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回 伯制军两番访主 唐教头二次解围

当日这知府因劝殷杨氏将女月娇从顺黄氏亲事,杨氏执意不从,反出言顶撞,一时盛怒之下,将他活活打死。自问心上不安,又受了黄仁的银两,不得不如此断法。故此,这月娇、林标二人未带上堂审问,权且收监,着令管监之伴婆慢慢相劝于他,望其从顺。谁知月娇果然贞节。这知府亦属无奈,只得将相劝月娇的言词对黄仁说明,且将套话弄络自然,将月娇劝到相从,并劝黄飞鸿不必心急,定然有日到手。这飞鸿听了知府的言语,信以为真,这病便好了几分,当时即能起身行动了。
此事搁过一边,话分两头。
却说伯达自从在镇江丹徒县衙门得见圣容,求他回朝。不从其请,只因天子到江南来久,地方多未游尽,是以未肯回朝。伯达遵旨,差委中军官带了兵丁,捉拿蔡镇开一家解省。再将密旨交与庄巡抚,捉拿叶兵部一家解京;自己带了兵丁,却来巡视长江一带。一年期满,回京复命,将在丹徒县得见了圣上,一一在太后驾前禀奏一番。太后随即吩咐伯达,二次巡视长江,务即寻着圣上,劝他回朝,不可久延于外。当日伯达领了太后圣旨,即刻带了从人出京,雇舟直望江南而来。来到码头湾,将船定泊,早有地方官迎接。公馆住下后,令心腹家人,四处打听圣主踪迹,但数月未有下落。伯达与家人四名雇舟来到扬州地方,着家人寻了客店住下,然后各处细访,有时微服往各处游玩,顺访民情并城中贤愚,不提。
却说天子游玩,到那一日,见一少年后生哭哭啼啼。问起情由,那少年上前说:“小人姓林名豹,因有个姨丈名唤殷计昌,乃广东人氏。家财数万,娶妻杨氏,生有一女,名唤月娇。
在本处贸易,上年业已身故。本年三月,母女上坟拜扫,被彼处一土豪姓黄名仁,与三子名飞鸿,看见月娇生得貌美,强逼为婚,姨母不从。那土豪先将表妹夫张昭捉拿在知府监里押死,便将礼物聘金搬入殷家屋内。姨母将他骂了几句,他假做婚书,复禀知府拿捉姨母母女二人,并哥哥林标收监。姨母因与奸官顶撞,已被当堂打死。现在哥哥与表妹在监,定然有死无生,无法搭救,因此啼哭。”天子本欲与他出头,因见从前所做之事,历遭危险,不敢妄动,说道:“待我做禀,你拿去递过,知府不准,再来商酌。余在李家候你。”林豹说:“客官高姓?”
天子说:“余名高天赐。”说完即将禀做起,看过一遍,然后交日青写正,交与林豹。又唤日青取了银锭,并交他手,吩咐说:“你须仔细前往为是。”林豹当日拿了禀词,并圣天子所赠银两,一直奔到知府衙门而来。那日正是初八放告,早有许多百姓到衙递禀。是日午牌时候,差人两边侍立,知府坐堂收禀。那些百姓陆续将禀呈上,俱皆收了。及至收到林豹所递之禀,即时张目观看,其词曰:
具禀人林豹,年十九岁,系扬州人。禀为土豪情势,图婚诬陷,叩乞当堂省释,免遭久押拖毙。事缘豹有姨母,于本年三月与女月娇上山省墓,被本处土豪黄仁父子窥见,表妹月娇颜有姿色,强迫为婚,硬将礼物聘金担进屋内,姨母不肯,遂假做婚书,诬以包庇贼匪、串监赖婚等情,诬告捏陷,致差拿姨母母女并豹兄林标到堂,勒令了案。姨母云女已许配秀才张昭,不肯结婚。先将张昭押死,以致姨母受刑身故。并将豹兄暨月娇妹收监。有此夺婚诬陷,情何以堪?只得据实禀叩公阶,伏乞立将豹兄林标并表妹月娇开释,免遭押死。并请拿土豪黄仁父子,并媒婆陈妈、恶棍伍平混到案究坐,万代沾恩。上赴公祖太老爷作主施行。
当日,这知府看了林豹所递禀词,大怒,拍案骂曰:“你这糊涂东西!你哥子骗好人家媳妇,霸人妻子,本已经查得明白了,你还敢到来混诉?本应将你治罪,姑念你少年无知,权且饶恕。”喝令各差赶出,即将该禀词扯碎。当日,林豹被差人赶出,立即来到店中,见了天子,将知府妄为如此,不肯收禀,谈了一番。天子闻说大怒,说:“待我再做一禀,你即往省城按察衙门再诉。”林豹说:“求高客官快写,待小人往禀便了。”圣天子当即提笔思了一回,做起这告按察的禀词。看过改正,再令日青写正誊就,取了银子一锭,交与林豹,吩咐说:“你赶紧前往省城,将禀去递,不可有误。我在此候你音讯。”
林豹得了银锭及禀,速仁来到江边,雇舟望省城而去。那一日,到了省城上岸,林豹见天色已晚,找寻歇店居住。次日,林豹着店家备了饭食,进来用过了膳,然后进城打听按察递禀日期。
此时业已初七日,臬台未有出衙,不能拦舆投递。候到申刻,始行回店安歇。到了次日,食些干粮,拿了禀词,一直进城,各百姓将禀纷纷呈上。那按察姓霍名达成,广东人氏,为人清廉正直,办事谨慎,惟是懦弱不振。当日坐在案上,将各百姓所呈之禀,尽行收了。见林豹之禀,乃系控告扬州知府的,不胜大骇。其词说:
具禀人林豹,年十九岁,系扬州人氏。禀为偏断偏押,刑毙无辜。伏乞札行,超我救生以雪冤事。窃豹前姨夫殷计昌,原籍广东人氏,来扬贸易,不幸身放。遗下姨母杨氏与女月娇,凭媒配与秀才张昭为妻。上年三月,姨母与女月娇上坟拜扫,适遇土豪黄仁父子,窥见表妹姿色,强逼为媳,硬将礼物聘金抬至屋中。姨母不从,遂以包庇贼匪行劫、串奸赖婚等语,在知府台前诬告。知府不察,立即饬差捉拿姨母母女并张昭、林标到案,勒令结婚。姨母云,女已许秀才张昭,不肯允从。遂喝差役将姨母重打,以致伤重亡命,并将秀才押死。表妹、哥子现押在监。豹赴衙门票请提释,无奈府尊得贿,不肯怜悯,及将豹禀扯碎,着各差役将豹赶出。谓非财神有灵,谁肯而有此偏断,押死刑毙无辜,若不禀明,冤终莫白。迫得奔叩崇辕,伏乞迅行扬州府,立提哥子林标、表妹月娇省释,着差捉土豪黄仁父子,并媒婆陈妈、恶棍徒伍平混到案究治。公侯万代。上赴大火台前恩准施行。
霍臬台当日看了禀词,即对林豹说:“你所告府偏押刑毙等事,究竟是其是假,本司难以深信。待本司着人打听明白,即行与你审理。”林豹说:“此事千真万真,若有虚诬,情甘伏罪。”
臬台说:“既然如此,候我查确即办,你快回去听候便是。”
林豹见了无奈,辞了走出衙门,到店房挑了行李下舟,行了数日,回到扬州,复至李家店中见了天子,即将臬台吩咐言语谈了一番。天子说:“臬台既如此吩咐,候半月十日再行计较便了。”林豹说:“既高客官如此照料,小人从命。”说完即起身辞别,回家去了。在家候了一月有余,托人往城内知府处打听,并未有臬台文到。原来这臬合因见林豹所呈这禀系告知府的,他与知府系属世交,故此将禀压住。林豹打听得真,即忙来店中,将此情节对天子细谈一番,望祈设法搭救。天子闻了这段情由,大怒道:“狗官如此可恶,明日我进城与你计办便是。”是夜一宵已过了,次日着店拿酒饭入来,待我用过,入城有事。那店家即着人拿来,天子与日青、林豹三人用了膳,一同进城,来到知府衙内,着林豹击鼓。知府闻报,立即传齐差役,升堂喝道:“将打鼓之人带上!”两旁差役奉命,将林豹带上,喝令跪下。那知府抬头一看见是林豹,心中大怒,喝说:“你到来何事?有何禀报?”林豹说:“小人前月所呈之禀,已蒙收下,今待来求大老爷将小人的哥哥、表妹放出,并提了土豪黄仁父子究办,万代沾恩!”知府大喝道:“你好大胆!前月来告知府,念你年少无知,不将你办罪;又往告臬台,云我偏断等语。若不将你重责,人皆效尤!”说完,喝令差役推下打一百板。圣天子上前说:“身为官府,妄将百姓难为!
已将姨母打死,又将秀才张昭押毙,已属胆大妄为。我劝你快将他哥哥林标并月娇放了便罢,若稍延慢,王法何在!”知府大喝道:“你是什么人,在此讲话?这是什么所在?”圣天子说:“这不过小小知府衙门,就是相府门第,我也常坐。”知府道:“你这人看小本府,待本府把个厉害你看!”即喝令差役将他推下,早有几个背时差役一拥上前,被天子三拳两脚打跌去丈余,知府见事不妙,急急走入后堂。早有差役数十名,各执军械,将天子重重围住。林豹见闹起事来,与日青早已奔出衙外。当日圣天子见一差手持利刃上前刺来,天子闪开一边,乘机抢了这把利刃迎敌,打开一条血路,直走出来。差役从后追紧,天子且战且走,走出城外,来到马王庙。是日合当有巧。
却说唐卿自从在英武院护了圣驾,得了这只班指,屡次欲上京,他又无盘费,又不敢回英武院,只得远远奔逃,沿途卖武度日,来到扬州,一月有余。这日正欲在马王庙开场卖武,忽见前途有一人手持利刃,慌张奔走,并背后有数十人各执军器追赶而来。定目一看,认得系前时在英武院所遇天子,不觉大骇,连忙将平日所用之铁棍执在手中,大叫:“高老爷不用慌忙,我来也!”当时仁圣见有人来助,一看乃系唐卿,着快来帮助。于是两人回头迎敌,早有这班差役业已赶到,被唐卿大喝一声,手持铁棍,一五一十,犹如蛟龙取水一般,杀得一班差役周身损破,鲜血淋漓,不敢对敌而走。唐卿正欲追赶,天子说:“不可赶去,你快快将武具收了,一齐回店,慢慢细谈。”唐卿闻说,即时执齐什物,跟随而来。来到店房,日青与林豹在店听候。一见天子已到,上前问安。圣天子就将唐卿相助细说一番,赶急拿了银钱,出去市上买些酒肉鹅鸭回来,交与店家弄熟与兄畅饮细谈。日青即时领命,拈银出市,就将所买各物交与店主烹调。天子问道:“唐卿,自从在英武院别后,一向光景如何?”唐卿说:“臣自与圣上别后,不敢回英武院,欲想赴京,又未知圣上曾否回朝,是以不敢动身。又无费用,只得在大街头卖武过活。请问圣上被众人追赶,却是为何?望即乞示知!”圣天子说:“都因自己性近豪侠,专打不平之故。”遂将在街上遇着林豹之事,细说一番,“不知唐卿此处有多少兄弟,必须想个善法,前往救他二人出来,并将知府杀却,方泄朕恨。”唐卿奏道:“圣上贵为天子,不宜行险,这件事情只要下一道密旨,着浙江巡抚从公断结。况臣前数日在唐家店中,伊有从人患病,臣与医治痊愈,闻其主人称说,系钦命巡江伯总督到来访察民情。圣上不若着他办理此事,尚为稳当,切勿再踏危险。”天子说:“伯达此番到来,亦是访朕回朝。朕亦欲回朝久矣!奈因此事未受,放心不下。你前去对他从人说知,朕前赐与你的班指交他从人呈上,伯达一看,自必见你便明。朕在柴家庄听候。你对他说知,到时寻访见朕,不可行君臣大礼,免被人知。”唐卿答应:“臣一一从命!”
说时早有店家将各酒肉搬上居中摆开,各人端起酒杯畅饮,饮完各用了膳,即便安睡。到次日,先着林豹回家,然后结了店钱,这唐卿检齐什物,直向唐家店去了。圣天子见各人去后,却与日青一齐回转柴家庄。早有员外接入,说:“高亲翁这几天往何处游玩?”天子说:“各处游行,未有定踪。”说完即住东厅听候。
却说唐卿一路去唐家店内,即向从人说:“我今奉了高天赐老爷之命,欲见你家主人,如不信,你可将班指一只交上观看,便知明白。”从人执了唐卿的班指,进去未久,出对唐卿说:“我主人请你进去!”唐卿说:“相烦引进。”入房在旁站立,伯制军问道:“兄台姓甚名谁?在何处得遇圣主?可即坐下细谈。”唐说:“大人在此,小人哪有坐位?”伯制军说:“奉圣主之命而来,实与钦差无异,岂有不坐之理?”
唐卿见伯制军如此谦逊,始行告坐,说:“小人姓唐名卿,乃福建人氏。向在英武院叶兵部之弟叶宏基处为教头,因圣主到院探访,招出大事,被困在院,小人得神人报梦,上前保驾,后来圣上赠了班指,即与分别。后闻英武院已封,小人一向流落江湖卖武,前月到扬州马王庙,又遇圣主被人追赶,因此上前保驾,一齐回店。询起情由,方知因扬州知府受贿偏断。”
遂将土豪黄仁强逼月娇为媳不遂,后以包庇赖婚等语诬告,打死杨氏,押死张昭秀才,并将月娇、林标收监。林豹呈禀不收,反将禀扯碎赶出。再到按察呈词,月余未见札行办理。圣上与林豹同往,大闹公堂,被知府差人追赶,因此相助,因访得大人在此,故奉圣上之命,请大人札行查办,说个详细。”伯制军听了此番言语,说:“我正欲寻访圣上,数月未见。今幸在,唐卿带我一见如何?”唐卿说:“小人临行,圣上吩咐在柴家庄上。如果大人往见,切勿行大礼,以免传扬,当作朋友便可。”
伯制军说:“既系有命,我也晓得。”遂带了两个从人,与唐卿一路望柴家庄而来。来到庄中,着人通报,有家人前往书房说:“伯、唐二位友人到访。”圣天子闻言,着日青出去迎接,说:“有请二位进去!”伯、唐两人即跟了日青,来到书房,见过了圣上,只常礼坐下。天子早已写下密旨,即着日青取来交与伯达,说:“你持了此物,回去照办。”伯达就将太后之旨交与圣上,说:“务须照此而行,不可久留于外,有失向望。”
天子说:“我已晓得了,候将此事办了,即行回去。你快带同唐卿,与从人一齐办理便是!”伯制军领了密旨,与唐卿从人一齐回店,入房特圣旨开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游江南,一则寻访贤良,二来查察奸佞。前月偶到扬州,得见小子林豹沿途啼哭,上问情由,据言有个姨丈名殷计昌,娶妻杨氏,生有一女,名唤月娇。其姨丈不幸身故,遗下妻女在家度日。
本年三月上坟拜扫,被土豪黄仁父子窥其表妹月娇颜有姿色,强逼为媳,硬将聘金礼物始进屋内。姨母云女已许配秀才张昭,不肯允从,土豪遂假做婚书,贿嘱知府桂文芳,以庇贼行劫、串赖婚等诬告捏陷,以致差捉姨母、张昭并表妹月娇、哥子林标到案,勒令具结。姨母不从,云女已配秀才张昭,何能再配二夫。知府大怒,先将张昭重打收监,以致受伤而故,并将姨母活活打死,其表妹月娇、哥子林标收监。林豹往禀知府,反被知府将禀扯碎,逐出衙来。复告臬台,一月有余,未见札行办理。殊属玩视民命。朕业已查得明白,卿即赶紧和行臬司霍远威,立即传知府桂文芳到衙押候,饬差并捉土豪黄仁与子飞鸿,并媒婆陈氏、棍徒伍平混收监,分别轻重,按律究办,毋得违命。铁此!”伯制军诵完圣旨,即着带来书办写了札谕,着令役人带往臬台衙门递下,并着唐卿作为中军官,前往协同查办。当日霍臬台接了伯制军这道札谕,打开一看,其谕云:钦命巡问长江水师军务总督部堂伯为札饬查拿究办事:现据林豹控告禀称:伊有已故姨父殷计昌,遗妻杨氏与女月娇在家,本年三月上坟拜扫,被黄仁父子窥见表妹月娇颇有姿色,强逼为媳。姨母称说女已许配秀才张昭,不能再配二夫,土豪遂将礼金硬抬入屋。姨母不允,遂以串贼行劫、串奸赖婚等词,贿嘱知府,差姨母并张昭,勒令具结。姨母不从,即行重刑打死,将张昭押死。又捉表妹月娇、哥子林标收监。经伊往知府衙内请释,知府大怒,将伊禀扯碎,即逐出衙。兹藉福星移照,喊告台阶,快乞立传知府到衙,并差捉黄仁父子,将媒婆陈妈、棍徒伍平混收监,提出月娇、林标到堂释放等情。该司即便遵照办理。
文到之日,立即传知府桂文芳到堂押候。饬差查拿土豪黄仁父子并陈妈、伍平混收监究办,毋得延慢。
却说霍臬台看完伯制军的札谕,不敢怠慢,即刻传桂知府到衙押候,令差役拿黄仁并三子飞鸿、陈妈、伍平混收监,听候办理。即差人前去知府监中提出月娇、林标,带上堂来跪下。
臬台安慰:“本司业已知道你的冤屈了,如今将你兄妹释放回家,定将黄仁父子究办,与你母亲、丈夫报仇。”月娇即大哭起来。霍臬台说:“如今本台业已应允与你报仇,因何尚为啼哭,是何缘故?你可说与我知!”月娇答道:“我的丈夫系被黄仁父子害死,求大人准小女子前往丈夫的坟墓拜扫一番,即沾恩了。”臬告说:“你既要如此,待本司着人同你前去便是。”
当日即着差人带了月娇到坟大哭一回,那月娇即撞碑石而死,其尸不倒。那差人不胜骇异,立刻回衙对臬台禀知。臬台闻报大惊,说:“有此奇事!”即着差人引路,见其尸如生人一般,面不改容,站立不跌。即许他将黄仁父子在山坟上正法,并将陈妈、伍平混各责一百,在坟前枷号一个月示众,这知府发往军台效力赎罪,其尸方跌。当日臬台回衙,将此做了详文,详请伯制军奏明朝廷,饬令地方官四时祭祀,此是后话。且说唐卿已将此案办妥,到柴家庄将此事-一奏圣上。仁圣天子闻之,长叹一声说:“真烈女也!”作诗以赞之,诗曰:
未逢夫面伴夫亡,非比寻常烈女行。
白头尚未存晚节,少年谁不度春光。
魂归阴府乾坤壮,血染岗头草木香。
朕泪非轻容易落,实因千古正纲常。
仁圣天子吟罢词诗,立即写下圣旨,交与霍臬司回京另候选用。其圣旨即着大学士刘镛开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游江南,路过扬州府地方,有烈女月娇,配夫秀才张昭,尚未过门,被土豪黄仁强逼为媳,贿嘱知府桂文芳,捉了其夫押死,并将该女收监。后朕闻之,着霍按察将其释放,伊到夫坟撞碑而死,其尸不倒。如此贞节,朕甚嘉赏。饬令地方官建立烈女祠,四时祭祠,以慰贞魂。并于该处库中拨银二千两置买营业,以为祭祀之需,毋得违旨。钦此。”当日大学士刘镛读完圣旨,立即札令扬州府地方官建立烈女祠,并从库拈银二千两置办营产,四时祭祀,后来历历显圣,遂传谕霍达成,特授浙江布政,立即前去莅任。霍达成当日领了文凭,立即拜别大学士刘镛赴新任去了。当日,圣天子自降旨后,复念月娇贞节,他母杨氏又被知府打死,不胜嗟叹。着林标承继殷计昌续他香火,至计遗下物业,交与承受。另赏银一千两,给与林标收领娶妻。后来生有二子,一继张昭为嗣,并赏林标七品顶戴,即补把总之职,着其学习弓马,候林标学得弓马娴熟,即行到任,以表其忠义之心。当日即在柴家庄写下密旨一道,交与林豹转交伊兄林标手执,并嘱他不必到来谢恩。林豹带旨去了,见唐卿尚在身旁,又吩咐说:“我今与日青再往别处游玩,你可前往伯达店中,跟他往各处巡视,将来公事完竣,一同回京,往军机处见大学士刘镛。他见了朕圣旨,自然饶你赴任。今加封你为协镇。”说完降旨一道,交与唐卿。唐卿接了圣旨,连忙跪下叩头谢恩,前往伯制军处去了。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22回 黄土豪欺心诬劫 张秀才畏刑招供
下一回:第24回 待月楼奋鹏护驾 寻芳市老虎丧身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