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回 雷大鹏别师下山 胡惠乾送儿入寺

话说牛强及锦纶堂值事一共八人,带了礼物,运着两具棺柩,一路到武当山玄帝庙前。这庙起得十分雄壮,皆因明太祖当日在此湖中征灭陈友谅,蒙圣帝显灵相助,所以拨帑建庙,以报神恩。着该管地方官春秋致祭,且来往商船及四方之人到此进香,极其闹热。此时各人也无心赏玩,随一道童引进通报。
却说道德道长正在想着昨夜之梦,忽道童引着牛强,全身缟素,走到跟前,跪下叩头,把师父师伯为锦纶堂泄气,先后被少林寺至善和尚徒弟胡惠乾在广东西门医灵庙水月台比武,用狡计打死,皆因他有十多个师兄弟暗中帮助,现在该行已将两具相柩并两次聘银六千两,另备厚礼,特差四人与弟子等兄弟四人,特求师公与师父师伯报仇。”说罢伏地叩头痛哭。冯道德一听两个心爱门人都丧胡惠乾之手,师徒如父子,心如刀割,大叫一声:“气杀我也!”登时眩倒蒲团之上。牛强与雷大鹏急忙救唤半晌,方才醒转,犹自悲哀不已。即命牛强引进值事及徒孙,与各人见礼,分宾主坐下,各徒孙也就上前跪见师公,又叩见师叔雷大鹏。老道长向白安福等说道:“小徒等不能为贵行出气,反遭此祸,又承厚意,不辞跋涉,远送柩来,始终高义,感激难忘。”白安福连忙拱手道:“弟子昔日也曾拜过化蛟牛师父为师,算来也是道长徒孙。各友都因二位师父为与敝业报仇,遭此非命,代运棺木,分所应为。更因过意不去,特备微礼及两次花红银两,专差我等送来,面求师公,一则代令徒报仇,二则为敝行泄恨。今被胡惠乾狗子弄得我通行数千人不安生业,若蒙除此心腹大患,即如救我等数千人于水火之中,阴功莫大!还”望师公大发慈悲!”说罢与同来者拜伏座前,叩头哀恳。冯道德急忙扶起道:“贫道恨胡惠乾已入骨髓,岂有轻饶这小畜生之理!他既不念我与伊师至善和尚手足之情,下此毒手,暗伤我徒,就是他师父亲到羊城,我亦不能饶此胡惠乾狗命!”正要打包收拾起程,只见雷大鹏上前跪下,说道:“割鸡焉用牛刀?何劳师父亲行!弟子今愿前去,一来为师兄等报仇,二来要寻方世玉这小畜生,与我父母伸冤,还望师父俯允。”冯道德点头道:“汝去也可做得,只要加意提防,是所切嘱。“当下雷大鹏拜别师尊,收拾行囊,提了八十二斤铁棍,与各人也别了道长,下船回广而来。冯道德吩咐童儿收拾送来银两及各样礼物,择下吉日,将两口棺木安葬后山,这且不表。
再说胡惠乾自从打死吕英布,回到西禅寺武馆,备办酒席,与各师兄弟欢饮庆功,深感谢福三暗助之力。谢福三道:“彼此手足相顾,何劳挂齿!只要贤弟此后不再行生事,大家安享太平,比谢我还更欢喜。”三德和尚亦再三相劝,胡惠乾也就收心,不向机房闯祸。席散之后,歇息两日,搭渡回归新会,见了母亲及妻房夏氏。昔年分别往少林学艺之时,家中生下一儿,初生是肉球一个,割开时见是个男子,此时已经七岁,祖母取名叫做友德。胡惠乾今日始得见亲生子面,只见他生得形容丑怪,大不类父母相貌,蛇头鼠目,尖嘴缩腮,身材又极矮小,浑身皮骨倒还坚而且实,筋络包缠十分难看。惠乾见了,心中不悦。适有同族兄弟到福建贸易,他就与母亲说知,忙带胡友德往少林寺,写了一封信,求至善律师收为小徒弟,以便浸练筋骨,将来学成,定有出头日子。夏氏生性贤淑,听从丈夫做主。惠乾之母因见儿子去少林学得浑身武艺回来,报得丈夫之仇,也愿孙儿前去习练,他日长成学就,可以上进,亦免受人欺侮,所以并不阻挡,只虑友德年小,离了父母,寺中恐怕无人照管。胡惠乾说道:“请母亲放心!那至善老禅师,最喜欢小孩子,极有心机抚养的。兼之素性慈祥,又清闲无事,就是所养的描、狗、猿、猴、雀鸟一概玩物,也爱惜如同珍宝,轻易不肯难为。只要我这里常常寄银及衣物去就是了。”婆媳二人听了道:“既然安乐,随你托人带回去便了! ”友德也不甚依恋祖母母亲,欢欢喜喜愿意前去。当下打叠衣服、铺盖、鞋袜及十两贽见银子,共锁箱内。惠乾命人挑着行李,亲自携了儿子,那时就往福州贸易兄弟家内。适其正在发货落船,惠乾就命儿子拜见叔父,自己亦拜托路上留心教导等语。其人连忙还礼,满口应承。惠乾又嘱友德几句言语,起身作别回家。
遂逐日往探各亲友兄弟,彼此谈论往事。各人因他出外学艺,今日能与父亲报仇,称为孝子。又闻他武艺高强,十分敬佩,备酒相待。所以接二连三不得空闲。将近二十余日,接了少林至善律师回书,得悉已经收友德为徒孙,慢慢浸练筋骨,学习武艺。信中嘱胡惠乾务要与各师兄弟和睦,时常请他们教习,用心操练技艺,预防武当山冯道德命人前来复仇,我曾面嘱各徒教你功夫,切莫任性,不听师兄弟教道,千万不可自恃本领招灾惹祸,以犯王法。惠乾见信,全然不以为意。
且说省中光孝寺内各英雄,也就陆续各自回乡省亲去了。
单讲李锦纶回到家乡,因见侄儿李开生得身材甚好,才貌清奇,有抱牛过水之力,锦纶即收为徒弟,将平生所学少林技艺,尽心传授,后来李开在白莲教余党为师,三败杨遇春后,被少林寺英雄活捉正法,此是后话不提。
再说雷大鹏与各值事及牛强等到锦纶堂会馆,放是通行会集,备酒接风。饮罢之时,雷大鹏手提铁棍,命人引见西禅寺胡惠乾及方孝玉弟兄等。三德禅师道:“众人于一月之前,各自回乡省亲去了。”大鹏怒道:“既如此,你速写信,各人前来会我,便不干你出家人之事;若不写信,莫怪我得罪了你各僧人,勿谓言之不先也!”说完回锦纶堂而去。三德和尚急忙与洪熙官、童干斤等,分头飞信通知各人。各师兄弟闻信,即到省垣光孝寺聚集。惠乾亦回西掸寺内,只有孝玉三兄弟路远,是日还未得到。雷大鹏这回来到光孝寺,遇见李锦纶等,各人吃了一惊,勉强出巡,延进馆内,分宾主坐下。李锦纶佯作不知,春风满面问道:“师叔近日法安?”雷大鹏答:“托福,甚健。”锦纶又问:“师弟不在武当学技,到此羊城,有何贵干?”大鹏想道:“杀我两位师兄,方世玉这小畜生昔日又害我二亲,此仇此恨深若沧海,你这班狠心负义之徒,全无同道之情,一味恃你人多,暗下毒手,自以为强。今日还诈什么朦懂?称什么师叔师弟?某今奉师命,特地前来先杀胡惠乾、方世玉,以报二位师兄及父母之仇,后杀你等一班狗头,以泄胸中之恨,以显我武当山的厉害!”众豪杰听雷大鹏夸口辱骂,勃然大怒,一齐唱道:“雷大鹏小畜生,你怎敢藐视我等?管教死在目前!你比那牛化蛟、吕英布武艺何如?想当日你父母原因自恃勇猛,目中无人,欲灭天下同道,无故假手方世玉母子之手,你这不长进的东西,就该前车可鉴,缩首山中,苟延残喘,接续祖宗香火,使雷氏不至绝后,方为智士。不料丧心病狂,谬岁至此,分明自寻死路,可为有其父之愚,必有其子之不肖也。”一席话,骂得雷大鹏满脸通红,就要发作,厮打起来,却被李锦纶及寺里僧人拦阻,又劝开各师兄弟。李锦纶随对雷大鹏说道:“师弟既要与我相斗,何用性急?请回锦纶堂会馆,预备标贴长红,约定日期,当场比武,众目共见,一人敌一人,生死不究,始为正理。若在我们馆中,即便打胜了你,也被旁人议论,说我等以众凌寡,不为好汉。”随他来的白安福亦极力阻止。雷大鹏只得忍着一肚皮闷气,恨恨连声,带着跟来之人,出门而去。李锦纶见他去后,随对众师兄弟说道:“闻得这狗子是从小送上武当山,三师叔将他浸练筋骨,身坚如铁,武艺拳脚极精,气力又猛,使八十二斤铁棍,非常厉害,比牛、吕二人更觉难敌。我等各人,谅非敌手,只有方世玉或能抵挡,固他亦是幼练成功的,现今仍未赶到,为之奈何?还有胡惠乾那些花拳,亦可支持,兼之事由他起,只得要他顶力了。”谢福三道:“据我看将起来,世玉师弟身材矮小,力量有限,何能受得八十二斤军器?胡惠乾花拳他虽不晓,谅难近得他身,以力相敌,必不济事,宜用智取。”各人道:“仍用铁鸳鸯收拾他,何如?”谢福三正要回言,却见方氏三兄弟及胡惠乾走将进来,诸人大喜,说道:“正愁世玉贤弟等赶不上会敌。天赐其便,今日赶到。”彼此一齐归座,方孝玉道:“我等接着三德师兄之信,就连夜兼程而来,岂有赶不上之理?只是现今事体,怎样应敌为妥呢?”李锦纶随将方才雷大鹏无礼之言说了一番,激得世玉、胡惠乾两个摩拳擦掌,咬牙切齿,十分气恼。只因知他如此勇猛,又防自己放他不过,万一伤在他手,也有些惧怕。谢福三道:“你们不必疑畏,他此回必防我等暗器,不用空拳对敌,定用军器比较,留心关防吾等暗算。那铁鸳鸯若不待其力倦眼慢、疏放防备之际,断难下手。为今之计,临放之时,必须众兄弟轮流上台会敌,约战数合,下台又换一人,仍复如此,最后世玉尽力支持,使他累疲,斯时,我相机从旁用铁鸳鸯暗助,如此包管一战成功,万无一失。”各人均皆称妙,就照此而行。商议定当,正是:挖下陷坑擒猛虎,安排香饵钓较龙。且说雷大鹏带怒迳返会馆,立即着人写了长红,四方标贴,上写道:锦纶堂公请教师武当山雷大鹏,兹因我武当山兄弟被少林寺连用暗器伤残师兄牛化蛟、吕英布二命,大鹏今奉师命到此。仍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胡惠乾、方世玉等当场比较武艺,以分高下,而报前仇。准于三日后早晨聚集,先此预闻。
武当山雷大鹏谨启这长红一贴,那些远近军民人等,一人传十,十人传百,都相约到期观看。更有做小生意之人,如赶戏场一般,预备各种食物,设摊而卖,故比先两回更加闹热。雷大鹏预先着人将台打扫干净,一到这日清早,即装束齐整,手提八十二斤镔铁双棍,带着四名师侄及会馆众人,骑马来到庙前。只见人如蚁集,拥挤异常。少林寺各人齐在台下,左边一个个全身结束,手持军械,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雷大鹏就分拨各随来之人分布台右,不许少林寺各人逼近台口。自己以为得计,谁知是日谢福三已扮作平常看客,站在台旁,专待相机暗助。雷大鹏乃是粗鲁之夫,那能晓得?当时分拨罢,各人防备,他就在马上将身一纵,跳上台中,将身倚着棍,双手望台下一拱,说道:“大鹏今日为师兄报仇,请你众人共为证见!”一言未了,只见李锦纶排上水月台,将手中铁锏一提,说道:“某来与你见个胜负!”只见大鹏今日装扮比前不同,头戴软包巾,身披软甲,胸前挂一面护心宝镜,脚登快靴,身高八尺,膀阔腰圆,果然头如巴斗,眼似银铃,满面横肉,生得十分威武。
手中铁棍长有八尺,粗如杯口,好生厉害。李锦纶则身高六尺五寸,面如满月,海下浓须,生得腰粗背厚,骨格坚强。手提双锏,头戴尖铁帽,身穿软护甲,胸挂铜镜,腰围红绉妙带,足登多耳皮靴。雷大鹏一见,大喝道:“李锦纶,你何苦前来替死?”李锦纶道:“雷大鹏,你休夸口,我劝你及早回山,尚可保全残命,免绝你父母根苗。再若执迷不悟,恃强欺人,只怕死在目前,悔之不及!”雷大鹏一听此言,气得双眉倒竖,二目圆睁,将手中铁棍望李锦纶兜头盖将下来,如泰山压顶一般。李锦纶即举双锏望上尽力一架,震得两臂酸麻,大叫道:“好家伙!”连忙让过,借势用锏拦腰打去,雷大鹏亦用棍格开。二人搭手,各用锏棍,往来战到有七八个回合,李锦纶自觉气力不如,抵敌不住,只得将双锏一让,说道:“技不及你!”纵身跳下台来,看的人齐赞雷教头果好武艺。只见洪熙官将铁尺一摆,一个飞脚跳上台来,那雷大鹏因战胜李锦纶全不费力,正在得意洋洋,听众人喝彩,随高声叫道:“少林门下再有谁人敢来对敌!”忽见洪熙官奔跳上台,装束齐整,手持双铁尺,面如美玉,大叫道:“我来了!”举起铁尺,迎面打来。雷大鹏顺手用棍挡开,两个就大战起来。一来一往,约有五六个回合,这洪熙官乃是斯文人出身,怎挡得住?只得卖个破绽,败退下台。众人又齐声喝彩,喜得机房中人心花大放,各以为此位雷教头必定能报仇泄恨了。
未及一个时辰,又有童千斤、郑亚胜、梁亚松、黄坤、林胜、方孝玉、方美玉等,轮流各战数合,均败下台。雷大鹏听见台下四方之人同声称赞,且机房各友更加欢声如雷,因此他洋洋得意,更觉威风,只是气力比初上时略退一二分。正挺立台中,高声喝问:“谁敢上台纳命?”喝声未毕,方世玉手提铁棍,跳上水月台来,大喝道:“匹夫休得逞强,我来取你性命!”
手起一棍打将过去,雷大鹏急忙架住,叫道:“来者通名受死!”方世玉答道:“你父母当日如此威猛,也死在我母子之手,只怕你今日也难逃一棍之灾!吾乃方世玉是也。”雷大鹏听见方世玉三字,正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喝道:“我今日不报父母之仇誓不为人!”举起八十二斤双头镔铁棍,如狼似虎,没头没脑,如雨点一般打将过来。方世玉不敢忽略,急架忙迎,只见他两个拚命相交,比先时对敌大不相同:使开两条铁棍,只听得呼呼风声,如蛟龙戏水,猛虎出山,左插花,右插花,上如三花盖顶,下若老树盘根,一场大战,只杀得天乌地暗。台上被他二人踏得尘沙滚滚,众人齐赞真好棍法!约战到五十个回合,那方世玉力量本不及雷大鹏,今日能敌四五十个回合者,一来因他自小苗氏娘亲浸炼成功,二来曾经五枚、至善两个老师秘授真法,棍中工夫精熟,其三因雷大鹏已与各人久战,故气势略衰,有三层缘故,方世玉所以能敌战。到后来,到底气力不及,只得虚晃一棍,败下台去。只气得雷大鹏暴跳如雷,恨不得生吞世玉。正在恼怒,忽见少林师兄弟队内,有一个清俊后生持一条凤尾铁枪,跳上台来,轻捷如猿,一尘不动。头上包巾,外用绉纱包裹,身穿铁叶软棉护身甲,胸悬镇铁镜,腰束大红湘绉带,足登班嘴铁头靴,生得脸如满月,齿白唇红,身材俊雅,不类武林中人。雷大鹏连忙喝问:“来者何名?”胡惠乾笑道:“你欲问我名姓,只怕说将出来,也要吓你一跳!我就是阴司差来的勾魂使者,牛化蛟、吕英布吾已勾去,今日料你也难逃此劫,我即胡惠乾是也!”雷大鹏一听此言,正是火上加油,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仇人相见,分外眼明,大吼一声,便一个朝天一炷香,一棍照胡惠乾项梁门打来。胡惠乾叫声:“来得好!”急忙用枪挡过,就势顺着枪尖,望雷大鹏咽喉一枪刺去。雷大鹏吃了一惊,这个枪法名为就势刺喉枪,十分了得。他见枪势神速,挡已不及,只得将身一低,胡惠乾的枪在他头顶上刺了过去,大鹏就一棍望惠乾双脚横扫将来。这路棍法名唤乌龙摆尾,胡惠乾也着一惊,急忙将枪向地下一点,双脚一纵,跳起有八九尺高,却反纵在大鹏背后,落将下来,照他背门就是一枪,雷大鹏火速返身架住,二人搭上手,来来往往,可比弄风猛虎;冲冲撞撞,犹如戏水蛟龙。战到三十余合,有六十多个照面,胡惠乾有些抵挡不住,只得仍变用花枪,连纵带跳,尽力迎敌。谁知这雷大鹏从小练就眼法,任你怎么乱跳,他两眼全然不花。战到七十余合,那胡惠乾只有抵挡之功,并无还枪之力。势将危急,谢福三此时扮作常人模样,逼近水月台口观看,留心乘机帮助。
今见其势已急,连忙暗在怀中拿出铁鸳鸯来,把机关拨好,对准雷大鹏手腕打去。只听得雷大鹏哑呀一声,早把手腕七寸骨撞折,疼痛难当,手略慢得一些,手中棍自然一松,胡惠乾满心欢喜,趁势一枪,直贯咽喉,顺手将尸挑下台来。牛强等及锦纶堂行友,一时要救也来不及,只得抢回尸首,搭棚收殓。
众人心内明知今日又被暗算,十分忿怒,料敌不过,只索付之无可奈何。
且说少林众师兄弟,一路串炮连天,回西禅寺武馆,摆酒庆贺,欢呼畅饮,热闹非常,按下不提。再谈机房众友用上好衣棺,殓好雷大鹏尸首,仍托牛强与前次去过之人,雇船运回武当山而来。见了冯道德,将仍被少林徒弟暗算,致雷大鹏伤了手脚亦遭胡惠乾毒手情由,详细禀明。老道士闻言,两泪交流,痛惜三个得力徒弟,无辜死在胡惠乾之手,枉费平生教练心血,而更使我武当山威名一朝扫地,因此十分悲切,痛恨非常。各值事及牛强等从旁再三哀恳道:“老道长何不亲到羊城,将胡惠乾打死,以报三位令徒之仇,兼与敞行伸此不白之冤,岂为不美?”道相闻言,低头不决道:“贫道归山多年,原不欲管红尘烦恼。岂可又开杀戒?”各人见其心动,乘机用些忿激言语从中挑唆,弄得老道长怒冲牛斗,吩咐各道重:“谨守山门,为师的亲到羊城,打死胡惠乾这孽障,与你三个师兄报仇,随即返山!”各值事及牛强等十分欢喜,即刻带齐应用什物,下落原船,一路望粤东而来。不知此次能否泄恨,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英布仗义报仇
下一回:第17回 下武当道德报仇 游羊城五枚解急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