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回 刘阁老累代光昌 赵芳庆武艺无双

且说八臂哪咤冯道德飞步赶胡惠乾,一路追到顺母桥边,已经赶上,满心欢喜。用尽平生千斤神力,一拳照正后心打来,十分厉害。莫说胡惠乾曾经受伤,挨他不起,就是铜皮铁骨,也当不起。五枚一眼看见,忙叫声“不好”,急忙抢步上前,伸开右臂往上尽力一格,大叫:“为兄在此,三弟不可动手!”
因是要救胡惠乾,自己似觉用力太猛,这一架把个冯道德一连退了十多步,震得手臂酸胀,出其不意,大吃一惊。晃了两晃,方才站稳。五枚含笑上前,口称:“贤弟,为兄的一时着急,恐你伤了惠乾性命,冒犯之处,切勿挂怀。”说罢,连连拱手谢罪。冯道德向来与其同师学艺,平素知他厉害,适才这一格,尚且如此,谅来敌他不过。他与至善最厚,彼此同门,即如自己的一般。平生最肯锄强扶弱,当年雷老虎师徒父女也曾遭他手上。今日来助胡惠乾,我若不见机,不但徒弟之仇报不成,连自己也有些不妥。想定主意,慌忙上前稽首,口称:“小弟怎敢见怪?只不知师兄法驾几时到此,请道其详!”五枚答道:“为兄的云游到此,偶尔相逢,不知贤弟因甚与这胡惠乾结下深仇,下此毒手!”道德的两泪交流,随将三个得力门人陆续丧在胡惠乾及这班少林门徒暗算之事,从头至尾细细说明,还望师兄秉公与小弟作主,为小徒伸冤,感激不尽。五枚道:“这等说来,原是牛化蛟不合,不该贪图别人钱财,与自家同道做对。贤弟你也失于检点,过听旁人唆弄,打发吕英布、雷大鹏下山。胡惠乾乃是一个孝子,立志为父报仇,原与你武当山风马牛两不相及,并非有心敢欺贤弟。至於拚命争持,拳脚之下,性命所关,断难饶让。贤弟既将他手骨打折,现在人虽未死,已成残废,此恨亦可尽消,若听愚兄调处,推念他师父及我的面上,就着胡惠乾众师兄弟公众出银补贴三位令徒家属每家止泪洋一万元,另外打斋超度,在贤弟跟前叩头认罪,此后不得再与锦纶堂争斗,彼此讲和。若不听为兄的好言相劝,听凭贤弟高见便了。”冯道德听罢这番议论,自己低头一想,谅难对敌,当初原是牛化蛟这畜生贪财惹祸,自己作死,我也一时错见,白白断送两个徒弟。今日既这老尼前来硬做架梁,替他们出力,此仇定然难报。我再不见机收手,只怕自己也有性命之忧。只得权且忍气,说道:“师兄见教,小弟怎敢不依?
只是三个徒弟无辜死在胡惠乾暗算之手,十分凄惨,若果功夫不及,死在拳脚之下,倒也无怨,今日若将胡惠乾轻放,旁人必耻笑,说小弟无能,还望师兄与我做主。”五枚道:“清平世界,动不动以报仇为名,械斗经年累月,不知伤害多少人命,一则目无王法,二来也非你我出家人所宜。你今定欲打死胡惠乾,我纵然不理,他是二师兄至善和尚心爱之人,谅难容得。
你还是听我良言,及早放手,免失和气为妙。”冯道德无奈,只得勉强应允。锦纶堂各行友听见胡惠乾表示永不滋事,亦皆愿意讲和。所有街上来看之人,及西关一带各店铺,因不能各安生业,齐声称赞:“这位老师太果是慈悲为本,方便为门,方才所论,极为有理,不但保全许多无辜性命,连我等附近各街邻,均沾厚德。”五枚连称:“不敢!出家人有何德能,谬承诸位施主夸奖?殊切不安!”随着胡惠乾带着伤与师兄弟一同上前,在三师叔跟前跪下,一齐叩头谢罪,约定择了吉日,就在擂台之上改设坛场,请了七七四十九个高僧打斋建醮,超度牛化蛟、吕英布、雷大鹏及胡惠乾父亲及机房中伤亡各位行友,早登仙界!随即送奉各家安家银两。那冯道德为势所逼,不得不重忍着一肚子冤气,带领众人同返锦纶堂,对众人说:“这老尼十分凶勇,连我也制他不住,有伊出头帮着胡惠乾报仇,此恨料应难报,所以只得从权应允,再作道理。”自古蛇无头而不行,众人见老道士尚然如此畏惧,谁敢惹祸?也就各不多言。
再说五枚不回龙庆庵,与众师侄到羊城光孝寺武馆中,身边取出近骨还魂丹,亲与胡惠乾服下,外用生雄鸡一只,和药鸡溶敷上,立刻止痛,将筋骨续连,真所谓药到伤痊,胡惠乾及众师兄弟叩谢大师伯活命之恩。五枚扶起各人,说道:“国家子侄勿须如此多礼!”是日,馆中备办荤索酒筵,款待五枚。
众英雄轮流把盏,饮至黄昏,始用轿送回龙庆庵安歇。有话即详,无事则略。届期建醮已毕,冯道德先回武当,五枚亦转云南。未久,那方孝玉父亲亡故,兄弟三人与苗氏庶母扶柩回肇庆安葬,兄弟送别之后,亦陆续回乡省墓去了。只有洪熙官及童千斤两个,在省见各师兄弟散去,权无乐趣,随将武馆军装器械一切技勇什物,权且寄放光孝寺中,关了馆门,各自回家歇宿。按下不表。
再说圣上因欲游玩苏常风景,兼欲亲访白太官、甘凤池二英雄,以备他日将材之选。是日,水波庄大开筵席,诸人执盏饯行,送出庄外。周日青仍负了衣包被褥,跟随在后。由崇明到苏甚近,车舟便捷,因欲沿途浏览,自航海抵南汇、上海、嘉定、太仓、昆山,一路来风间俗,夜宿晓行。行了半月,日时已将暮,红日下山,行抵苏州娄门入城,直行至护龙街,已见满街灯火,夜市喧闹。抬头见有客寓灯笼,上书“得安招商客寓”字样,二人进入。寓主姓张,号慎安,苏州洞庭山人。
见客进门,殷切接待,自不必言。日青即择安静房间,将包袱放下,寓主命厨司速备晚膳。
且说白太官来苏访友,今已他去;而甘凤池因早得其在水波庄为佣之至亲毕成名来信,言近日水波庄诸事。及圣上与周日青面貌。甘凤池得信之后,因自思流荡江湖,终非上策,极欲候圣上来苏,得一凤引进之人,献呈技艺,很邀奖赏,始不负此一生习练功夫。一日独行至护龙街,过得安客寓,忽见二人站在门口,寻思面貌,恰与其至亲毕成名信中所说圣上及周日青相同。心中大喜,遂迳向寓主详问二客来踪,更加欣悦。
正苦无人引见,忽见周日青独在庭中看月,甘凤池即上前施礼,彼此问询,早各知名。寓主在旁,不知就里,见他们一见如旧相识,疑是旧友。当时日青即行禀明圣上,立蒙召见。圣上见他生得魁梧奇伟,名望相符,十分欣喜,即赐以游击职衔。因其在苏已久,熟人太多,不便同行,令伊暗中随驾,将来人都授职。甘凤池遵旨,谢恩退出,嗣后惟与日青时常谈心,结为弟兄。是夜,圣上用过晚膳,日青因身子困倦,思欲早睡。圣天子独自一人出游夜市。是时,六街三市,一齐点着各式各样玻璃洋灯,五彩辉煌,如同白日。每店排列三层花样,颜色各自不同。大店铺每层用灯五六十盏,小店铺亦有二十余盏,斗巧争奇,彼此赌赛,就那剃头铺点得如灯店一般,间间都是上中下三层坐满了人。剃头招牌上写着:“向阳取耳,月下剃头”
字样。圣天子心中诧异,难道这苏州地方,日里都不剃,定要晚间剃的么?随向旁边一位老翁请教这个缘故,老者道:“原来客官初到敝地,不晓我们此处晚上剃头的规矩,待老拙说与你知道。这苏州旧间剃有两等行情:若剃荤头,都是那班相公们做摩骨修痒的功夫,把客人的邪火摩动,就是妓女一般,做那龙阳勾当,所花的银子,或数两,或一二两不等;若剃素头,剃头打缏、取耳、光面、摩骨修痒,五个人做五层功夫,最省不过也须每人给线五十文,手松些的或一百或二百不等。所以动不动剃一回头,费却一千八百,不以为奇,故而日间剃者甚少。这晚上不论贵贱,都是十六个铜钱剃一个头,打一条辫其余一概不做,故而这些人均是晚上剃的居多。”圣天子闻言,点头微笑,拱手道:“多蒙指教!”转身向着那边走来,更加热闹。姑苏夜市,天下有名。近水一带,越觉好看。遥望那花船酒艇,来往游行,娼寮中万盏银灯一齐点着,映得水面上下通红,耳内只听琵琶箫管弦索、笙歌攸扬快乐。太湖里小艇如梭,飘扬荡桨,果是繁华富丽无双。天子此时龙颜大悦,顺步走近码头,早有船上少妇一群儿抢上前来,你摇我扭,口称:“老爹,我的船又轻又便,又宽舒,十分洁净,游湖探妓,请上艇来;水脚价钱,听凭赏赐。”众口合声,都道自己船好。
圣天子炼了一只上等花船,蹈跳登舟,走进中舱,将身坐下。
船家一面开船荡桨,口中请问:“老爷要去游湖,还是回府饮酒?”只见那艇稍后面,走出一对十二三岁俏女童,罗绮满身,打扮齐整,一个用茶盘把出一盅龙井茶,放在茶几之上,一个手提银水烟筒,吹火装烟。艇中摆设倒也不俗。圣天子说道:“且与我到那热闹地方玩一番,再到那本处有名第一等的妓女寮中去饮酒便了。”艇家听罢,将船望着潮中极盛之处慢慢摇来。圣天子推窗纵目,畅饮欢游。
且说苏州有一富翁,姓张,名廷怀,表字君可。家资百万,最爱结交天下英雄,四方豪杰。生平好锄强助弱,济困扶危,性情慷慨,挥金如土。因此上,学就浑身本领,文武全才,所以太湖强人,绿林响马,一闻他,无不倾心仰慕。若是正人君子,寄足其中,借此隐名埋姓,虽为强盗,心存忠义的人,伊亦广为结纳。其祖上历代贩卖两淮私盐,所以绿林朋友彼此相通,取其缓急之际,藉为照应,因此廷怀所运私盐,贩往各处埠头,历年未曾失手。家中广有姬妾,生性最好狎邪,不惜缠头,若才貌双全之妓,便觉称意,挥霍不吝。烟花队里,行户人家,无不均沾其惠。因此,上苏杭地方花船,行中给他起了一个诨名叫做品花张员外。是日也雇了一只长行快艇,顺流飞桨,沿途驶来。其行如箭,迎面而来。是时微有月色星光,一时让避不及,与天子所坐花船挨舟擦过。快船人多力大,一声响,早将花艇桨杆撞折,船身摆动。部妇高声喝骂索赔,快艇水手不依,彼此口角相争,惊动了张廷怀,步出船头,询知缘故,随将自己水手责备一番,即着手下人拿了二吊铜钱,送过船来,说道:“这钱是张老爷赏你卖桨杆的,不必吵了!”
此际,圣天子也到船头上来观看,意欲调停此事,听见他先将自己水手骂了一回,随拿钱来偿,此人举动大方、谅来定是一个豪杰。随向船妇道:“小小桨杆,能值几何?焉可破费他主人赔钱?待我多赏你一二两银子便了!”船妇即忙将钱送还过去。张君可连连拱手道:“适才曾犯宝舟,原是小弟快船水手粗,老先生既不见罪,又将小弟所赔之钱送还转来,小可愧感不安,望乞赐示尊姓大名,以资铭感。”圣天子即忙以礼相还,答道:“些微小事,何足挂怀!在下姓高名天赐,乃直隶顺天人氏。不敢动问仁兄上姓尊名,贵乡何处?”廷怀忙道:“小弟即是本处苏州人,姓张名廷怀,贱字君可,因欲探望相知,不期得遇高兄,实乃天缘凑合,断非偶然。古人云: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如蒙不弃,何不请过小舟,一同前往。俾得少尽地之谊,实乃三生之幸!”天子举目将他一看,见他仪表非常,年约三旬,眉目清秀,面如满月,声音洪亮,举止端方,此人必是英雄,何访与伊结识,观其品德,以备日为国家出力,岂不为妙?立定主意,答道。”足见张兄雅爱,只是小弟未经拜访,造次相扰,殊切不恭,容回到府拜候,奉陪何如?”这张廷怀天生一对识英雄的巨眼,一见高天赐龙眉凤目,满面威仪,年岁与自己相仿,谈吐间声若洪钟,目射神光。气宇轩昂,居然是一个王侯口貌,一心要与他结纳,焉肯轻轻错过?即忙走进船旁,一手抱着花艇船边,渡将过来,躬身施礼,口称:“高兄若果如此客套,非像你我英雄了!”天子还礼,道:“既承雅爱,焉可再辞?”随即携着手,同到快艇中来。步进中舱,重新见礼。分宾主坐下。见舱内陈设与那小花艇格外不同,所有名人字画、古玩、椅桌,色色华丽,水手及使用下人,约有二十余人之多,席罢茶烟,廷怀吩咐将那小花船扣在自己快艇后梢,一路游玩,要到得月楼寮中,去访姑苏名妓李云娘、金凤娇诸妹妹去。水手遵命,飞桨便往。一面摆点心、糖果、围碟等物,放在红木桌中,廷怀恭请高兄上座,彼此谦逊一番,方才就位。二人谈论经纶,略用茶点。廷怀指点沿途经历景象,一切湖里繁荣,证古评今,自吴王建业,子胥筑城,到今本朝所有先后贤人。圣天子层层考博,那张廷怀议论风生,百问百答,极称渊博。廷怀有所难辩,天子亦详为讲解分明,彼此言语投机,各恨相见之晚。话说之间,船到得月楼一带娼船之前。
快艇水手将船扣好,将近万字栏杆旁边。天子举目看时,见一字儿湾泊着许多画栋雕梁,铺金结彩极大的花船,大者高约丈余,长四五丈,舱内均建层楼,横阔丈余,或八九尺不等。四面花窗式样奇巧,花内镶嵌玻璃,船头碧绿栏杆上面,挑出五色花绸遮阳,筹管琵琶,摆列船头。鸨儿与一班弦索手站立两旁,一齐打千与二位老爷请安。张廷怀携着高天赐手,路过船头,李云娘早已迎到舱门,笑道:“今日甚么风吹得二位贵人到此?”缓步金莲,上前万福,二人亦以礼相还。进得舱门,廷怀忙尊高兄上座,三人谦逊一回,方才分宾主坐下。丫环捧上三盅香茶,就在旁边伺候装烟。圣天子看那舱中陈设,极其富丽:两旁挂着许多名人题赠的诗词。留心看着李云娘,倒也十分标致,后如新月,眼若秋波,面白唇红,腰肢袅娜,体态轻盈,虽不及沉鱼落雁之容,也有六七分姿色。只见他轻启朱唇:请教此位贵人上姓尊名、仙乡何处?廷怀忙道:“此位敝友,乃北京人,姓高名天赐,适才路上相遇,倾谈之下,随成莫逆之交。特地邀来拜访,博览群芳,诸妹妹中谁人才貌称最者,请来一会,以尽今日之欢。”高天赐连忙逊道:“岂敢岂敢!小可不过奉陪张兄到此,以图一夕之欢,望勿见哂。”云娘答道:”素仰尊名,幸蒙光降,何幸如之!但妹妹中难言才貌,诚恐辜负雅意,切勿见怪!”左右邻船几个有名的妓女一齐装扮得如仙女一般,送到云娘艇里来,一同上前与二位客人见了礼,两旁坐下,就中有一个姓金名凤娇,年方二九,生得玉貌花容,颇称姑苏水陆教坊中班头领袖,虽则他貌如苏子,才胜薛涛,远在李云娘之上,只因他性情骄傲,恃才傲物,不肯做迎新送旧、转脸无情之态。即如富似张员外,稍有一言不合,他就冷淡如水,不作曲意交欢,以图宠爱。诸如此类,与客无缘,虽然才貌超群,反落诸妓之后。今闻直隶高客人要访才貌双全之妓,谅必此人不俗,特意来一会。看见圣天子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果然气概不凡,暗想:“这商客人品貌虽高,只不知他胸中如何,少间一试便见。彼此谈了些谦逊之言,鸨儿来请到酒厅赴席,随着一同步进中舱酒厅。大圆桌上摆了一席极其丰盛满汉酒筵,两边弦索手五音齐奏,丝竹并陈,却也华美不过。放是团团坐下,共倒金樽,酒至数巡。是晚乃六月初旬,暑气仍甚,仰见银河耿耿,月色溶溶,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高天赐偶然想得一联,乃道:“良朋相对饮,酒兴初浓,不可不无诗词记其盛。”随高声朗念出来,对曰:“新月如舟,撑入银河仙姐坐。”廷怀不暇思索,应声对曰:“红轮似镜,照归碧海玉人怀。”金凤娇即唤侍婢小莺,拿了文房四宝,放在案上,提起笔来,写在那笺纸之上,彼此称赏一番。
圣天子见道:“凤娇写得笔走龙蛇。”也十分欢爱。张廷怀亦随即想出一联,提笔写在纸上:“六木森森,桃梅杏李松柏。”
高天赐接过对曰:“四山出出,泰华嵩岳昆仑。”廷怀大加赞叹,倍加敬重。是日,天气炎热,扇不离手。凤娇将自己手中棕骨金面纸扇,求高贵人大作一题。高天赐接过扇儿,铺在桌上,一挥而就,意存规诲,指点迷津,只见八句诗词咏道:
体态生成月半钩,清风流畅快心愁。
时逢炎热多相爱,秋至寒来却不留。
质似红颜羞薄命,花残纸烂悔难谋。
趁早脱身休落后,免教白骨望谁收。
金凤娇看罢,十分感激,道:“贱妾久有此心,但恨未遇其人,非敢久恋此地。今蒙金石良言,这诗当为妾座右铭,以志不忘也。”圣天子道:“急流勇退,机不可失,愿各类人勉之。今日之会,殊快心怀,张兄何不就以美妓为题,作诗以记其概,何如?”张君可即遵命提笔,写了八句道:
二八佳人巧样妆,洞房夜夜换新郎。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做就几番娇体态,装成一片假心肠。
迎来送往知多少,惯作相思泪两行。
李云娘见了道:“郎君所见不差,我辈心肠原是假的,但未可一概而论,此中未尝无人。至于当日李亚仙之逢郑元和,卖油郎之遇花魁女。若杜十娘之怒沉百宝箱,则倒是李生辜负於他,其余为客所累者,指不胜屈,安可不别贤愚,不分良莠乎?”金凤娇道:“员外应罚一盅!”於是复归席上,再倒金樽,饮至更阑,张君可仍在云娘船内歇宿。圣天子就与金凤娇携手到他舟内,谈谈说说,吟诗下棋等情,不知不觉,将近天明,略为安歇。到了次早起来,洗过脸,仍到云娘舟中相会,略用茶点,君可取出纹银二十两作缠头之费,另付席金五两,赏赐开厅弦索手、侍候人等三两,一总交与云娘支结。随二人挽手作别,走出船头。二妓与妈儿一齐达将出来,再三叮嘱后会之期,珍重而别。高、张二人各下原来花船、快艇,站在船头,两下问明住址,殷勤作别。圣天子来到岸边,赏了花艇三两根子,连赔桨杆在内,即刻回店日青说知昨晚之事。用过早膳,换了衣裳,同日青直往张家庄而来。门人侍从人等认得是主人新交贵客,连忙报人书房。廷怀大喜,倒展相迎入内,三人一同见[礼,分宾主坐下,茶罢细谈曲衷。天子隧道:“张兄你我既是相投,如蒙不弃,何不结为八拜之交,日后手足关照,岂不为美?”君可道:“小弟久有此心,未敢造次启齿。”
就命家人备办二牲,当天拜为生死之交。排起年庚,高天赐长张廷怀一岁,尊为兄长。周日青上前叩见叔父,大排筵宴,在书房款待。差人随日青客店报取行李什物,就在张家暂歇,天天饮酒谈心,议论古今,甚觉舒畅。一日,张廷杯出外,日青也不在跟前,圣天子一人独坐,心中闷闷不乐。举步出门游玩,直往大街而来。不觉到了一所大庄院,抬头一看,真乃楼阁连云,雕梁画栋,宛似皇宫帝室无异。迈步行至大门前观望,方知是刘家相府。心中一想,此间莫不是刘镛家中么?再看门上,见有一匾,匾上写着“天下第一家”五个大字。天子一见,心中大怒,想你刘家不过是一宰相,何得为天下第一家?联乃贵为天子,富有四海,方为天下第一家。你如此妄狂,毋乃自己看得太大了?细思此匾,必有原故,不如诗朕进去探查个明白便了。心中主意已定,举步进大门,即问把门老者一声,将高天赐名片拿出,烦劳与我进内通传,拜你主人,称言:“我在京中与刘相爷厚交,今日到来问安!”家人领命接片,立即进内禀知。少顷,只见家人出来,称说家爷相请。圣天子即随家人进内,直过丹墀,见有一座四柱大官厅起造得十分华美。早见三四个少年,生得十分文雅,同在厅边恭候。分宾主坐下。
小童奉上茶烟,一少年后生曰:“请问老先生高姓大名,贵乡何处?”天子答曰:“余乃北京顺天府人氏,姓高名天赐。”
少年又曰:“请问高老爷在军机处现居何职?”天子又答曰:“某由翰院出身,在军机处与刘相爷协办。为因丁忧闲暇到来贵省游玩,顺路拜访府上。”少年曰:“不敢当,不敢当!”
圣天子问曰“请问尊府门前上之匾写着‘天下第一家’五字,是何解法?”少年答曰:“我年少无知,请高老伯人二堂上,问我家父。”圣天子答曰:“烦为带进。”少年即命老家人带入二堂。圣天子立即与这少年告辞,即随老家人转入二堂门内。
只见二堂外一所丹墀,直上官厅,亦与头进一般。家人请天子在官厅上坐,待我禀知家主出来奉陪。话完转过花厅而去。须臾,步出一人,年约四十余岁,衣冠楚楚,丰致飘然,趋承而上,与仁圣天子见礼,分宾主坐下。家童献过香茗,即开言曰:“不知高老爷贵驾光临,望祈恕罪!”仁圣天子答曰:“小弟顺道拜候,得观芝颜,慰乎我怀矣。”其人又曰:“请问高老爷在军机处与家兄同事几年矣?”圣天子曰:“已在军机处五载矣。请问尊兄,府门前之匾写着‘天下第一家’是何解法?”
其人曰:“此匾之解法,小弟不知,请高老爷入三堂问我家父便知。”圣天子曰:“请尊兄命人通传引进。”家人请圣天子在堂坐下,回身转入左边花厅,即见一人年约六十余岁,随身即便出来,体壮神清,飘飘然笑容而来。一到堂上,与圣天子见礼,分宾主坐下。其人曰:“请问高先生到来,有何贵干?”仁圣天子答曰:“小侄在京丁忧,闲暇无事,到来探望庄大人同年,顺路游玩贵省江南景致。闻得刘兄府上在此,特自到来拜候老伯金安。”其人答曰:“尊驾与小儿相好,彼此即是世交,无事屈驾在会下居住数天如何?”圣天子答曰:“感领感领!小侄现在张员家下居住,迟日再来打扰便了。访问老伯,贵府门上之匾写着‘天下第一家’是何解法?”其人答曰:“此匾五字,我都不知,高先生要知端的,请入四堂问我家父便知。”天子闻言,心中十分疑惑,为何个个俱称不知,其中定有原故。他叫我入四堂问他家父,我便入去问个明白便是。仁圣天子想定,开言曰:“烦老伯命人引我进去,拜候公公便是。”其人即命家人带圣天子进入四堂。圣天子即便起身揖别,迳至里面,见丹墀两旁有四柱大厅,悬着许多名人书画,直上大堂,比三堂更加华美,金碧辉煌,古画奇珍,不计其数。
圣天子叹曰:“怪不得说上天神仙府,人间宰相家。孤家宫殿都不如他也。”家人即请高老爷在堂上坐下,待我禀知家主出来奉陪。说完即入花厅而去。少顷,见一位白发公公扶杖而出,年约八十余岁,三缕长须,十分精神壮健,直到堂上与圣天子见礼坐下。公公曰:“访问高先生到来敝省,有何贵干?”圣天子答曰:“到来贵省探望庄友恭大人,现在张廷怀员外家下居住,顺道特来府上拜候。”公公曰:“尊驾无事,不妨在此留住数月,遍游敞省地方,江南胜景,甲放天下。”圣天子曰:“到来贵省,一则游玩地方,二则探望知己朋友。请问公公:贵府门前之匾上写着’天下第一家’五字,是何解法?”公公答曰:“门上之匾,是我家父百岁上寿,各亲友共送三匾,后堂两匾,门前一匾,请入后堂问我家父便知明白。”圣天子闻言,此公公尚有家父,百岁以上之人,居住后堂尚有两匾,未知何如写法,随即开言:“求公公个人带吾进现,感领感领!”
公公即叫家人带了圣天子进内堂。圣天子起身作揖而别,随家人转入后堂。只见四边奇花异草,清清绿绿,香味远飘,恍似仙洞一般。圣天子叹曰:“此间真仙境也!”步到堂前,见上挂一匾,书的‘百岁堂’。家人曰:“高老爷在此等等,待小的上堂禀明家主,然后请见。”圣天子曰:“烦劳烦劳!我在此等候便是。”家人即便上堂,未久,出来言曰:“高老爷请进!”圣天子即随家人进内,只见堂上精洁不凡,桌上有龙涎香一炉,香烟馥馥,到此令人神清气爽,如广寒仙宫一般。圣天子直到堂上,见一耆老坐在睡椅之上,左右有二小童侍立,发与须眉俱白,红颜皓齿。圣天子上前作揖曰:“老公公,有请公公一见。”天子即命小童扶起,拱手回礼曰:“请坐请坐!”宾主一同坐下。公公曰:“高先生光临茅舍,有何见教?”圣天子答曰:“小侄孙乃北京人氏,在军机处与令孙同事。今日顺道到来拜见老公公,得观尊颜,十分荣幸。”公公曰:“贤侄到此,可曾游玩各处胜景否?”圣天子答曰:“曾游玩数处,贵省好景,一时观之不尽,天下可算第一胜地也。”
老公公曰:“高先生现在何处居住?”圣天子曰:“在张廷怀员外家居住。”圣天子随即问曰:“请问老公公今年贵庚几何?”老公公答曰:“老拙今年一百零八岁。”圣天子闻言,叹道:“真乃高年长老者也。”又问曰:“请问老公公贵府门前之匾,书‘天下第一家’五字,是何解法”老公公曰:“高先生有所不知,拙上年百岁大寿,众亲朋友来上三匾,门前之匾曰‘天下第一家’,堂前之匾:百岁堂,堂内之匾’序吾家事’。高先生请看室内之匾,便知明白。”圣天子闻言,即便抬头观看堂内之匾曰:‘天嘱其希,地嘱其希,帝嘱其希,家内老少亦嘱其希;父为宰相,子为宰相,孙为宰相。如我富不如我贵,如我贵不如我父子公孙三及第;如我父子公孙三及第,不如我五代结发夫妻百岁齐。”仁圣天子看完:“此真第一家也。”又与老公公言谈几词,作别回庄而去。
圣天子回到庄上,廷怀曰:“今日往何处游玩,去了一日?”圣天子答曰:“往刘家庄去了一日,他门前之匾上书‘天下第一家’,我不解其故,后至入门,同他少年后生,叫我问他家父;着人引我入二堂见伊家父,即至二堂,又叫我入三堂问他家父;后直入五堂,有一百八岁公公,叫我看其堂匾,方解其放,将前事一一说明。张廷怀曰:“刘家富贵寿考,真系天下无双。”大众言谈一回,晚膳已完,各归寝所。光阴如箭,不觉到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本处风俗,专以打擂台为例。
到了是日,张廷怀命家人摆设酒筵、与圣天子开怀畅饮。饮完之后,张廷杯曰:“我们去打擂如何?”圣天子曰:“甚好,甚好!”即便一齐同出街前,说说谈谈,到了龙王大庙前擂台之下。看见人如蚁队,来看打擂台,摆卖什物,不计其数。台主乃是赵芳庆,本处有名的教师,手下徒弟数百余人。圣天子与廷怀二人,一齐来到台前,只见台上有一对曰:
武勇世间第一,英雄天下无双。
左边有一规条,曰:“上台比武,不论军民人等,不得私带暗器;拳脚之下,生死两不追究。”只见台下各人挤拥,闪开一条大路,见有数百五色军,簇拥一位教师到来,生得十分武勇,犹如天将一般。到来台下,约离数丈,一跃上台,在台上耀武扬威,口出大言,声言:“有本事者上台比武,无本事者不可上台枉送性命。拳脚之下,断不留情。”话了数句,怒了台下一位武探花萧洪金,一跳上台,开言曰:“赵芳庆,我来与你比武!”赵芳庆曰:“萧洪金,你乃本处一大绅衿,不
宜来上擂台,恐防交手拳脚无情,有伤贵体。”萧洪金曰:“不妨!你有本事,只管放过来。若是知机者,快快下台藏拙,不宜在此夸张大口,目下无人。”赵芳庆曰:“既然如此,你来,你来!”萧洪金曰。”就来!”即装开架势,用一路双龙出海扑将过去,芳庆用一路大鹏展翅,双手格开,你来我往,斗了三四十个回合,萧洪金自己渐渐气力不加,叫声“不好”,登时就被教师芳庆飞起一脚,将他踢下台去,跌得萧洪金头破额裂,鲜血淋漓,昏迷不省人事。台下之人大笑不止。众家人扶他回家而去。圣天子一见心中大怒,想萧洪金乃朕之臣,别人被他踢伤犹可,今探花被此重伤,若不与民除却大害,深恐民间丧命不少,且无了局。主意已定,欲上擂台,旁边闪出一人,叫声:“高仁兄,且慢上台!割鸡焉用牛刀?待弟上台将他打下便了。”天子急视其人,乃系张廷怀。遂答曰:“你要上台,须要小心!”廷怀曰:“晓得!”就即将身一跳,飞上台去,叫声:“我来也!”芳庆抬头一看,见有一人,面如满月,相貌惊人,遂开言曰:“来者贵姓大名,说过明白,方能交一手。”张廷怀曰:“我姓张名廷怀,便是特来与你相会,你不得自恃英雄,目中无人。你只放马过来。”自己装定手段,用一路猛虎下山扑将过去。芳庆叫声:“来得好!”将身闪过,即用一路双飞蝴蝶廷怀额上打将过来。廷怀就用一路出海蛟龙双手推开。你来我去,你往我迎,斗了七八十个回合,廷怀自知气力不加,难以取胜,卖个破绽,跳下台去。芳庆见廷怀不是对手,在台上扬声大叫曰:“台下英雄,有本事者方可上来。”仁圣天子奋力将身一纵,飞上台中,叫声:“我来与你见个高低!”不知仁圣天子与赵芳庆比武谁胜谁负,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17回 下武当道德报仇 游羊城五枚解急
下一回:第19回 赵教头知机识主 朱知府偏断身亡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