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回 毓秀村百鸟迎皇 小桃源万花朝圣

却说圣天子与日青正在观看景致,忽然一声霹雳,吓得一惊,原来是一株大钱树,高有数丈,润不容桩。此树是本村柳姓所种,已数十年,并未有花开过。今日忽然大放双花,如缨络垂珠一般,极其华丽,悦目可爱。怎见得?有诗为证。馥郁芳香千里开,绛云两朵并争春。蓬莱仙种凡间发,只为朝王正下尘。
自古好鸟亦要好花相衬,莺歌燕语,异色奇香都纷然献瑞也。且说此处名回毓秀村,是那王、柳二姓所居。两家起了十座小桃源,百马与千花,无所不有。即有新奇之鸟,异种之花,亦不惜多金,皆百计买来,种植于此,故江南一省花鸟之好,莫盛于此。兼且富甲一郡,惟是功名稀少,其子弟皆循良守分的人。王姓有五千余人,柳姓有三千余人。二姓祖上乃同窗至爱,至今数代,儿孙皆能继祖宗遗命。那王姓祖上名承佑,是一个举人,后以此功名终身,未能上达。柳性祖上是个宿儒,未曾有甚功名。
再说圣天子正与日青贪看花光明媚,转眼间一阵香风过处,一群彩鸟翔集于前,又一队队各款雀鸟俱皆毕至。天子自想道:“此必群花百鸟朝朕也!”乃端目观看,忽然百花百鸟都不见了,但见满林都是二八佳人,有的打扮娇红嫩绿,燕怯莺羞,香气袭人,光华夺目,不下数百。只见百花之使,百鸟之使,互相争先朝拜。圣天子也不理会他,看这些人如何争斗。则见有一红衣女子娇羞答答上前,正欲展拜,忽而又见一白衣女子绰然飘盈,昂然有志,上前骂道:“你这不识羞的小婢,面红红,羞答答,胆敢争先朝拜么?你榴花儿虽然有色,却是无香,理宜退避。我乃文采风流,羽义华丽,岂你等败絮沾泥、落红随水者所可及哉!”于是榴花仙使晕红上额骂道:“你这高脚鹤也,讲甚么华丽风流?肥者则供人口馔,瘦弱者或饿死沙滩,住处则冷气侵人,凄然欲绝,岂似我等所居皆琼楼绿苑,画阁雕栏也?你敢争先乎?”白鹤说:“我二人不用口角,大家请出王者来,在万岁之前评论,看是谁先谁后!”于是榴花仙请到富贵花王,备言其事。牡丹说:“我面圣,分清先后,断不使这一班畜类先朝。”这边白鹤仙又请出凤凰来说:“不怕这些贱花败柳如此滋事。”于是一对上前,但见牡丹打扮得:倾国倾城之貌,如脂如粉之容。轻盈可爱,柔软怜人。翠带飘来,香闻十里;锦衾映处,艳照成林。前呼后拥,无非绛袖朱衣;右从左随,却是脂娇粉腻。
那凤凰亦打扮得:光艳照人,辉煌悦目。眼如秋水一泓,眉似春山半笑,唇若涂朱,面如美玉,任尔太真妆罢,难及其娇纵;使飞燕舞来,何胜其美?真是风流文采,袅娜娉婷者也。
二族与圣天子称寿已罢,又向日青礼毕,日青忙忙答礼。
圣天子乃开言问道:“你二国之族不下数百款,今且不计许多,但各有所长者,当面献与朕一看,或歌或舞,或吟或战,俱皆可呈与朕,细细评论谁国优劣,超者先朝,次者后拜。”于是凤凰呼众上寿,孔雀仙上前,身被五彩霞之衣,说:“文臣献颂。”其歌曰:至圣家传兮万古扬,威仪是式兮众相将。珠林兮凰翥,王关兮鸾驾翔。振采兮万里,腾辉兮千山。能言出使兮鹦鹉,孤标清洁兮白鹤。识智深机兮立乌,奋志雄心兮鸿鹄。布阵轻兵兮鹅儿,有思有义兮雁队。莺歌兮明恩怨,云眉兮奏笙簧。鸳鸯兮多情,乌鹊兮及啸。任尔天乌地震,都从振羽而飞,不似他暴雨狂风,则落经满地矣。
圣天子点头称赞,又命牡丹:“你国有佳处,即便奏上前来,如能胜他国,那时又推你为先。”于是花王命莲花仙子上前奏道:
来往蓬莱蕊阙,起居玉宇珠宫。常听梵语以消魔,无得经文而避劫。青蓬号兮君子,海棠名曰神仙。其英兮如朔望,灵著兮识阴阳。董草兮忘忧,展轶兮知佞。状元则攀丹桂及第,则许金钱紫薇兮香飘。画眉芙蓉分号曰文官,梅花兮独占春魁。葱阑兮品超凡卉,南有桃花人面可迎君。
柳亦有情而赠别。更有水仙贵品,不上蟠龙;榴火超凡,不污颜色。所以有香则人间都归于此,岂他等或笼中而受用,或席上而为珍者哉!
于是二国所奏,想来都是。命百花仙上前先拜,乃传谕曰:“论德行则百鸟为先,论富贵则花王为首。为是羽族有飞禽之号,未得尽佳,就你花王先祀也罢。”于是牡丹率众上前祝罢,然后凤凰领队上前朝拜了。圣天子大悦,命他二国自后不可各恃所长,互相争竞。即此退下。于是二国谢恩而退,转眼间,一阵香风过处,再后一片霞光,二国俱不见了,仍然流水小桥,松林竹径,依前一样。抬头见一石头,上写小桃源三字。圣天子与日青漫步上前,意欲叩开庄门,借坐茶烟片时。就命日青叩门。移时见一小童子,年可十三四岁,出来揖日:“来者莫非高天赐、周日青二位贵人?我家老爷听候多时,便请进去!”
天子与日青走进里边,即有一对后生出来迎接。过了十数重门,方到一座十六柱的大厅,走出一人,年约五十余岁,向高天赐纳头便拜,拜罢,站立一旁,未敢就座。天子开言问道:“请问主人高姓尊名?如何知我的姓名?请道其详。”那人说:“小人姓王名安国,乃本处人氏。祖父仅是孝廉,某乃只得一领青衿。因昨晚小女得了一梦,甚属奇异。梦见本坊土地说报,今日必有真命天子名高天赐,并周日青干殿下一同到来,并说与小女有缘该配与干殿下为妻,故生员早已安排佳宴,请万岁爷与干千岁一同谈叙,并求主此婚姻,则生员感恩不浅也。”圣天子乃道:“原来你是一个生员,所生几个儿子?”安国说:“生员娶妻吴氏,所生一子一女。子名家骥,女字芳兰,今年十七岁,尚未许人。小女今早对我说,昨晚得了一梦,梦见有一对青衣童女,请他至一个去处,但见楼阁参差,至一大殿,殿中坐一位判婚女主,对小女说:‘你与周日青殿下有宿世之缘,并赐与明珠一对,他日产麟儿,绝无痛处。并说,未时即到,同来有个高天赐,乃是当今天子。是以生员早已安排筵席,结彩张灯伺候。”乃吩咐丫环入内,报知姑娘,叫他早换新妆,与殿下成亲。这里圣天子附耳对王安国说了数句话,叫他不可泄漏与人,恐人算计,则说是旧亲可也。并命日青跟王府家人入内,换过新郎衣服,朝拜神圣、祖先已毕,并来拜了干父与岳丈,众人一一礼毕,大吹大擂,饮至更深,各人辞去。王安国便命家人请高客官到西书房打睡,好生伏侍,不可怠慢;这边新郎与新妇洞房花烛,效鱼水之乐,夫妻恩爱,自不必言。
且说圣天子随书童到了西书房坐下,则见纱窗月朗,花气袭人,窗外虫声唧唧,遂至窗外一赏花月再睡。乃在石凳坐下,忽听有人笑语,又是饮酒行令之声,乃四面张望,见南边一个亭子上坐着十来个女仙,生得如花似玉,在此饮酒行令,未敢上前细看。上写着”留仙亭”二个大字,听得一人说:“行令饮酒,厌人无味,不若令拈个诗筒出来。”顺手扯了一签,签内刻着一句四字成语,要题一首七言绝句或五言绝句,须要关着酒字,又要与席上珍肴贴切,道一句古诗,但不拘五言七字,亦要相合。如不能且诗中不关着酒字,总罚三大杯。一围下共有八人,有丫环数个,左右伺候八人;乃应声道:“须要年高者先拈。”乃问桂仙,贵庚几何?”道:“二十二岁。”桂仙又问:“琼仙是二十一岁,其后凤仙、兰娇同庚,十八岁,瑷玉、莲仙、贵玉、珠儿四人俱十六岁。则见桂仙轻施翠袖,急捏玉环,高飞春笋,轻拔一签,上写着“春景桃花”四个字,他就顺口吟道:
春饮屠苏福寿绵,景新物换兴徒然。
桃红映就胭脂面,花气侵人醉若仙。
吟罢大家称赞一番,果是年长的言语,用字老成,再饮一杯,再补酒底。于是桂仙饮了,夹着席上一色珍肴,不说出话来,但是含笑而已。众人催他快说,桂仙尚笑不说。不知为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24回 待月楼奋鹏护驾 寻芳市老虎丧身
下一回:第26回 游花园题赠佳人词 闹新房戏谑风流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