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回 英武院探赌遇名姝 朱仙镇赎衫收勇士

却说圣天子起来,步出方丈,正欲小解,忽见一只黑虎伏在地下,把头乱点,也欲求封,随用手一指道:“朕封你为镇山黑虎将军,受万民香火,快些去罢。”黑虎点头谢恩,化阵清风,望山前去了。天子解完手,仍回方丈歇宿。次早,起身换了净洁衣服,上大雄宝殿参拜如来圣佛,各僧鸣钟擂鼓。回到方丈,用过早斋,与日青辞了达机和尚,回到日青家内。路上闻人说:英武院十分热闹。日青也说道:“此处有叶兵部之弟叶宏基赌馆。他是本地一个劣矜,财雄势大,家中养着无数教习,专门包揽讼词,持势欺压平民,就是大小文武衙门也奈何他不得。不论你什么人,到他馆中赌博,若无现银,就将兄弟叔伯的产业写数与他,也肯借银子与你,输去之后不怕你亲族中人不肯认还。更有那无天理,无王法,损人利己的事情,指不胜屈,所以得了许多不义之财,起造这座花园,十分华美,我们何不到他园中走走。”圣天子闻言道:“他如此行为,倒比强盗更厉害了。我倒要去看看是真是假,为地方除了大害也好。”说罢随同日青慢步望着英武院而来。到得门前,果然话不虚传,十分热闹。进得头座园门,只见松荫夹道,盆景铺陈,香风扑鼻,鸟语惊人。走过甬道,迎面一座高石桥,桥下弯弯曲曲一溪清水。远望假山背后,有着许多亭台楼阁,船厅里面便是赌场,因欲前去看他行为,所以元暇往别处游玩。携了日青,走进场中,将身坐下,早有场中之人奉上茶烟,走前来笑容相迎,问道:“二位老爷,想必也要逢场作戏么?”圣天子将头略略一点,说道:“看看再赌。”那人随又递上一张开的滩路,一边慢慢细看,场中已经开过两次,不过是些平常小交易,倒也公道赔偿,随在手上拿下一对金镯,交与柜上,兑银子一百五十两筹码。圣天子押在一门青龙之上,此际开滩之人,见此大交易,自己不敢做主,说与叶宏基知道。宏墓静静走来一看,见是面生之人,早已存下个有输无赔的主意,暗中吩咐,只管看开,恰巧是圣天子所押之门,即青龙,取回筹码,就向柜上兑这四百一十八两五钱银子。宏基闻言,走出说道:“你这客人,难道不知本馆事例小交易不计,大交易必要赌过三滩方有银兑的。”圣天子喝道:“胡说!赌多少滩由我中意,谁敢逼我三次。速兑银来!若再迟延,我就不依。”宏基答道:“莫说不依,就永在这里也奈何我不得。”随望着外边叫道:“左右何在?”一班恶徒抢将进来。这些赌客见势不佳,一哄散了。日青也跟着这干人混将出去,在外探听不表。此时,圣天子看见日青退出,他就奋起神威,在身边取出一对软鞭,大叫:“叶宏基!你今日恶贯满盈,待我为这地方除害!”舞动手中鞭,如飞前来捉拿。早有一班打手团团围将上来,截着厮杀一场,争斗好不厉害。宏基叫众人:“如拿此人,重重有赏。”不料圣天子十分勇猛,早被他手起鞭落,把这班人打得落花流水,头崩额裂,死者数人。宏基无奈,传齐各教师上前对敌。看看战到目光西坠,到底寡不敌众,孤掌难鸣,筋疲力尽,势在危急,本境城隍土地十分着急,慌忙寻人救驾。看见百花亭上总教头唐奂在此打盹,走上前说道:“唐奂,你还不醒来救驾等待何时?”说罢,将身一推,唐奂惊醒,趴将起来,听得叫杀之声不绝,连忙取了军器,飞步上前,看是何事,来到船厅,看见一班徒弟,围着一个中年汉子在那里死战。询问下人,方知缘故。看见此人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连忙上前喝道:“各家兄弟,权且退下,待我来捉他。”当下众人正在难以下手,却是为何?因有城隍土地带领小鬼暗中帮助,否则圣天子有些抵挡不住。各人望见师父到来,乐得闪开退下。唐奂上前虚战几个回合,四下一看,见各人离得远,随说道:“好汉,快随我来。”自古聪明不如天子,当下圣天子看见唐奂这个形景,就知他有意来助我,随跟着他一路追将出来。唐奂手内假意拿着一枝飞标在前走,口中叫道:“不要赶来送死!”这些人以为唐教头引他到无人的地方取他性命,怕误中飞标,所以不敢跟来。宏基也算唐奂引他人后园去无人所在,将他结果,所以也不提防,让他二人直往后园去了。唐奂看见诸人并不曾来,心中十分欢喜,一路引着圣天子走到后园围墙假山之下,自己将身一纵,跳上墙头,解下腰中怀带放将下来。不料围墙极高,虽有假山垫脚,腰带放尽,仍属太短。
圣天子急将自己腰间宝带解下,唐奂复跳将下来接好,再纵上墙,骑在上面,将带放下。圣天子双手拉住,唐奂在上慢慢用力提上,说道:“这围墙外面是礼部尚书陈金榜的后花园,权且下去,且作道理。”圣天子答道:“陈金榜我素认识,下去不妨。”唐奂复从上边将他吊过墙外,自己也跳下来。当时圣天子再三致谢:“请问高姓大名哪里人氏?”唐奂连忙跪下,口称:“万岁,小人唐奂,乃是福建泉州人氏。曾在少林学习武艺,现充府内教头。今日下午梦中得蒙本省城隍托梦,保驾来迟,合该死罪。”圣天子闻言,大喜说道:“英雄何罪之有快请起来。”随在手上除下九龙汉玉班指一个,嘱道:“他日孤家回朝,爱卿将此班指会见军机刘镛,自能重加升赏。”唐奂叩头谢恩,趴起身来,指着前边一带房屋说道:“这是陈礼部上房,万岁小心前往,小人就此拜别。”说罢纵上墙头如飞去了。
天子大加赞叹。此时约有初更时候,月色朦朦,星光闪闪,心中正在思量:陈金榜现在京中,他家女眷们又不认得,怎肯容纳?这便如何处置?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忽见远处灯光有妇女之声,一路四围照望而来。将近,急忙将身一躲,闪在石山洞内。只听得一个丫环叫道:“小姐,这里就是园西桂花树下了。没有人影,哪里有什么皇帝到此要我们接驾?昨晚菩萨报的梦是假的,倒不如早些回去禀知夫人,关上门睡罢,免得他
老人家还穿着朝衣在厅等候着呢。”又听一人娇声细气骂道:“多嘴贱丫头!谁要你管我的事,再胡说,还不快去周围照个明白来回话,我在此听信。”丫环连说:“我再不敢多嘴了。”
急忙拿着灯笼到各处照看去了。此际天子听了他主婢二人言语,喜得心花大放,急从假山石洞中走出,将手一拱说道:“孤家在此,毋庸去照。爱卿何以晓得?”小姐此时急用衣袖遮了面,偷眼细看,却与昨夜梦中菩萨所说之圣容服色丝毫不错,此时小姐心中敬信之至,可见菩萨指点之言不谬。三小姐即命丫环提灯伺候,急忙跪下,口称:“臣女接驾来迟,罪该万死!”圣天子说道:“爱卿平身,何罪之有?”小婢在地叩头。圣天子忙叫起来引路,三人慢步走出前厅。小姐急走上前,禀知母亲。
杜氏夫人大喜,道:“果然菩萨显圣,前来指点圣驾到此。”
忙请天子上坐,母女二人一同朝拜。天子口称“免礼 ”。此时厅上灯烛辉煌,府中仆妇家人两旁侍立,鸦雀无声。因不能上前近听者,或在窗格之间、门缝之内,偷眼细看,侧耳细听,人声寂静,规模整肃。圣天子随问夫人道:“因何得知寡人到此,细细讲来。”夫人恭身奏道:“臣妾杜氏,乃是礼部尚书陈金榜之妻室,与女儿玉凤昨晚三更时候,母女二人蒙观音菩萨梦中指点,说今夜初更有当今圣驾到此,应当前去迎接。今实来迟,使圣躬受惊,罪该万死,望我皇恕罪。”圣天子闻言大喜,说道:“难得菩萨指引夫人母女。平身坐下,慢慢细谈。”杜氏夫人问道:“不知我皇因何到此,请万岁明白示知。”天子答道:“朕因私游江南,与干儿周日青到间壁英武院,贪玩赌滩。”随把叶宏基恃势不肯赔钱,反被他手下围困,虽然打死几个,因为人多,战到近黑时候,险些遭他毒手,幸遇教头唐奂,也蒙城隍土地点着灯来接引,跳过墙头之事,细说一番。丫环捧上香茗,连忙备办酒席,摆得十分齐整款待。
饮酒之际,圣天子吩咐陈府中人不许传扬出去,违者治罪,恐防叶宏基前来陷害,及各官知道难以私行游玩了。杜氏夫人道:“臣妾府谅宏基不敢前来查问!”随差一妥当家人到日青家内
知会此事。
这日青与众人忙中逃了出来,在外探听,并无消息,心中十分着急,夜更回家,禀知母亲,正要设法,忽得这个信息,方才放下愁肠,在家静候不提。
再说叶宏基因见唐教头追赶诈败,引那人入后园之内,意想必将他结果方来回报,故此将门户关锁,听候唐奂回话。不料等到三更时分还不见来,心中着疑,莫非两个都逃了不成?
此是城隍土地特意将他朦混,好待圣驾平安,所以这叶宏基一时毫无主意,等到夜深,方才命各人提灯烛火把,进院追查。
一面着家丁将打死尸骸收拾,打扫洁净。他自己也随着众人一路细查园子,又大闹了一夜,周围搜遍,哪里有个人的影迹。
是时方悟唐奂放走,自己也逃出园外去了。叶宏基勃然大怒,即差人到本省州县文武各衙门知会说:本府教头唐奂盗去钦赐物件,昨夜走脱,所有各城门派人前来协同密密稽查。各官无不遵从,弄得江南城内商民出入好生不便。那些叶府家丁人等复狐假虎威,藉端索诈,小民叫苦连天,各家关门罢市。陈府家人将此情由禀知主母,杜氏夫人大怒,即着家人与本府说知:“再若如此是官逼民变,定即禀知相公,奏闻主上,勿谓言之不先也。”知府着忙,也怕弄出事来,只得知会宏基,将各门照旧放行,商民依旧开市,这且不表。
再说圣天子在陈府书房中暂住,颇觉安静,有时翻看古今书籍,有时游玩花园,光阴易过,已住五天。此时圣天子欲往河南省朱仙镇游览,随即辞了陈府夫人小姐,起驾而回,到日青家内取了行囊,同了日青出门,望着河南省朱仙镇而来。久闻该处是天下四大镇之一,所以特意到彼处游,以广见闻,行了七日方到。果然好个镇市,热闹非凡,各行生意兴旺,胜过别处,因为是居天下之中,四方贸易必由此镇经过,本地土产虽然不及南京富厚,出处不如聚处,所以百富充盈,酒楼、茶肆、猖寮更造得辉煌夺目,街道宽畅,车马往来不绝。天子与日青就在歇店住下,直至把身边所带零粹银子用完,方悟预先汇下河南银票失漏在日青家内。他是用惯阔惯的人,无钱焉能过得?虽可回京取来,其中耽搁日子也要用钱,只得将身上护体五宝绸汗衫暂为典质以作度用。即命日青去当,走了数家,当铺不识货。来到大街成安当铺,有一人姓张,名计德,乃是一个识货朝俸,认得五宝衫钮乃是五粒连城宝珠,即刻叫写票人写了一张一百两的票子,当了一百两纹银,交与日青去了。
铺中各伙计不知是宝,对东家说道:“今日柜面老张,也不知是什么缘故,还是发痴发狂,一件旧绸汗衫,就当一百两银子,好生奇怪。”东家听了,急取汗衫一看,果然是件旧绸衣服,随问计德道:“因甚将我血本这样做法?莫说是旧绸汗衫,即便就是新的,也不过二两余银,至多不过当一两或八钱,你今当了一百两,岂不要我折本么?”计德笑道:“莫说一百,就是一千两,此人定必来赎,断不亏本。”东家说道:“你莫非真是疯了不成。”张计德笑道:“东家若要知道这件汗衫的值钱之处也不难,只要请齐本行各友同上会馆,待我当着众人面前,将这件旧绸汗衫试出他值钱好处,只怕同行各朋友都要赞我果有眼力,斯时要求东翁每年添我束修,还要多送些,又另要酬劳。如果试来并无好处,我愿在俸内扣除照赔。不知东翁可否?”东家大说,忙说道:“说得有理,兼可叨教同业,心中也舒服,我还有什么不愿意呢!”随吩咐家人快去将各当执事即刻来商议,明日同行齐集会馆。家人去不多时,各执事陆续请到,就将此事详细说明。各人也觉奇怪,随问:“计德怎样一个试法?”计德道:“做出便见,毋庸多讲,只须预备大缸十个,满贮清水,再备新铁锅十口,炭一担,烧红放在锅内,利刀十把,临期取用。”各执事答应道:“就依办便了。”当下说完各散。到了次日早上,计德约同铺中东家伙计众人,来至会馆。早见合镇当押行中,各家朋友陆续先后齐集,约有数百余人,彼此礼毕。茶烟之后,许德将汗衫呈出,放在桌上,细细把缘由说明。众人齐声赞好,接来细看,并不见什么好处。
其中有几家是日青当过不肯出价的,就说道:“昨日我们亦曾见过这件衣服,他开口要当一百两纹银,即使五粒钮子是珍珠的也不值这个价钱,故而没理他。不意张兄有这般好眼力,其中好处祈望赐教。”计德道:“这五粒珍珠钮,乃是连城之宝,难定价值。当日狄青、五虎平西取回的珍珠,旗上有避土、避火、避风、避尘、避金五颗宝贝,就是此物。君不信,待我试与列位观看。”取过预备下的十把利刀,分与十人拿着,将这件绸汗衫移放砧板之上,摆在案上,吩咐这十个拿刀的人,只管放胆乱斩,就显得那避金珠的功力。十人照说用力砍了百多刀,刀口已经崩缺,那件汗衫毫不损动。众人大惊,齐声道:“果然好宝贝,亏得张先生指点我们,这番见识,千古奇同。”
计德又叫这十人将大扇煽红各锅中炭火,随将此衫盖在头一锅炭火之上,即见锅内猛火往下一缩,不及一刻工夫,通红一锅炭火尽都熄了。取起又向第二锅盖上,仍复如此。一连十锅,未到一个时辰,尽行熄灭,各人鼓掌称奇。又见计德拿着宝衫,走到十缸清水旁边,将衫放在缸内,只见缸中之水如飞,由四围泻出,缸内一滴不留,衫并不湿。当下各执事走来,拦住说道:“请不必第二缸了,恐怕弄湿了地方,一缸既然避得,其余九缸都是一样的了,难得张兄这般博识,可敬可敬!从此本行要推老兄首席了。”计德再三谦逊不敢。众人就此而散。成安当铺主回入店中,备办酒席,与计德酬劳,饮至晚间,见衫上宝珠放光,计德眉头上皱,计上心来,意欲吞没此宝,随唆使东翁将假珠顶换。商议定当,即将五粒宝珠藏起,把假矾珠穿在原衫之上,等候取赎。
再说圣天子当了宝衫,权作用度,自己住在客店,打发周日青星夜赶回,将银票取来。日青奉命起身,往返就耽搁约有十日光景,已经取到,随往本镇银号,兑了银子,提出足色纹银一百两,另外加足一月利息,走到成安当铺将衫赎回。圣天子一眼看出矾珠,心中大怒,追问日青。回说:“孩儿不知,这必是当铺作弊,将珠换了。”圣天子即携同日青亲到成安,追索原宝。张计德及店主等均一口咬定说来当就是这五粒珠儿,并没什么宝珠,不肯招认。圣天子见他死口不认,欺心图赖,随与日青二人,纵过台柜,将他东伙二人一齐拿下,腰中拔出防身宝剑,向他颈上磨了两磨,大骂道:“我把你狗头碎尸万段。怎敢贪心吞没我的珠宝?若再胡赖,管教你二人死在目前。”此时当铺伙计意欲上前救护,又怕伤了性命,也有明知此事不该做的,所以无一个上前劝阻。成德当主吓得魂飞天外,埋怨许德道:“都是你惹出来的祸。”随恳道:“是我一时糊涂,误听人言,贪小得罪好汉,万望不要动手,饶了我,即刻将原物叫人取来送还好汉便是。”就对写票伙计说:“你快去开了珠宝柜,将那五粒宝珠拿来送还原主。”当下那人连忙入内,拿了出来,双手呈上。圣天子冷笑几声,说道:“算你见机造化,这狗头又难饶他,不得轻轻放了。”当主抢上前,将计德踢了几脚,踢得他在地乱滚,圣天子二人方才大骂出门而去。张计德心怀不服,吩咐各伙计关了当门,自己趴将起来,跑上更楼,将锣乱打,大叫:“打劫,快来捉拿!”向来规例,当铺鸣锣,附近各街当铺一齐接应锣声,街坊铺户闭门,驻防官兵闻警,即四面跑来捉拿,况白日鸣锣,非同小可,惊动了大小街门,差役持着军械飞奔,随地方官前来会营捉拿。此时圣天子与日青二人走出成安当铺未远,就见他将门闭上,继又听见传锣捉人,也就吓了一跳。又见各店闭门,走了数家,后面早有张计德带着成安当铺各伙计引着兵差追来。圣天子勃然大怒,拔出宝剑,翻身迎来。计德正叫得一声:“这个就是!”
一言未了,早被手起剑落,斩为两段。当下兵差见他行凶,伤了人,大喊一声,一齐围将上来。这朱仙镇又是紧要地方,官兵又多,将他二人四面重重围困,水泄不通,战了半日,看看危急,越杀越多,不能得出重围。这些保护神兵、当方土地着了忙,急寻救驾之人。一眼看见更楼之上睡着更夫,此人性关,因好打抱不平,所以名唤最平,乃是一员虎将,一身武艺,两臂千斤之力,因为时运不通,埋没在此,今日合该运来得功,随走上前,梦中叮嘱一番,将他推醒。最平趴将起来,转眼不见托梦神人,好生奇怪,耳边听得金鼓喊杀之声,如雷震一般,推窗一望,看见有两人被兵差围得十分着急,那人头上现出红光,想必就是神圣所言。当今天子有难,合该我救,随即叩头谢了上苍,跳起来取了铁棍,飞奔下楼,一路用棍打来,这些兵役如何当得起此八十斤重之棍!只见撞着就死,遇着即亡。
各兵将见如此凶狠,发声喊让开一条大路,关最平直杀到圣天子面前,双膝跪下,说道:“小人来迟,罪该万死。请主上随我杀出去罢。”圣天子龙颜大悦,道:“恩兄,快快与孤一同杀出就是。”於是关最平在前开路,正遇本镇协台马大人挡住去路,大战十余个回合,被最平顺手一棍扫下马来。兵役等拚命救了,不敢再去追赶。
当下圣天子再叫:“壮士,回身杀入重围,救出吾儿才好。”最平闻言,提了铁棍,回身再入重围,各兵丁知他厉害,谁敢阻挡,早被他寻着日青,招呼他重新杀出,圣天子见他如此勇猛,同起名姓,方知姓关名最平,江南人,神火点他来救驾之事。此时三人来到店中,取了行李,走了十里,天色已晚,投入客店,用过晚膳,就在灯下写了一道圣旨,交最平进京,投见刘镛放为提督之职,赏了他盘费用度很两。最平谢了圣恩,次日起程进京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8回 下潮州师徒报仇 游金山白蛇讨封
下一回:第10回 杨遇春卖武逢主 僧燕月行凶遭戮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