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抱屈遇高僧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学习技艺,练得件件精熟,英雄无敌,为至善生平最得意的首徒。
他自己也有一个徒弟,姨林名胜,师徒二人是拳降猛虎,脚踢蛟龙,因性情豪侠,最宜结交朋友,贪吃懒做,不数年间,把父亲遗下数万家财尽教化为乌有。妻子甘氏,妹子黄玉兰,年纪三十二岁,膝下尚无儿女,近来时运不济,就连教拳也没有请。妇人家眼最势利,妻子未免有些言三语四,抱怨丈夫不济事,还亏玉兰妹子再三解劝,不致夫妻反目。黄坤迫于无奈,就在黄安祥盐鱼船上做出海押帮之人,冒险出洋,暂避家中吵闹而已。自黄坤出门之后,他姑嫂二人,恃着几分姿色,就娇装打扮起来,到各处庵堂游玩,每日早晚在门前遮遮掩掩,轻言俏语,任意互相调笑,不顾羞耻。这日正遇新科武解元马剑群在门首经过,正是狂徒淫妇彼此教迷,知是黄坤家眷,不是好惹的,心中却又放这两个美人不下,每见他两人常到峨眉庵张、李二尼姑处游耍,因思此二尼与我十分投机,何不到庵内同他说知,看他两个有何妙计。随即转过长街走入庵中,张静缘、李善缘二尼见马剑群来,笑逐颜开地问道:“今日甚风吹得解元公到此,有何贵干请道其详。”马解元连忙答道:“一则特来探望,二则有件事情拜烦顶力,玉成自当厚谢,未知二位师父可肯为我出力否?”静缘献上香茗,随说道:“小庵屡蒙布施,虽然佛面之光,也是大檀越一片善心,无量功德,小尼们感激不尽,诸事还要仰仗贵人之力,如有用得着小尼妹妹二人之处,就是赴汤踏火所不敢辞。只求说明什么事情,自当曲为设法。”善缘带笑问道:“莫非新近看中那家娘子,动了火,要我们二人撮合么?”剑群拍掌笑道:“小鬼头,倒被你猜着了,我且问你,前街黄坤家常来你庙里这两个女子是黄教头谁人?”二尼闻言,伸了舌头,缩不进去,都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他,就有些费手了。若问这两个女子,都是水性杨花,倒易入手,只是碍着黄教头师徒好生厉害,惹他不得。”
马解元着急道:“到底是他甚人何妨直说,我自有主意。”二尼道:“那年纪二十六七岁,鸡蛋面、杏眼、桃腮、肥肥白白四寸金莲,不高不矮,俏俊身材的是黄坤之妻甘氏;那年纪十五六岁,瓜子脸,柳眉凤眼,樱桃小口,杨柳身材,三寸金莲,打条松辨的是他妹子名唤黄玉兰。二人虽是荆布钗裙,却是风流性格,所以与我二人十分意合,每遇空闲,必到庵中玩耍。解元如果合眼,这黄玉兰尚未对亲,小尼倒可与你说会,娶来做个偏房,谅黄教头现在景况不佳,多许些银子,定然愿意。况且解元娶他,岂有不顾之理,若欲冒险勾当,被他师徒二人知道,就有性命之忧了,不识尊意如何?”这马剑群乃是一个好色之人,生平贪爱女色,最好新鲜,名为割旱,未十分中意的,也不过一月半月就丢开了。恃势强横,害却多少良民闺女,若是别人,他就用强行霸,已经到手多时,也因忌着黄坤师徒,想用善法遮瞒。趁黄坤不在家中,暂图一时快活,原不欲娶玉兰为妻。今听二尼如此推托,忙在袖中摸出银子三十两,摆在桌上说道:“这些须银两,望二位师父收下,聊作斋粮,事成之日,再当重谢。到他师父本领,我岂不知,今喜黄教头出海押帮,断难速回,我今着人将林胜请到别处教习,将他师徒绊住不放回来,天大事情也不妨碍了,你也知我的脾气,不过一时适意,过了一月,兴致完了。丢开手就是。他师徒回来,知道并无凭据,也奈何我不得,你们更不相干,你道这条计策妙也不妙?”二尼见了雪白的银子,已经不忍释手,又听这番详论,果然妙计,早把黄坤、林胜的厉害,将来性命交关的念头,都忘在九霄云外,即忙说道:“些小事情,岂可以要破费解元公的银子,这却断然不敢领的。”剑群说道:“些不过略表寸心,将来还有厚谢。”二尼虚让一番,忙着收了,随道:“事不宜迟,明日解元先请到来,躲入禅房,便待我备下斋筵,将他姑嫂邀来饮酒,酒到半醉,我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包管妥当。”剑群大喜,计议明白,拜别而去,这且不提。
再说二尼次日起来,忙着备下一桌斋筵,摆在卧房之内,早见剑群打扮得富富丽丽,走进禅堂,见了礼,将身坐下。他相貌原来魁梧,今日罗绮满身,虽然不及潘安、宋玉的风流,也是一个偷香窃玉的鼻祖,腰包内又摸出银子五两,送与二尼作为今日酒筵之费。二尼谢了收下。三人同早膳,吃茶酒,二尼就请他躲入静室内。张静缘就着李善缘去请姑嫂两人。李尼答应晓得,出了庵门,来到黄家,正见甘氏与姑娘在门里窥街,一见李尼到来,忙开了门,笑问:“这几日总不见师父,静师父也不见来,定然是庵中现在盂兰盛会,施主们到来住宿,不得空闲?”善缘答道:“正因为此,所以失候。今日庵中功德圆满,师兄特着我请大娘及姑娘二位到庭随喜,一面入房预备香资,玉兰捧了茶来,又递水烟筒过来,让他吸烟,姑嫂随即换了衣服,将门锁了,与善缘一齐行走不多路,已到庵中。静缘接了进去,彼此谦逊让坐。二尼说道:“我二人因各施主到
此斋醮,略备素斋,今年靠菩萨庇佑,各檀越的善心,也还剩些斋粮,今日酬神了愿,特请大娘、姑娘到来一醉。”甘氏道:“又来叨扰。”随将带的香资,双手奉与静缘,说道:“些微之敬,望师父在佛前同我上炷好香,保佑家门清吉,身体平安。”二尼道:“大娘既是诚心拜佛。小尼们只得权且领下,替你上香作福,求燕萨庇佑,早见弄璋之喜,便是大官人在外,也求神力扶持,水路平安。”说完,将钱收了。茶罢,一面暖酒,邀入内室,见斋筵备得十分丰盛,甘氏姑嫂连忙说道:“这席斋筵若是因我二人而设,怎生过意得去?”二尼道:“这叫做借花献佛,都是各施主办斋多余剩的素菜,并非用钱买的,大娘姑娘只管请用。”二人信以为真,彼此分宾主坐下,开怀畅饮,所谈的都是些风流的话儿,看着将醉,二尼用言相挑,说道:“我二人少年时那些风花雪月也就快活过来,皆因主妇不容,丈夫管束,赌这口气剃了头发,中看出家,现在虽是中年的人,入空门二十余年,每遇酒后,必要想那少年风流之事。姑娘是未曾尝过滋味的倒不必说,只大娘如此青春,现在官人不在家,若遇花朝月夕,顾影生怜之际,何不想个法勹及时行乐”?那甘氏本是一个行为不端之妇,今已半醉,被二尼抓着痒处,认为知己之言,随长叹一声,答道:“那冤家却与我无缘,他生平不以我为事,所以有他在家犹如出外一样,还亏了我这姑娘,性情相合,彼此说得投机,倒可消却心中烦闷。”静缘答道:“原来大官人既如此无情,天下有情人最多,何妨结识一个,终身受用,且可趁着年轻,弄他几个钱,以作将来养老之资,若到了我们这般年岁,颜色衰败,就不中用了。这些话,原不该我出家的人说的,只是大娘、姑娘如此好人,偏偏嫁了这般不济事的丈夫,我所以不避嫌疑,不知大娘意下何如大姑娘将来要望菩萨庇佑,配个姑爷,千万不要你哥这样无情无义才好。”这一席话把甘氏说得透心适意,也因饮了些酒,古云:“酒乃色之媒”。随红了脸,答道:“虽然久有此心,只因难遇其人,该受这番磨折了。”马剑群躲在外房,早已听得明明白白,故意撞将进来,大声说道:“二位师父,如此上好斋筵,不知会我,你食得过意否?”一面讲,就坐了下来,呵呵大笑。甘氏姑娘正欲起身回避,二尼一边将他姑嫂一人捺一个,归了座位,说道:“毋庸躲避,这就是新科武解元马剑群老爷。这老爷是我峨眉庵中大施主。”随诈问道:“解元公无事不登三宝殿,大约又想打斋,莫非到庵中叫我们念经超度,是不是这件事?”剑群会意,就把眼目揉红,假做悲伤之状,答道:“正因这冤家自从去世,虽然诸事从厚,究竟弄得我梦魂颠倒,心思恍惚,做了许多斋醮,总不能梦中会他一面,明日是他周年之期,特来请众师与我做一坛功德,以了心愿。只是不知有客在此,冲撞勿怪。”二尼假意称赞:“解元公十分情重,也是这位娘子有福,结识着你,许多富贵人家,正室也没有如此追荐的。”剑群道:“这也算不了什么事情,不过尽我一点心罢,想他病时到今共费银子千两有余,生时用的不计,只是劳而无功。”一面说,假意用手帕拭泪,趁势问道:“这二位娘子尊姓?谁家宝眷?”二尼答道:“这位是黄坤教头的夫人甘氏,这是他妹子玉兰。今日请他吃斋,不期有缘与解元相会,都是姊妹一般,又无外人,何同席。解元公若不嫌残杯,就请宽用几盅素酒。”甘氏姑娘信了他一派胡言,错认马剑群是个怜香殿玉之辈,兼且一貌堂堂,口虽推辞,身却不动。二尼知道合意,连忙重整杯盘,再倒金樽,饮到酩酊
之际,二尼借事走开,让他三人畅饮,不提。
后来情同胶漆,自此常在黄坤家内暗去明来,直至冬至。
这日,合该有事,正遇林胜因师父出门许久,未晓曾否回家,今日冬节,徒弟不在馆中,偷闲到黄宅探侯。一进门,撞着奸夫淫妇三人在厅上饮酒。林胜大怒,一脚将桌踢翻,追上前来捉拿,吓得姑嫂二人大惊失色,急忙死命上前缠住林胜。马剑群趁势逃脱。林胜到底是个徒弟,不敢十分将他姑嫂难为,只得声言要说与师父知道,恨恨而去。当下甘氏与玉兰惊得浑身冷汗,说道:“不好了,虽然马解元未曾被他捉着,你哥哥回来,他定不肯遮瞒,你我性命难保,这却如何是好!”玉兰道:“莫若如今你我走向庵中,与二位大师商议,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或者有什么脱身之策,也未可定。”于是二人走到眉庵,诉与二尼知道。他两人也着急,说道:“追究起来,连我二人亦要该死的。”忽见静缘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笑道:“不如候大官人回来,你先下手为强,只说林胜冬节饮醉酒来,强奸汝姑嫂,二人总要装模作样,说得千真万真,下个毒手,等他一见面就将林胜杀了,使他开口不得,说也不信,这事就不妨了。你道好不好?”嫂闻计大喜,说道:“果然妙计。”
随回家静候黄坤回家。再说黄教头在黄安祥拖罟渔船押帮,幸得太平无事,近因将近年底,各船回港过年。本年出洋,风和顺利,船主获利倒也不少,黄坤所得押帮工银及花红厘头共亦有洋五六百元之多,虽非大财,却也略觉宽心。黄安祥船到汕头湾泊,各水手都回府城,黄坤也将随身行李搬回家中。付了挑钱,方才坐定,甘氏与玉兰放声大哭,诉说林胜诈醉,前来调戏强奸我姑嫂二人,官人若早回三日,就免受他这番淫辱。
他见我二人不从,他就把银子来引诱我们,先用甜言蜜语,到后来又哄吓道:“你两个若不顺从我,将来见了师父,就说你们在家偷汉子,被我看见逃脱等情,你二人性命就不保了,意欲用强,因见我二人性情刚正,难以下手。设遇别个水性妇人,将你脸面不知丢在何处去了。”黄坤闻言,激得怒目圆睁,大骂林胜小畜生忘恩负义,调戏师母,罪该万死,我不杀这贼子,誓不为人。是晚,用过酒饭,归房歇宿,甘氏又在枕边悲悲切切,搬弄无数是非,装点得千真万确,十分狠毒。自古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犹自可,最毒妇人心。”这晚把个黄坤几乎气得肚皮都爆穿了,一夜翻来覆去,那里还睡得着。
一到天明,爬起身,藏了腰刀,叫甘氏闭了门:“我就去找林胜来。”甘氏见他中计,心中十分欢喜,这且不提。
再说黄教头出了家门,直奔大街状元亭巷而来。林胜向来在此处滩馆看守门口,充当打手,得钱度日。黄坤走到巷中,只见林胜从馆里出来,看见师父正要施礼,不料黄坤一见林胜,犹如火上加油,拔出刀来照头就劈,大骂道:“小畜生,你做得好事。”林胜大惊,幸而他会功夫,连忙躲过,大叫:“师父,且莫动手!有话请说。”黄教头那里肯听,只是刀刀向致命处劈来,又因时候太早,无人劝阻,林胜见不是头路,又不便回手,恐怕被他伤了性命,只得一面招架,一边逃走。退出巷口,此时街口栅柱尚未尽除。黄教头追到那里,尽力一刀劈来,林胜拔下一根木柱,趁势用力一迎,那刀斩入柱内五六寸深。林胜将手一放,一溜烟飞奔逃脱走了。黄教头拔刀时,他已走七八丈远,到底年轻脚快,黄坤那能赶得上。此时林胜也不敢回家,心中想道:“师父如此,定有缘故。斯时盛怒之下,谅难分辩,不如出门避过势头,再求分清黑白未迟。”随即搭船到广东去了。
这且慢表,此时黄教头因追林胜下上,不曾杀他,心中忿忿,回至家中,还是怒气勃勃,见了妻妹,就将斩着栅柱,拔下刀来,被他走脱等情说了一遍。甘氏及玉兰闻言答道:“幸亏官人回来,方才泄了这口恶气,千祈日后遇见,定要将他结果才为好汉。”黄坤道:“这个自然。”自此,黄坤就住在家中,初时甘氏因要他杀林胜,所以竭力奉承。此时,姑嫂二人又想起情人来,未免嫌他在家碍眼,就私下着二尼与剑群计议。马解元道:“姑嫂如要与我做长久夫妻,须在海阳县中出首说黄坤历年出洋,以押帮为名,专门交结海洋大盗,各路渔船,如有不挂他包帮名号者,便暗中串合群盗,将该船劫掠一空,因此做一个海盗坐地分赃头目。如有官兵捉拿,他就预先知会;若遇捉住,他便代其上下使通门路,保全强盗性命,氏等为其妻妹屡谏成仇,将来事发,恐被牵连,只得在大老爷台前出首,祈望笔下超生,感恩不尽。一面待我亲自去见县主,将他重办,我们就可做天长地久的恩爱夫妻了。”姑嫂听了,千欢万喜,果然依他口气请人做下状词,三八放告之期,暗中瞒着黄教头,在县递了。知县见是首告窝盗重案,不敢怠慢,即刻出了火签,捉拿黄坤到案审办。当下承差岑安、邱祥等禀称:“黄坤甚精拳棍,有百人之勇,他在本处历做教头,十分厉害,谁人不知?求太爷宽限几天,只可用计擒捉,不宜声张,他若知道,就难下手了。”县主点头道:“昨天马剑群解元禀他打劫当铺,也说黄坤武艺高强,包庇贼人,为害地方,可见情罪真确,你等务须小心机密,限你五天务要拿来,本县重重有赏。如若走漏风声,重犯逃脱,即行从严究办不贷。”二总役领了县主签票,退下堂来,归入差馆,传齐通班、皂役、捕快,各人商酌停妥,约定明日下帖去请黄坤到来教习工夫。这黄坤历年教授营伍差馆武艺,习以为常,那里晓得暗中有人害他 ?所以并不推辞,一请就到,被这伙差人酒中下了蒙汗药,将他灌醉,用几条大练锁了手脚,又上了铐,用箩抬了。数十名衙役,弓上弦,刀出鞘,押解上堂,方才醒觉。自念生平并不为非作歹,何至遭此冤枉细问熟识差人,始悉妻妹出首及马解元告他打劫当铺,本县捉他到案,此际方悟林胜之事当日中了奸计,追悔无及,长叹一声道:“我黄坤不料遭了妇人毒手!”只见县主升了公堂,吩咐将犯人带上。差役一声答应,将他抬上丹墀,放落在地,因捆得紧,不能直跪,只可缩作一团,县主喝问:“你可是黄坤么?”答道:“小人正是黄坤。”县主骂道:“你好生大胆,窝串海洋大盗,私受陋规,勒索出洋船只,包帮花红银两,打劫当铺,坐地分赃,问你该当何罪?”黄坤趴在地上叩头说道:“小人历年均在黄安祥渔船押帮,并未押过别船,每月工食钱不过数元,至放花红,是由船主盈余利息银内抽出,从公分派各水手,均得分沾。若无利息,此项不给,小人出洋拖罟多年,如有勒索情弊,该船岂可容留今因黄安祥拖罟船,放冬节回港湾泊汕头,惟思小人回家只得数天,倘若打劫当铺,安能插翅飞回。只求大老爷明鉴。小人每年出洋日子居多,在家日少,这马剑群必与小人妻妹有奸,捏造重罪,欲置小人于死地,所以才有这番首告之事。若蒙天恩行查黄安祥船主,便知小人冤枉了。”县主拍案喝道:“不动刑谅你不招!”吩咐左右:“与我用头号夹棍,夹将起来,重重加签!”
因这黄坤练就筋骨坚硬,非常捺得疼痛,当下差役已将绳索收尽,只是不认。县主无奈,只得命人将他放下,就把告他这两张状叫传供差役念与他听,说道:“本县今日有了你自家妻妹首告状词,岂肯轻轻放过你,今认也是死,不认也要熬刑死,你可仔细想来,如再不招,我就要用极刑了。”黄坤低头想道:“这狗官,他想领功,断难饶我性命,不如权且招认,免遭极刑炮烙之苦。”答道:“行劫之事,我本未曾做得,今被逼不过,只得认了罢。”知县大喜,连忙录了供词,将其收监,候通禀不宪照办。马剑群奸夫淫妇闻此信息,十分快活,这且不提。
再说林胜赴省,缺乏盘川,一路卖武度日,已到省城。久闻西关地方十分闹热,就到西门外西禅寺摆开武场,耍弄举棍,看的众人齐声喝彩,惊动武馆。各人请他到里面饮茶,恰遇至善禅师,见是徒孙,急问:“因何到此?”林胜慌忙上前叩见,将师父追杀情由细说一番,至善及从人都道:“此必是淫妇挑唆使的。”至善随将此事细细写了一封信,即刻着林胜赶回潮州:“叫你师父来见我,自有道理,千祈莫迟,恐怕他性命还要遭此淫妇之手哩!”林胜即时拜别起程,连夜飞奔,赶回潮州,见了母亲,方知师父果然被害,监禁死牢之中,十分伤感。随即带了师公所赠书信银两,走到监门,幸而都是认识之人,用了些小费,进监见了师父,抱头大哭一场。呈上书信,黄坤看了,嘱咐林胜:“快些赶到省城,求师公来救我性命。”林胜将前后各事谈了一番,把身边所余银两送与师尊在监中应用,宽心静候徒弟相救便了。这正是:妻妹已将身陷害,师徒犹幸体安康。
要知林胜、至善禅师如何救黄坤出监,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6回 梅花桩僧俗比武 西禅寺师徒相逢
下一回:第8回 下潮州师徒报仇 游金山白蛇讨封


  •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第1回 北京城贤臣监国 瑞龙

    话说自李闯乱了大明天下,太祖顺治皇帝带兵过江定鼎以来,改国号曰大清,建都仍在北京,用满、汉、蒙古八旗...

  •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第35回 三英雄庙前逞力 两

    话说圣天子与日青二人别了店主,一路寻山问水,观之不足。-日来到一个地方,抬头见一座古庙,上有金字匾额...

  •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第31回 李全忠寻仇摆擂台

    话说日青与圣天子在天香楼别了众人,又往别处游玩,暂且不提。却说雷大鹏有个至契朋友,名唤李全忠,是自小...

  •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第32回 白面书生逢铁汉 红

    话说李、林二人被程奉孝一言就解散了许多怨忿,可见人生重孝,不独恶人善士,皆重孝,即使天地神明人君帝子...

  •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第34回 命金刚碧玉共成亲

    话说圣天子正与永清等众人推窗看月,听得远远一片凄凉琴韵,风送将来,正欲侧耳听真,被风起吹乱了。于是下...

  •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第75回 众教师大破少林寺

    话说洪熙官见白眉道人将至善打死,当下舞动戒刀,拚命杀来。其余如李锦纶、李亚松、邓亚胜、林亚红等人,皆...

  •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第2回 杏花楼奸党遭诛 海边

    圣天子正与周日清干儿在此杏花楼上开怀畅饮,忽见楼下拥上一班如狼似虎之人,为首一人蛇头鼠眼,形容枯槁,...

  •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第15回 牛化蛟贪财丧命 吕

    话说胡惠乾在医灵庙前水月台上与牛化蛟拚命争斗,两人各显平生武艺,你要我心肝为父报仇,我要你五脏为机房...

  •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第5回 雷老虎擂台丧命 李巴

    说话方德带了儿子世玉望着杭州而来。在船非止一日,已到杭州码头。湾了船,父子二人雇了一只小船,一路见西...

  •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第7回 林胜捉奸遭反捏 黄坤

    话说黄坤,字静波,潮州认揭阳人,少年家资颇厚,不喜读书,专好武艺,曾到福建泉州少林寺拜到三膳和尚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