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回 下潮州师徒报仇 游金山白蛇讨封

话说林胜在监中别了师父,出了狱门,到家对母亲说知,就即起程,望省城赶来。在路无词。不数日,已到省垣西禅寺,见了至善,哭拜在地。至善扶起,向知黄坤被害在狱中,也觉心中异常悲惨,随对各人说知,方带了方世玉、胡惠乾及林胜,仍由潮州旱路赶来。此时馆中诸徒惟有惠乾报仇心急,专心苦练,孝顺师父。那世玉自小习练,手脚精便,性情灵巧,这二人最得至善欢喜,已得秘授功夫,所以带着二人,叫林胜引路,望府城进发。四人在路,过了些青山绿水,村庄市镇,到得府城,天色已晚,共到林胜家内,见了他母亲,彼此礼毕,款待晚膳,度过一宿。次日绝早,林胜起来,引他师徒到海阳县监,前后左右窃探一番,看了上落门路,回来嘱咐林胜,下午先进狱中,知会黄坤,并带了十两银子进去买办酒菜,请各狱卒饮酒,以便行事。四人商议妥当,已是申刻。林胜到监中见了师父,通知此事,出来与各看守人见礼,说道:“师父感众位照应,无以为报,今夜命小弟备一东道,请各兄一醉。”随在腰中取出白银十两,送与众人,备办酒菜各物。众狱卒说道:“原来林兄这样慷慨。令师在难中,徒弟能如此尽心是十分难得。”
遂着买办烹爆,是夜摆齐酒菜,开怀痛饮。林胜又极力奉承,再三劝酒,至将醉时,下了蒙汗药,分敬各人一杯,此时已是二更。早见至善从屋上跳将下来,取出铁尺,打开黄坤手铐脚镣,二人齐飞上屋,捷如猿猴,并无声响。林胜将母亲藏往乡间,当下五人会齐,飞出城墙,望着省城大路而去。
到了次日,狱卒醉醒,方知黄坤走了,吓得魂不附体,急忙报官。县主大怒,重责狱卒,一面悬赏查缉。查起根由,方悉林股所为。即将他的房屋封锁。一面移文附近州县,一体追捕,十分严紧。其时乃是正月初一日,且将此事搁过一边。
再说四人在路奔驰,到西禅寺,已是正月初九午后了。馆中各人接见,黄坤拜谢师尊活命之恩,又与各师兄弟见了礼。
林胜说起好夫淫妇十分狠毒,断难放过。黄坤求师父索性为弟子报了此仇,自己因查缉甚严,不敢回潮。至善应允,说道:“贫僧为汝再走一遭,椎要稍停数天,待他们查缉稍松再去不迟。”就着黄坤在馆教习各师弟技艺,因他曾做过教头,规条本领也与至善相似,且精神倒比师父还强,各师弟倒也欢喜。
时光易过,不觉已是二月初一日。至善带了世玉、林胜,收拾起程。正是仲春天气,雨水连绵,行路不便,就搭船望峻岭进发。由惠州直下龙川过潮,走七渡河口,顺下而行,半月方到潮州。船泊竹排门外,师徒上岸,往竹枝山青竹寺而来。此寺乃是少林分院,主持名鸟空和尚,当有小沙弥报知,与众徒弟接进师兄。至善入寺礼毕,鸟空问道:“师兄现从何处云游到此 ?这两位谅是令徒。近闻黄坤被诬窝盗,于初一夜越狱,县官追捕甚紧。”至善点头,即暗暗对他说知。鸟空大喜说道:“马剑群这狗头,十分可恶,去年意欲霸占寺田,幸遇太守廉明,与我有交,将他斥退,这才罢手。师兄若来结果他,务要机密方好。”至善称是。次日,随与林胜到马家庄前后看了门路,又到黄坤家,也踏了路境。回到寺中,饱餐斋膳,到晚带了世玉、林胜,先到黄家,三人越过墙,托去了房门。此时已交三鼓,适直是夜剑群不在此处歇宿。甘氏姑嫂从梦中惊起,林胜、世玉早取出腰刀,架在颈上,二人吓得魂不附体,连叫饶命。林胜骂道:“尔若声张,即杀”随将二淫妇押到至善面前。至善问道:“你这两淫妇,听谁人唆使下此毒手 ?当初系何人引诱,与马剑群通奸,快快从实招来!”二人见林胜在此,断难巧辩,只得将张、李二尼设计请到峨眉庵吃斋,如何听他唆弄,后被林胜撞见,二尼又教他反捏强奸,直至马解元出首控告,从头细细说了一遍。二人说完,叩头饶命,自认该死。
材胜骂道:“我与尔无冤无仇,师父与你有恩有义。你二人下此毒手,我师父性命险遭你践人之手,我看你两个心肝是怎样颜色的。”随与世玉一齐动手,将这两淫妇慢慢凌迟剁死,然后将金银首饰分缠腰间,就把鲜血在墙上写下四句泄恨诗。诗曰:
奸夫淫妇太无良,惨害师徒险共亡。
县官欲问谁人杀,林胜黄坤手自戕。
各事弄妥,三人仍从瓦面跳落,趴过城墙,来到马家庄。
走过庄桥,恶犬狂吠,林胜取出烧饼丢去,群犬啮着不能再吠。相继纵上瓦面,落下大厅,恰遇打更人走来,被世玉一把拿着,他就要声张,世玉将刀在他面上晃了两晃,道:“你若高声,我便杀你这狗头!你说明马剑群现在何处,我便放你!”
庄客求饶道:“家主现与爱妾在牡丹亭作乐。”“亭在何方?”
庄客道:“在后花园中。”走进这厅后下阶,忽见园门,只求好汉饶命。世玉将他带至园门口,说道:“你卖主求生,饶你不得,一刀去罢。”三人直奔后园,远见一座八角亭,里面灯火辉煌,笑声不绝。三人闯将进去,先杀了一个丫环,那使婢将要叫喊,也就一刀杀在亭中。早见马剑群赤条条与两个姬妾在此淫乐,男女都无衣裤,十分可丑,一见他三人拿着明晃晃的刀杀将进来,这一惊非小。剑群此时已有八分酒意,急忙举起坐下一张紫榆宫坐椅,前来迎敌,那两个姬妾喊得两声救命,却被世玉、林胜一人一刀,已经不活了。至善来杀剑群,他若是不醉,手中有军器,也还抵敌得数合,今那经得三人前后夹攻,他手中又无利器,全靠这椅子,怎能挡得住,早已收场,大喊两声救命,已不能言了。师徒三人,一阵乱刀,将他斩成肉酱。搜了金很细软,正要走出,只见四面灯球火把数百。庄客拿着枪刀,将亭子围住,大叫:“不要放走贼人。”当下至善见有人来,知道不能离去,索性决定放火。随在腰边取出硝磺引火之物,在亭内放起火来。趁着火势杀将出来,犹如猛虎一般,把各庄丁乱斩乱劈。众人发声喊,重重围裹他三人在中间,拚命大战。黑暗之中,好一场恶斗,足有一更多时,被他师徒杀死十余人,伤者数十人,各人方知厉害,四面躲藏,不敢拦阻。他师徒三人慢慢走出庄外,回转青竹寺,换了血衣,取了行襄,别了鸟空和尚,搭船回省而去。将近天明,马家庄附近乡村前来救护,岂知贼已去得久了。本庄各绅士只得到来查点死伤人数、失物,一面救熄了牡丹亭一带之火,一面禀官相验死伤各庄丁尸首。亭内马剑群及二妾之尸,均被火烧为灰烬,无从检验。是日,海阳县里又得黄坤附近居民禀报,一家被杀,因是城内,应行先验,看见墙上之诗,已知缘故,连忙抄附案内,又到马家庄验罢,入城西禀府道,重出花红赏格,书影图形,捉拿黄坤、林胜,这且不表。
再说他师徒三人,二月下旬赶到省中,回转西禅寺,见了各人,就将上项事情细说一番。黄坤方知是二尼奸计,师徒二人十分痛恨,随上前叩谢了师父,又拜谢了两位师弟。当下他师徒三个,将杀奸夫淫妇时取来的首饰财物在腰间解下,交与黄坤,叫他收了。黄坤再三不肯。至善和尚说道:“为师的,特为你中年丧偶,无家可归,故而顺便带来。不然出家人要此钱财何用?你跟我多年,我的脾气难道你还不知么!”众再三相劝道:“师兄,莫辜负师父这番美意,若再推辞,他老人家就有些不高兴了。”黄坤只得收下,随说道:“徒弟还有未了的心事,求老人家作主。”至善说:“有事只管说来,师徒犹如父子,何用客套?”黄坤道:“峨眉庵这两个贱尼十分狠毒,害得弟子师徒二人家破人亡,几乎性命遭他毒手,若非师父搭救,难出囹圄。如此仇人,怎么放得他过!务求师父回少林之便,取道潮州,一总结果了他才好。”老禅师道:“张静缘、李善缘这两个狗贱人,玷辱佛家,败坏规矩,当时我本要杀他,为该处妇女除却一害,因事情急迫,所以忘了。既是你心中放不下他,我就替你收拾这两个践尼便了。只是县中追捕你二人甚急,赏格又重,此地离潮不远,你师徒断难栖身,可速收拾随身行李,把首饰交在西荣巷银号生息,作速绕道由韶关过福建入少林寺,暂行躲避。我因这馆内一个门徒未曾习练木人木马功夫,带了他们由潮州取道办了你这件心事,亦回少林。”
各人闻有这路武艺,都愿同去。约定三月初一日,由省中水路动身。黄坤、林胜赶紧弄妥各事,就于二月二十五日拜别众人,叩辞师尊,先行起程去了。各门人也打点行囊,雇办船只,到了四月初一早晨,别过西禅寺僧人,一齐下船,解缆扬帆直望潮州而来。这回师徒共是十一人,包了两个船舱,其余搭客货物倒也不少,都是要往老隆嘉应潮郡一带贸易者居多。一路并未耽搁,度过岐岭,不觉就是府城。共走了十三日,也算极快的了。闲话休提。
这日舟到码头,他师徒随将行李什物,雇夫挑往竹林山青竹寺而来。鸟空和尚接着,吩咐徒弟帮着安顿房屋,铺了寝帐,一应使用家伙,忙了半天,才弄停妥。心中暗想:师兄此番带许多不安静的人来,不知又要闹出什么事来,却又不敢得罪他,只得佯问道:“师兄因何回省不久,又带了众位师侄来?有何贵干?请道其详。”至善答道:“我欲带他们回少林学习木人木马功夫,顺道来此办件事情。”随附耳说知,“因为这个缘故,并不久留,不过一两天就要起程的。”鸟空会意,虽然担心,也无可奈何,随命徒弟预备晚膳。用完,至善就与世玉进城到峨眉庵探路,嘱各人不可乱往外边去。二人举步入城,此时将有申刻光景。将近海阳县衙前,就见此庵门面却不甚高。看罢赶回寺中,二人换了一身乌黑衣裤,腰束黑丝带,头扎软包巾,脚着多耳麻鞋。是日因下微雨,月色不明,正好行事,趁着齐黑关城时候,两人混入城中,在街下闲看些纸影戏文。府城此戏极多,随处皆有,若遇神诞,走不多远就见一抬,到处热闹。有本地戏班者,有京班苏班者,盐分司衙门时常看演,人脚虽少,价却便宜,他师徒心中有事,又穿着黑衣紧身,未便观看,专在巷后静守。将交三鼓,三人纵身上屋,趴在天窗口探听,听见二尼闲谈道:“黄坤之事,幸他不知是你我引线的,若彼晓得,你我也做了刀头之鬼,还活得到这时么。”又听见一个答道:“大约是你我早晚诚心,拜恳菩萨保佑,所以能瞒得过他,也未可知。细想我二人,自入空门以来,除了未曾亲手杀过人,那奸淫邪盗谋财害命的事,也不知做了多少,到今日,我积了好些银子,人家说天理昭彰,到底是难凭信的。”这个说道:“你也说得有理。件件都讲天理良心,饭也不用吃了,凡事总要做得机密,也便无妨。”他二人恶贯满盈,这些言语师徒趴在上面听见,大怒曰:“若不杀这两狗践人,不知还要害多少人?”守到灯熄入睡,二人就拨开屋瓦,放下软梯,至善跳将下来,走到床边,照着颈上,一人一刀,又将二尼心肝挖出,随搜着他不义之财约有三百余金。至善一想,带去救济穷苦也好,就叫世玉在上接了。他在黑暗中,远远见有一人蛇行猿跳,快捷非常,瓦上全无声响。至善老禅师练就一双夜眼,最能分得清楚,观其行动,亦是道中朋友。就命世玉:“在此稍候,我去看来。”随施出飞腾本领赶上,只见他下落海阳县衙中,少时又上屋。亦即跟他,即见如飞走回惠潮道上房,跳将下去,见他有妇人接着,在怀中取出一颗铜印,给他妇人收好。至善看了好生奇异!随即回旧路与世玉说知,也不明甚缘故,一齐越过城墙回寺,已经五更三点了,方才安睡。
次日起身,将此事说与各人知道。本欲即刻起程,因为这件奇事,暂且留心探听两天,再行未迟。此事按下慢表。
再说海阳县主石岐,在昨夜三更时失了印信,吓得魂不附体,急忙闭了宅门,从上房起各处细查,地皮都反转,那里有印的影踪。又见报峨眉庵两尼被赋杀死、财物劫去一案,石知县也无心去验,只委捕厅何福祯前去勘验。此际石岐急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万难之中,想起本府王廷槐与他同是杭州同乡,十分相厚,倒不如直将此事与他商议,求设法保全。随打轿望潮州府衙中而来。见礼已毕,禀明此事。王太守一惊非小,回心一想,这事只可暗访,不能明查,上台知道许多不便。随叫石岐回衙,就告病上来,所有县里事情,需用印者,待本府与你代行、代折,暂行代理。你可出悬重赏,暗中密查,候过十天半月,再作道理。知县拜谢回衙。
再说钦加按察使衔惠潮嘉兵备道台赖大鹏乃是一个海贼头目,他自少在武当山冯道德道士手下为徒,学得浑身武艺,十分高强。今因潮郡富厚之地,特费重资捐官到此,意欲剥削百姓脂膏以济群贼军饷,只为知府王大老爷爱民如子,石知县虽非十分清廉,倒也奉公守法,所以诸事均为监制。现因贼中急用,假公济私,欲与海阳县借库银十万两。石岐不肯应承,赖道台衔恨在心,盗印害他,谁想本府与他遮瞒并不通禀,他就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第三晚又将知府印信亦都偷了。当下弄得府县二人手足无措,几乎急得寻死。本府因县里失印之后,却将府印携带在身,时刻不离。他有本事,候其睡着连装割了去。至善此际留心打听明白,亲到县衙,到了大堂,叫把衙差役进去报与本官知道,说有少林寺至善大师,因有要紧大事求见太爷。差役见说,急忙报官。石知县正忧心如焚,闻和尚求见,就知有些来历,心下大喜,即刻吩咐大开中门,穿了衣帽,亲自迎出大堂而来。举目一看,见这和尚头圆顶平,方面大耳,十分肥壮,年岁虽有八旬光景,眼还似铜铃一般,英气勃勃,相貌堂堂,知非常人。抢步上前,恭身施礼,说道:“不知佛驾光临,有失迎候。上人勿怪。”至善大笑道:“老衲闻使君与太守被人暗算,特来解厄,了此心愿,但此处不是讲话之所,到里面再谈。”随携了石岐之手,走将进来,到了花厅后,施礼坐下,手下献过香茗,县主急欲请教。至善道:“请将从人退下,方可将言奉告。”县主随将俟候人等一概退出。至善此时方将黄坤被诬在狱,自己三次来湘救徒,杀奸夫淫妇及诛二贼尼,在峨眉庵瓦面遇见赖大鹏盗印,入道台衙中等情细说一番,“我今特来为使君太守捉贼,取回两颗印信,将功抵罪,何如?”石岐听了,吓得惊疑不止,说道:“原来赖道台是海阳大盗,有功升授,怪道前日与下官支借县库钱粮,因我不允,故而设计陷害,幸得禅师今日言明相救,不然,我与太守必定性命难保。那黄坤之事,本来是我不明,冤枉了他,马剑群、甘氏、玉兰、二尼等死有余辜,老禅师何罪之有此案待下官禀明本府,注销就是了。惟这赖道台乃我们上司,并无证据,如何敢去他衙中搜取?”至善道:“待贫僧见了太尊,议定一个善法,包管手到拿来。”县主说:“既如此,下官就与老禅师去见本府便了。”吩咐下人,不必跟随,自己便服与至善同上府衙而来。王太守慌忙迎入。礼毕,石岐就将前项情节细细禀明道:“卑职已经许将此案注销,现在禅师说要见太尊,好设法去办这事。”知府听了,连忙向至善称谢道:“费老上人的心,请教怎样一个办法?”至善答道:“不瞒太守说,老衲想来久矣。这赖大鹏,既是不端的人,必有许多匪徒留在衙中,近闻附城各富户失窃金银等案,曾见叠出,未能破过一案。太尊使君悬赏捕缉,不曾拿到一贼,非他包庇而何?今我师徒分开,四边埋伏,在他左近瓦面守候数晚。一见他署中有贼出来,即便跟着,待其有贼返衙之际,即将他擒下,带回衙中盘问,问出真情,知他将印藏在何处,禀明大宪,会同起赃之后,各人便可会奏参他。”府县听了点头称是:“果然妙计,事不宜迟。就今晚起烦劳老禅师带同各位高徒一走,事后重重酬谢!”
至善随辞了府县,回青竹寺,派令世玉守东方,胡惠乾在西方,林胜居北,自己在南,皆暗藏道署左右四边民房之上,各带暗号器械,如遇有贼出来,让他过去,暗暗跟他尾后,待其有贼回来,将他擒下带回衙中。三位徒弟遵令,分头而去。是晚,果捉得贼人十余名拿回衙中,府县会同盘问明白,知藏官印赃物所在,立即上省禀明大宪,会同各官前往道衙擒拿盗贼,搜回二印。王知府即委海阳县暂行代理府事,即同至善师徒,连夜将赖道台及赃物官印二颗押解上省,数日之间到得省垣。禀知各大宪,均大为惊异,随委三司会审情确,大宪又详加复勘无异,果实情真理确,只得奏闻,请旨将赖大鹏拿京正法,此是后话。
本府当审实案情之后,蒙上台饬回本任,随与至善师徒回到潮州,本欲厚谢他师徒,因至善坚执不受,辞了出来,带着一班徒弟,回到青竹寺,别了鸟空和尚,即日起程,往福建少林寺而去。
再说圣天子此时与周日青到了金陵。此处是日青家乡,其母自从将他过继高客人,跟随出门之后,自己就回来居住。此时日青入门见母请安,圣天子也彼此见了礼,就在书房中安歇。
日青又慢慢将一路经历事情及定下亲事禀明母亲,母子二人十分欢喜。次日起来,整备早膳,俟候契父用完,一同出门,随往金山寺游玩,一路驾了小艇来到山前,只见此寺建在江中,十分巍峨雄壮,景象辉煌。到了玉书台前一望,见往来商船,源源不尽,何止千艘,远看水色天光,玲珑如画,果然好一座名胜禅林,圣天子此际满心喜悦,就在案上取了一管笔,向粉墙上题诗一首:
龙川竹影几千秋,云锁高峰水自流。
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
远观西北三千界,势压江南十二州。
好景一时观不尽,天缘有分再来游。
写得笔走龙蛇,一挥而就。咏完诗句,搁下笔,走进寺门,只见山门外立着哼哈二将,二门内坐的是四大天王,大雄宝殿中香烟霭霭,两游廊十八尊罗汉皆用金装,打扫得一尘不染。
见主持达机者和尚带领着一班僧人出来迎接,请入方丈待茶,连随吩咐厨下备斋相款。圣天子取出香资二十两,送与当家。
略略坐谈一会,看见天色尚早,携了日青要往山前山后散步。
僧人本欲随行随喜,日青道:“我自认得,不烦引道。”二人走出山门,到处游玩,将到塔前,忽闻一声响亮,狂风大作,黑雾之中现出一条大白蟒蛇,身长五丈有余,头如米箩,口似血盘,张牙舞爪,迎风飞来,吓得日青魂魄全无,一跤跌倒在地。圣天子此时也着了忙,急在腰中拔出龙泉宝剑,定睛一看,只见此蛇将到身边,就伏在地上,将头乱点,似朝参一般,方悟他来求封。随喝道:“孽畜,快现人形,听朕封赠。”妖蛇就地一滚,变成一个道姑,跪在地上叩头。圣天子就封他为雷峰塔主白氏夫人,在金山寺受万民香火。白氏谢恩起来,化阵清风,两个仙童,一派仙乐,引回本位为神去了。日青此时惊定,睁开眼,不见妖蛇,连忙趴将起来,细问,方知是来讨封的。看见天色将晚,二人转回寺中,主持达机和尚已整备斋筵,盛意款待。是晚,就在方丈歇宿。三更时分,偶然起来解手,忽闻一阵风声,一只黑虎在后追来,吓得天子大惊,正是:白蛇已沐皇恩宠,黑虎还求帝德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抱屈遇高僧
下一回:第9回 英武院探赌遇名姝 朱仙镇赎衫收勇士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