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回 杨遇春卖武逢主 僧燕月行凶遭戮

话说圣天子打发关最平进京之后,随即与日青算还了店钱,携了行囊出店门,顺着大路一直行来,意欲往镇江游玩。岂知走了半天,问及土人,方知前西乃是临青,若到镇江,须回旧路才是。他父子二人听了这番言语,将差就错,莫若先到临青一游,再到镇江便了。随望临青一路赶来。该处是中州到南京必由之道,往来车马辐辏,亦极热闹,虽不及朱仙镇,也比别地不同。沿途另有一番景象,晓行夜宿,走了两天,进了临青界内。只见三街六市,店铺整齐,坐贾行商往来贸易极大。来到大街,投入万安客寓住宿。次日起来,梳洗已毕,与日青问明路径,随到各处游玩。暂且不提。
再说现任两广总督部堂杨寿春,原籍浙江余杭人,由两榜出身,历任显位,列封疆大员。地方整肃,洁己爱民,清廉勤慎。家中有弟遇春,不遵家教,懒习诗书,弃文就武,专好结交天下英雄,学习了技艺拳棒,虽则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有兼人之勇,只因性喜嫖赌,不务正业,亏空了家中银子,逃走出来,流落江湖之上,无以为生,暂卖拳度日。是日,天气晴和,正在临青关帝庙前聚人卖拳,欲想众人帮助盘费。他到底是公子出身,不惯江湖事例,未曾拜候本地土棍,因比得罪了这临青地面一位姓段名德混名小霸王的人。因他当场吩咐,看的不许打彩与他,谁敢不遵!遇春还不知原因,耍了半天拳棍,用尽生平武艺,不但分文投人肯出,就连喝彩也并无一人开口,只得说道:“小弟偶然经过贵境,缺少川费,故而略呈技艺,欲求各位见助一二,济我穷乏之极,不意贵镇虽大,并无好义之人,若以小弟拳技荒疏,不足观赏,何妨请哪位兄台,同弟一角,俾得领教何如?”段德喝道:“你耍拳,全不知江湖的规矩,也要学人卖武。自古道:‘入山要拜土地,出外要靠贵人。’汝到我本境卖武,也不来拜我,我不开口,谁敢喝彩!
今看你这个声口,还想与你老爷试试手段不成?”遇春答道:“既然如比,倒是小弟失敬了。敢问仁兄高姓大名,贵居何处 ?改日登堂谢罪何如?”段德喝道:“天下走江湖的朋友,那一个不识我是小霸王段德 ?俗云:‘粪桶也有两个耳。’难道瞎了眼不成?你方才夸下大口,欺我本镇无人,我若不当真,将你打死,也不算为好汉。”说罢,照着当胸一推山掌,望着遇春打将过来,好不厉害。这段德乃是当地有名恶棍,两臂也有数百斤的气力,若是别人也就挡他这一掌不起,遇春是会者不忙,忙者不会,见他来得凶猛,叫声:“来得好。”将左手往上一挑,格过他的推山掌,趁势飞起左脚,正踢在段德小肚之上,早把段德踢离数尺,一跤跌倒在地,满脸羞惭,忍着痛,跳将起来,拚命扑上,再欲争斗。适遇圣天子也在人群之中,与日青同看耍拳。看见此人人材出众,相貌魁梧,虎背熊腰,威风凛凛,声似洪钟,语言有礼,拳如醋钵,武艺高强,耍了半天,无人喝彩,正要上前问明名姓,厚赠他的盘费,结识他,将来好与国家出力。忽见段德如比无礼,急与日青上前将他两个栏开,随问道:“请教卖武壮士尊姓大名,仙乡何处 ?本处无助之人,何须计较。小弟这里有白银二十两,送与仁兄,以作路费,祈望笑纳。”此际,日青也将段德劝开,说道:“四海之内,彼此都是兄弟手足,何必动怒相争,失了和气,又是同道中人,千万看弟薄面,莫要动手。”段德见那位客人送了他二十两路费,随圆睁怪眼,喝道:“你这个客人,特意与俺做对,叫他在我临青地方逞凶么!”说着指手画脚,一边走,一边骂道:“总叫你这两个认得俺老子手段就是了。”圣天子因是闹过许多惊险之事,所以忍耐得住,闻言只是付之一笑,
随拉着遇春的手,道:“我们三人且到前边酒店慢慢细说何如?”遇春深深致谢,十分感激,忙将武具收了,同望临青镇上而来。走不多远,已至酒楼,抬头一看,招牌上写的是”得月楼”,随意小酌。同上楼中,拣了一所洁净座位,重新施礼,分宾主坐下。酒保送上茶来道:“请问客官,用何酒菜 ?小的照办就是。”日青道:“你店中有上等酒菜备一席便了。”小二连忙答应下去,陆续先后搬上来。圣天子持杯说道:“壮士如此英雄,何不投身营伍,与皇家出力,以图上进,而乃浪迹江湖,自甘弃暴,殊深可惜,请道其详。”遇春闻窗,不觉长叹一声道:“某本原籍浙江余杭,姓杨名遇春,父祖以来,世代簪缨,家兄寿春,现为两广总督。因自少懒于读书,性好拳勇,因而弃文就武,结交天下英雄,因将我名下家资散尽,学就满身武艺,只因持勇闯祸,兼好狎邪之游,素为家兄所责,只得改换姓名,流落江湖,不得不以卖武为生。今遇长者下问,不敢虚言,有辜雅意,不知二位上姓尊名,贵乡何处到此 ?何干 ?仰祈示知,俾资铭感。”圣天子知他是寿春之弟,十分欢喜,随将私下江南游玩实言对遇春说知,嘱其不可声张。当下遇春闻言,且惊且喜,急忙拜倒在地,连称:“小臣有眼无珠,望陛下恕臣死罪。”天子扶起,切嘱不可泄漏机关。重新入席,再倒金樽,直饮至夜,算还酒钱,三人一同回寓,共宿一处。不提。
再说段德是日回家用药敷好伤处,随着手下徒弟打听,知他三人同寓万安客栈,就与各门徒商议定计,诈称请杨遇春到家教习拳棒,预先埋伏打手及绊脚索。将杨擒获,捆送本县,诬捏捉得江洋大盗,我再亲见县主,作为证人。本县向来与我相好,言听计从,定能将他极刑拷打,问成死罪,如此办法,不怕他三头六臂,插翅亦难飞去了。众门人都道:“好计!事不宜迟,即刻就去骗来。”段德随分布各人安排停当,约定明日绝早打发门徒到万安客寓来请遇春。
天子、日青、遇春三人在店一宿无词。次日起身梳洗已毕,正欲一同前往各处游玩,忽见店主引进两个大汉,说是拜访师父。遇春急忙出迎,各人见礼,彼比通问姓名,一个姓林名江,一个姓李名海。二人也回问了三位姓名,因道:“某昨与李贤弟在关帝庙前,看见老师耍弄拳棍十分精妙,意欲请回家教习某等技艺,若蒙许允,按月每人送教费十两,其余食用衣物均由某等兄弟供应,未审老师可否俯允。”遇春未及回言,圣天子说道:“既然如比,杨兄不妨在此少留,候我镇江转来再作计议。但不知尊府在于何处,回时好去拜访。”二人道:“小可寓所离此不远,一问店主便知茅舍。”遇春当下也只得应允,随即取了包裹、行李、铁棍作别而去。
一日,圣天子同日青前往玩耍,游到申牌时分,方才回店。
路上风闻小霸王捉了卖武之人,送往临青县严刑审实,乃是福建海洋大盗头目,现已收禁,侯详军门办理。回来急忙根究店主,始知前日早上二人就是段德徒弟设计来暗请去的。店主因惧祸不敢直言相告。圣天子问明端的,不觉大怒,即刻飞奔临青县署大堂而来,将鼓乱击。县主正在私衙晚膳,忽闻大堂鼓声如雷,早有衙役报称有一汉子击鼓鸣冤,求老爷定夺。县主闻言,即刻传齐书差、衙役,升座大堂。只见击鼓之人,气概轩昂,知非等闲之辈,随问道:“有甚冤情,快将状词呈上来。”圣天子用目一看,这县主虽则为民父母,但他遇事贪婪兼好酒色,形如烟鬼,随说道:“我无状词,只因友人杨遇春与段德恶棍口角,被他捆下,台下严刑拷逼,陷为海洋大盗,收禁监中,特来保他并非强盗。愿县主莫信此无赃无据一面之词,释放无辜,实为公便。”县主喝道:“你姓甚名谁 ?是该犯何亲 ?何故胆敢前来保他?本县已通详各宪,就要起解赴省,岂有释放之理?汝必与他同是一党,再若胡言,定当一同拿解。
还不与我退出去。”圣天子勃然大怒,骂道:“朝廷律例:获盗赃定罪,令你这好官贪功枉法,我高天赐虽非杨遇春亲眷,亦是朋友,怎肯容你将他平白致死!而且你知他是何等样人 ?乃现任两广总督杨寿春之胞弟,寄迹江湖,学习武艺,因而到此。伊兄若然知道,亦不甘休,斯时只怕你这狗官悔之无及。”
知县大怒,拍案骂道:“大胆!花口敢在公堂之上藐视本县,自古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难道他是杨寿春之弟,本县就惧怕于他不成!”喝叫左右:“快与我拿下。”早有两个倒运差役上来动手,却被圣天子一拳一脚,打得如踢绣球一般,趁势上前,隔公案一把将知县提了下来,冷笑道:“你这狗官,要生还是要死?”此际,贾知县犹如杀猪一样大叫:“好汉饶命!”圣天子喝道:“要我饶你,快将杨遇春放出来!”县主无奈,自己性命要紧,只得着手下人到监放了遇春来到大堂。
天子看遇春并无伤处,将知县放下,骂道:“权寄你这夥狗头在颈上,日后来取。”二人正欲出署,早有本城文武各官闻县衙中大闹公堂,劫拿犯人,急忙点齐各差衙役,拿了军械,即来擒捉。县衙差役也拿了器械,从内与知县一齐追将出来,前后截杀,好不厉害。岂知君臣二人那里把这些人放在心上,早被遇春打倒两个,夺了军器,一路杀将出来,勇不可当,犹如虎入羊群一般,大杀一阵,那些兵差只恨爷娘少生两只脚,跑的跑,躲的躲,走个干净。杀得家家闭户,路少行人。但并未打死兵役,不过打伤二三十人。君臣二人走出城外,正遇周日青打着包裹行李在此等候,三人招呼,同望着镇江大路而去。
再说县衙,一面申文报省,一面悬赏通缉,医治打伤兵役。
且说圣天子与日青、遇春三人走了一程,约有三十余里,天色已晚,投入恒泰寓内。此处名为瓜洲,乃是镇江丹徒界内,前临扬子江,对河就是扬州府江都、甘泉两县地方所管,为南京必由之路,官商要路。住宿一宵,次日三人到了镇江南门外,寻了一间连陛客寓住下。次日起来,日青因感冒风寒,腹中疼痛,泄痢不止。圣天子随着遇春进入城中,请了一个医生前来看脉。医生说道:“不过外感,只要疏解安静二天,是无大碍。”圣天子是最好游乐之人,那里耐烦在店守候。路上闻说本处石莲寺最为灵验,兼有一朵石莲胜景,立心要去随喜。就留遇春在店调理日青,自己独自一人,问了店主路径,望着该寺而去。已有辰牌时分,慢慢走过几条长街短巷,只见市井繁华,人烟稠密,富庶景象稍胜北京。此寺却在城外,毋用进城,到了寺门,看见一个小沙弥,年约十五六岁,生得姿容美丽,体态轻盈,犹如绝胜佳人。观其行动,毫无男子风气,已经心疑,再复留神细辩,喉无节骨,决是女子无异。这小沙弥回身看见有人立定看他,似有惊慌之意,急忙转身向内去了。
圣天子方才走进二层山门,仰见两旁坐的四大天王。那金身都有丈余高大,倒也打扫得洁净。望后一看,两边放生池中,夹一条甬道直达宝殿,青松白鹤,连接池边。正欲举步进内,早见当家和尚带着一班僧人迎了出来,引至客堂见礼。已毕,献上香茗。和尚欠身问道:“不知大檀越驾到,有失迎候,祈望勿罪,敢问贵姓大名,仙乡何处?”天子答道:“小可顺天人姓高,名天赐,打断老禅师静功,休得见怪。素闻宝刹石莲胜景为天下所无,求老和尚指示一观,实乃三生之幸。”和尚闻言,随着似女子的小沙弥,引客官到各处随喜。圣天子斯时来到正殿,供过三宝,跟着这小和尚往后花园石莲之下而来。
过了几座佛堂,由殿侧月门又入后花园中,只见四围花果,香气袭人,菩提棚下,异鸟飞翔,荒地上种着的蔬菜,颇觉清净可爱。忽见石塘之中,朱漆栏杆围着一株斗大石莲花。小沙弥指道:“这里便是。”只见此莲高约一丈,梗如中碗之粗,四边山石形若荷叶,或高或低,天然围护,十分奇异。正在赞赏之际,只见石莲之处起了一阵怪风,这座石莲望着圣天子连点二十四下,犹如朝参一般。忽然霹雳一声,爆开一朵千层石莲花,比前大了数倍。天子此时且惊且喜,只见小沙弥双膝跪下,将头乱叩,口称:“万岁爷搭救奴家蚁命。”圣天子急忙将他扶起,说道:“你果然是女子,快把冤情诉上,我定然设法救你便了。”小沙弥哭道:“本寺主持燕月和尚十分凶恶,搜集亡命之徒为僧,出外行劫资财,遇有美貌妇女,设法带回寺中收藏地牢之内,次第奸淫,如若不依,他即杀死,弃尸扬子江中,历年如此。现今还有三十余名妇人收禁牢内。奴家姓潘,名玉蝉,父名德辉,母亲何氏,乃是粤西梧州府苍梧县人。贸易至此,前年父亲亡故,棺木寄停此寺旁庄房之内。母女二人奔驰千里到此,意欲运柩回乡安葬,就在寺内打斋超度先人。
贼僧因见奴家美丽,将母亲踢死,弃尸灭迹,强逼要奴成亲,奴家愿死不从。蒙神圣托梦,说石莲开放,万岁到来,救你脱离灾难。因燕月曾容我守孝三载,方与他成亲,所以将我剃了头发作为小沙弥样,因不是本处人,别无亲故,初时还防我逃走,近来已不疑心,故得出入自如。总求万岁天恩,搭救我们三十余人蚁命。”圣天子听了这番冤情,不禁大怒,方欲开言,遥见燕月和尚手拿缘簿,走将进来,随忍口不言。小沙弥迎上,说诉方才石莲开花之事,燕月大惊,暗思:昨夜土地报梦说道:今日午时三刻圣驾私行到此,石莲花放,嘱我千万不可起心杀害。今见小沙弥泪眼尚盈,谅必被他盘问识破,所以哭诉怨苦,我若不将他杀了,他断难饶我,莫如骗他上楼,结果了罢。随笑口相迎道:“恭喜大檀越洪福齐天,石莲开放,深为可贺。”
旁边一僧人奉上香茶一钟,主持就将香资缘簿呈上,请施主大发善心,签助香资。圣天子一边逊道:“小可何能何德,过蒙老和尚称许。”随在怀中珍珠暖肚上摘下明珠一颗,放在莱盆之内,说道:“些小路资,仰祈笑纳。”燕月忙打一稽首,口称道:“阿弥陀佛。”合掌致谢,随命将斋筵设在楼上,款待施主。小沙弥闻官,吓了一惊,预知立心谋害圣驾了。此楼乃是谋人性命之所,起造得极其凶险,内有生死机关,若非寺内门徒,必然错踏死路,遭他陷害。尚幸潘玉蝉近随燕月也学得一身武艺,当下急回自己房中,取了两副军器结束妥当,藏了双刀、铁尺,紧紧随着师父相机暗助万岁。再表此际燕月见门徒来报,斋筵已备,随请施主上楼赴斋,假意小心殷勤引路。
圣天子已经尽悉伊淫恶之罪,圣心大怒,只因独自一人,恐众寡不敌,反为不便,哪里还有心吃斋!再三推说有事,改日再来领惠。燕月道:“大檀越既有公干,不便久留,略钦三杯水酒,少尽贫僧一点诚心。”极力相留。圣天子只得望楼上而来,沿途但见都是小巷曲曲弯弯,十分险阻,难认出路,只见潘玉儿紧随身边,因此放胆上前。到得楼上,看见四围密不通风,中间摆着一席斋筵,倒也十分丰厚,随即分宾主坐下。燕月有意欲将他灌醉,方才下手。谁知圣天子彼此应酬,并不沾唇,坐了一时,即起位告辞。燕月看了这个形景,早知被他识破,诈称解手,取出戒刀,发声暗号,合寺三十余僧齐拿军器赶上楼来。天子此时手无寸铁,正在慌张之际,见小沙弥潘玉蝉将双刀递上,高叫:“万岁跟奴杀出去。”天子大喜,接了双刀,大骂:“贼秃,你等恶贯满盈,死在目前,还敢如此无礼!”
燕月和尚咬牙切齿,大骂贱婢,我不杀你,难消此恨,喝教徒弟们紧守要路,谅你两个插翅也飞不出去。举刀望着玉蝉就劈,玉蝉举铁尺相迎。圣天子将手中刀一展,忙杀上前,各僧人亦刀棍乱杀,这些贼秃那里是天子对手,早被他伤了几个,止有燕月这口戒刀厉害。二人且战且退。下得楼来,路口分歧,难以认识,且各要隘均有贼僧把守,幸而玉蝉熟识,不至错踏坑内,一层一层望外杀将出来。燕月在后紧紧追赶,前后夹攻,极力死战,不肯放松,天色将夜,日落西山,黑暗中防其恶算,一时间又杀不出去。
且说店中周日青虽服药颇觉身子爽快,尚未痊愈,看见主上从早往石莲寺游玩,至今将晚,不见回来,随命遇春前去跟寻,看是何故遇春随即一路访到寺前,直入正殿,不见一人,好生奇怪。随一路望后殿而来,欲找一个僧人追问,会否有姓高客人来寺内。正往里走,顶头撞着一个僧人,满身鲜血淋漓,逃将出来,遇春见了,心中就知主上在这里边定有缘故,忙抢步上前,一把提起这个受伤贼僧,喝道:“你们干的好事,快快从实招来,稍若支吾,取汝狗命!”僧人高叫:“好汉饶命!
这未干老僧之事,乃今燕月老和尚决意杀害高天赐,反被他杀伤我们寺内不少,我如走得迟,命都伤了,只求好汉恕饶蚁命。”遇春急问:“高客人现在何?处汝引我去,便饶你。”
随将此僧放下,拖着他引路,转弯抹角,大步飞奔,来到夹巷之中。早见几个僧人倒关闸门,手持军器,极力顶住。只听得里面叫杀之声不绝,此际就把引路僧人踢开,扑上前,将守路几个贼僧打散,急忙开了栅门,看见圣天子与一小沙弥同众僧巷战被困。随大吼一声,如半空中打个霹雳:“俺杨遇春来也!”天子看见栅开,遇着杀来接应,大喜,随即并力杀人。
各僧那里抵挡得住,燕月早被遇春夺了器械,劈倒在地,各僧跪下求饶。圣天子喝叫各僧,领看地牢。随进一间小室,陈设清雅,桌上摆一铜磬,一僧将磬敲响,有一女子自内推开座中字画后面门户,将画卷起,如帘一般,陆续三十余名妇女从夹墙内走将出来。潘玉蝉随对各妇女说明。这班女子犹如遇赦一样,跪地叩头,拜谢活命之恩,哭诉被奸僧淫污之苦。天子吩咐遇春及玉蝉,找寻寺内麻绳,将未打伤几名奸僧绑起来,其中死伤约二十余名,连忙修下圣旨二道,一道与地方官:“将石莲寺奸僧一概正法,所藏各妇女有父母翁姑者领回,将寺内现存银两酌量远近分给路费。另潘玉蝉自愿为尼,特赏给银一千两以奖其功,择静庵堂安顿出家。无亲人领之各妇人,每名给银五十两,当官择配,其石莲寺即由该县选择禅林,拨僧主持,除分给租粮,多余赃物银两缴存库中,以备济饥。铁此。”
遇春办完此事,回京将第二道旨交大学士刘镛:“将遇春由军机处记名,以提镇补用,奖其救驾之功。钦此。”当下遇春叩谢圣恩。办清此事,回京不提。
再表圣天子恐怕文武各官前来接驾,急忙回店,吩咐店主道:“有人来访,你说我已经赴南京去了。”随与日青携行李投别店住宿。后来各文武官及遇春等遵旨办理,将各奸僧斩首,妇女安顿,到店缴旨已经不遇,只得散了。杨遇春也就回京而去。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9回 英武院探赌遇名姝 朱仙镇赎衫收勇士
下一回:第11回 遇诗翁蔡芳夺舟 访主子伯达寻江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第33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义

    话说那金刚因打了不平,救了王碧玉,一时力猛,把张公子踢死,十分着急,有路即走,因此事人命关天,非同小...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