散就那边天。那绮云掷了五个幺,一个四,乃道:“我新改一个牌名你听。”众人道:“看他是个什么新样?”绮云说:“这叫做九天日月开新运。”那瑞云不慌不忙也掷了四个三,一个幺,一个六,这名叫天晚归鸦遇月明。其后彩云也捏手捏脚,掷了六个,都是五,这个牌名唤满地梅花,惟是全黑者。瑞云急道:“你是令官,偏偏是你掷得,真是好彩了!你快饮一大海碗。再后唱出的甚么来。”彩云无奈饮了,自愿唱一枝解心陪罚。然后再掷。便是众人道:“就如此了,快唱,快唱,若迟滞了,便不依你。”彩云只得婉啭歌喉,唱道:
清书一纸寄与情郎,思忆多情两泪汪汪。自第酒阑月夜同私约,誓同生死不分张,点想我郎别后无音信,留惹相思数月长。怅奴才命薄如秋叶,点得化为鸿雁去寻郎。
免得香衾夜夜无人伴,蝶帐时时不见郎。又听得鹃啼声惨切。声惨切,自是愁人听得更断肝肠。
唱罢,将骰子掷了一个四,五个六,这名叫将军挂印。于是大家饮了门杯。忽然楼下一片喧嚷之声,大众都惊立不走,往下细听。这边圣天子与日青倚栏静听,原来是一班无赖之徒,等把有姿色妓女当门抢夺,这里打手龟奴正在与他厮斗不下。街上亦无人帮手。日青即大喝道:“青天白日,登门抢夺,是何道理?”原来在寮中抢夺妓女,于王法亦不甚理他。日青见是不平,就向人群内抢回此妓,再夺一对四尺长的刀,把那些无赖杀得七零八落,血溅街衢。一霎时俱皆走了。于是院中鸨娘与众婊子、龟子等,俱来拜谢。乃安排筵席,请高客人与周、王三位同酌。这边黄水清等众人亦备一桌,请高客三位过楼共酌,并访天下英雄。高天赐在王家饮过数杯,又被黄永清着人持帖屡屡催请,只得与日青过西楼。三位公子见了,急起身相迎。王润亦随后便到,一一见过了礼。茶罢,永青开言问道:“三位高姓贵名?仙乡何处?谅非本地人氏,请道其详。”
王润说:“小子姓王名润,是本处人氏,在前做泰安绸缎生理。
此位姓高名天赐,乃北京人氏。这位是同来贵亲姓周名日青,前日亦是打不平,搭救小弟的,不期今日又遇了此等恶徒。”
圣天子道:“此是官军不用心,是以弄成如此。待我禀知本省巡抚,把那些武营员弁戒责一番,然后可用心尽力而务国为民了。请问三位高姓大名?”黄生说:“小弟乃本处人氏,姓黄名永清。这个姓张名醴泉,此个姓李名云生,亦皆本处人。
小弟祖上是侍郎之职,此二人亦是世家子也。”高天赐闻言,说:“如此看来,乃忠臣之后,怪不得慷慨如此。三位公子或在庠,或在举贡,请道其详。”永清答道:“小子三人一衿尚未有。因性好游玩,懒于功名。”说罢,吩咐排上佳筵,六人重新见礼入席共酌。酒过数巡,圣夫子见他三人如此高义,外貌虽好,未知内才何如,不苦在此试他一试,若果经纶满腹之人,日后收他以佐朝廷之用,岂不是好?于是在席上把那古今圣贤兴废、治国安邦之事问询,三人对答如流,便说:“三位公子俱是才高八斗,何必性耽诗酒!倘入科应考,何优翰苑不到手乎?”三人齐声应道:“此非小子等所愿也!除是国家有危急之事,饥馑之年,即可出力,以报朝廷。”
圣天子听罢,喜悦如心。酒罢,各各辞别去了。那日青引路,往各处游玩。只见路上言三语四,道有妖怪白日害人。未知真否,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28回 痴情公子恋春光 美貌歌姬嗟命薄
下一回:第30回 东留村老鼠精作怪 飞鹅山强贼寇被诛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话说那金刚因打了不平,救了王碧玉,一时力猛,把张公子踢死,十分着急,有路即走,因此事人命关天,非同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