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回 镇江龙率众劫差官 碧眼蝉冲围救众友

 话说那赵文升、段文龙同众差官的船只,被马德的兵船困住,四边一放冷箭,派下去的水鬼就来钻船底,连破了几个窟窿,水直往里流。纪逢春说:“了不得啦!咱们要死!这可是一点主意也没有!”武杰说:“纪逢春你不必喊嚷,凡事总有定数。”正在着急之际,只见石铸坐着一只兵船来了。那船上插着一杆大旗,有五六十名飞虎兵,各穿水衣水靠。石铸站在船头,大喊道:“众位不必害怕,今有碧眼金蝉来救你们。”赵友义一看,连忙蹿过去,众人都往那船上一跳。及至跳过去,他们自己坐的那只船就沉了。
马德见外面进来一只船,救了赵文升等,便问:“来者是哪里的兵船?”石铸哈哈大笑说:“你是镇江龙马德,咱俩见过一仗。太爷姓石名铸,绰号人称碧眼金蝉,当年盗过桃花玉马,我调兵刚回来,要破清水滩。”
书中交代,石铸为何回来的甚快呢?只因马玉龙在大人跟前告假,回龙山散众,他在吴家堡破了瘟癀锤,救了众人,次日即告辞起身。沿路饥餐渴饮,晓行夜宿,这日来到龙山。胡元豹给马玉龙行礼,说:“兄长,你这一改邪归正,日后可以做官,这里你就不管了么?”马玉龙说:“不然,等我得了一官半职,自然给你兄弟写信。”说完话,一鸣锣,把八百名水兵调齐,也有执枪的,也有执刀的。马玉龙说:“众位贤弟跟我这几年,我待你等也没甚好处。我此时改邪归正,跟钦差彭大人去当差,你等有亲的投亲,有友的投友,没亲没友的就在这里跟胡元豹把守龙山!”大家说:“我等实无处投奔,要有一线之路,还不能来当喽兵呢!我等愿意跟胡寨主守山。”马玉龙说:“也好。现在彭大人正在用人之际,我打算挑二百名精壮之人,咱们自带口粮,去保彭大人。”他把八百人的花名册一点,整挑了二百人,都是二十以外的年岁。马玉龙说:“你等各带一身水衣,一身号衣,带足半年的粮草。”众兵丁便各去收拾行装。
马玉龙在山上住了两天,临走时又把胡元豹叫过来,说:“我去后,你要少喝酒。我手下这六百人要时常巡查,不准在外滋事。”胡元豹一一答应。马玉龙叫兵丁穿上便衣,一同下山,走出有两站多路,正遇见石铸。二人一见,彼此行礼。马玉龙下马来就问:“石大哥,你上哪里去?大人可好?”石铸说:“大人现在潼关。清水滩的贼人,因听信飞云、清风一面之词,盗去黄马褂、大花翎,寄柬留刀。我去探过一回,那里有竹城水寨。”
这日到了潼关,把关的人问:“什么人,要有过关的牌票路引,放你过去。”马玉龙说:“众位辛苦。在下姓马名玉龙,跟随彭钦差大人当差。所带这些人,是我的兵丁。”这把关的人不听,在头前挡住,马玉龙真急了,一敲诸葛鼓,众老虎兵往前一拥,就将把关人撞倒了十几个。马玉龙骑马,连兵丁进了关来。大人公馆对过有座三元客店,马玉龙叫兵丁暂且住下,自己便进了大人公馆。大人一见他和石铸回来,甚为喜悦,赏了他二人一桌酒席。
马玉龙谢了大人,来到三元店,同石铸喝酒。马玉龙就问清水滩的情形,石铸说:“我去过一次。”便将大概的情况述说一遍,马玉龙直气得拍手打掌。酒饭已毕,大家安歇。
次日,马玉龙吃了早饭,在大人跟前告辞,带着二百名兵丁,径奔清水滩。走了四五里,只见兵队站住了。马玉龙问是什么事?众兵往两旁一闪,有一人来给马玉龙行礼。马玉龙一看却不认识,便说:“你是谁?”那人说:“寨主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小人姓白叫尽忠。”马玉龙这才想起来,他原先曾在自己手下当喽兵头目,因喝酒滋事,打了他二十棍,赶出来了。
马玉龙说:“你此时在哪里?”白尽忠说:“由龙山出来,有我表兄荐举在清水滩当头目。后来于家姑娘嫁给段家岭段文龙为妻,以二十只飞虎船为陪嫁,小人就升了管船的头目。”马玉龙说:“好,你既是管船的头目,为何来到此处?”白尽忠说:“现在段文龙把他妻子杀了,我不愿跟清水滩,来奔寨主爷,船就在小江口停泊,我想在进潼关之前,先来见寨主爷。”马玉龙说:“好!现在我正需用船,上面水手可齐?”白尽忠说:“齐!”马玉龙说:“我现在跟彭大人当差,要做了官,你们也可以得到一官半职。”
白尽忠引路来到小江口,马玉龙同石铸上了船,按花名册把人点齐,又把自己带的二百名兵丁,也写在册子上。石铸说:“马贤弟,了不得啦,你听清水滩鸣锣响鼓调队,想跟官兵对仗,我坐一只船探探去吧!”马玉龙说:“好,要有什么事,急速给我送信,我好接应。”石铸说:“我要不回来,你就赶紧去。”
石铸坐了一只飞虎舟下来,由船缝中挤进去,到里面一看,纪逢春等人的船,眼看就要沉没。石铸一招手,众人跳过船来。
马德见那些水手中有认识的,原来是段家岭的船,不禁一愣。
他知道石铸水旱精通,现又来了,心中甚是纳闷。石铸说:“你不要倚仗人多,依我之见,还是趁早放我等过去。”话未说完,于通吩咐放箭。这船上的水兵都有藤牌,用藤牌一挡,箭就碰回去了。于通一瞧,这才吩咐水鬼下水去毁他的船底。这些水鬼下去,十个人一排,有一个人领道,那九个在水内都不能睁眼,不过能换几口水。号令一下,下去了五排,直奔船底。头前有一个小水鬼引路,刚奔到船底,见黑糊糊一片,不知是什么,及至身临切近,刚要凿船,过来了一人,也不说话,照着水鬼就是一枪。一张嘴就死一个,一连扎死七个。原来是分水兽在水里保护这只船。这些水手见不能前进,一个个赶紧浮水逃走回去。镇江龙马德看见这些水鬼,一冒死一个,就知道不好,说:“咱们跟他来个以多为胜,休放他等逃走。”
正说着,忽听大寨之中锣声震地。工夫不大,竹门大开,马玉山带着大斧将赛咬金樊成、赤发灵官马道青、赛瘟神戴成、小鹞子周治、癞头鼋吴元豹、小孔雀吴通、飞云、清风和焦家二鬼、青毛狮子吴太山、双麒麟吴铎、并獬豸武峰、金眼骆驼唐治古、火眼狻猊杨治明等一干人众,乘坐战船出了竹城,直奔众差官而来。石铸的船被围在中间,他一看贼人越来越多,只听见马玉山吩咐:“众孩儿们,今天务必将所来的人,连赵文升、段文龙一并拿住开膛摘心,倒点人油蜡烛!”说罢,群贼各摆兵刃,往上一围。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第179回 众水手拐船逃走 清水滩大战群贼
下一回:第181回 马玉龙调兵下龙山 水龙神赌赛众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