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回 死爵爷真个抄家 贤总督欣然作伐

  四川总督刘秉璋接到夔州府汪鉴的禀帖,不觉大惊失色,急命戈什哈传见那位代理营务处陈石卿。那知陈石卿仍然推说有病,不肯应召。刘秉璋没法,只好拍了份密电去请恭亲王的示,要想把那重大责任,交给恭亲王去负。
原来那个时候,咸丰皇帝的亲弟兄,仅剩老六老七二人存在,老六就是恭王,老七就是醇王。醇王现管神机营事务,以及内务府诸事,不暇再问朝政。恭王既充军机处领袖,又掌总理衙门,对付这等谋叛之事,本是他的份所应为。当时一见刘秉璋的密电,连连的顿足大叫不好道,鲍超在时,因为要打法国的洋鬼子,连那议和的上谕都敢撕碎,他的子孙,既有谋为不轨情事,自在意中,况且他是第一个中兴勇将,他的下代,必有非常惊人之技,倘一发难,试问谁能抵御。恭王想到此地,慌忙面奏慈禧太后。太后不待恭王奏毕,也在连称不妙不妙。恭王一直奏完道:“奴才愚见,自应立即电覆川督,命他即去查抄,若无形迹可疑之处,就好作罢,免有打草惊蛇之举,惹了一班功臣;否则先将鲍氏家属就近拿下,也好以此挟制他们。”
太后听说,蹙额的低声说道:“咱们就怕这班将官的子孙造反。从前的吕太后,她若不早把那个韩信,悄悄的处死于那未央宫中,那座汉家天下,未必能够传到二十四代呢。”恭王道:“此刻尚在叛迹未彰之际,似乎有些难处。因为长毛造反,本是反对咱们满人,倘若一班中兴名将的子孙,大家抱着兔死孤悲之感,统统群起而攻,咱们的这座天下那就有些靠不住了。”
太后又问道:“咱们知道刘秉璋的身边,不是有个会卜文王卦的徐某人在那儿么,何以这件事情,弄得漫无布置,如此惊惶的呢。”
恭王回奏道:“听说徐某出省去打蛮子去了。或者刘秉璋没有和他商酌。”
太后听了忽然一乐,顿时面露笑容起来。
恭王惊问道:“老佛爷此时忽有笑容,未知想到何事,奴才愚鲁,一时莫测高深。”
太后见问,又是淡淡的一笑道:“刘秉璋做了几十年的官,一箍脑儿用了一个姓徐的。姓徐的虽将那个孝字,看得重于忠字,自然难免认题不清。但是既在帮刘秉璋的忙,刘秉璋是咱们的封疆大员,咱们就有便宜之处在里头了。”太后说着,更加现出很放心的样子,又接说道:“你既说姓徐的出省去了,咱就知道刘秉璋就仿佛失去了一个魂灵,因此对于一点小事,自然要大惊小怪起来了。这件事情,若是姓徐的在省,也没什么办法,那就有些怕人。夔州府汪鉴,本是一个念了几句死书的文官,怎有这个应变之才呢?所以咱倒高兴起来了。”恭王道:“这末奴才下去,就叫刘秉璋先去查抄了再说。”太后点头应允。
恭王退出,立即一个十万火急的回电,说是奉了懿旨,着将鲍超家里严行查抄奏闻。刘秉璋一接回电,一因没人商量,二因乃是懿旨,如何还敢怠慢。当下也是一个十万火急的电报,打给汪鉴,命他照办。汪鉴奉到电报,即去会同本城的协台,就把鲍超的那座住宅,团团围住,马上查抄起来。
可怜那时的鲍宅,除了鲍超的棺木,停在中堂之外,只有一班妇女小孩,大家一见奉旨前去查抄,自然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一时号哭之声,震达屋瓦,也有长毛杀来的那般厉害。汪鉴和协台二人,一边命人锁了妇女,一边一进进屋子的查抄进去。等得抄毕,兵丁衙役等人,呈上一张清单,汪鉴接至手中一瞧,只见写着是:
后膛枪二十三支,手枪四支,各种子弹一千二百余粒,马刀十六柄,大刀两柄,盔甲一副,号衣五十六件,大旗八面,铜鼓一架,军号五具,衣箱三十四只,首饰四匣,烟土四柜,烟枪十支,烟具八副,御笔福寿字各一副。
汪鉴犹未看完,那个协台,早在一旁跳了起来,发狠的说道:“反了反了。这些都是造反的东西,快快先把这班叛妇砍了再说。”
汪鉴因知这个协台,曾经当过鲍超的亲兵的,此时又见他那种冒冒失失的样儿,不禁暗暗好笑。当下便笑着接口道:“老兄说话,尚须检点一些,难道太后的御笔,也是叛器不成。况且既成钦案,怎么可以未经奏闻,未问口供,贸然乱杀起来。”
那个协台听得汪鉴如此说法,始把脸蛋一红,没甚言语。
起先那班鲍家的妇女,听得协台要杀她们,早又号淘大哭起来。及闻汪鉴在说,未经奏闻,未问口供,不能乱杀,自然放心一点。
鲍超的大媳妇,还去向着汪鉴呼冤道:“汪大人,这些枪弹,却是先爵爷防家用的,职妇的丈夫,现往河南岳家探亲,不日就要到北京引见,怎敢忘记天恩祖德,竟至造反。”汪鉴听了,便含笑的答道:“这件案子,本是有人举发的。按照本朝律例,上谕上面,若有严行字样,便得刑讯。现在本府第一样对于这些枪支了弹,认为武将之中,应有之物。第二样看在鲍爵爷确是一位中兴功臣,暂不刑讯你们。且候制台复奏之后,看了上谕再讲。”
汪鉴一边这般说着,一边即命衙役,先将鲍氏妇女,送往县里,发交捕厅管押。
那个协台却不识趣,又向鲍家大媳妇喝道:“你们赶快叩谢府尊大人的恩典,去到县里,好好守法。”
那知这位协台大人的一个法字,尚未离口,不防那个鲍家的大少奶奶,陡的走近几步,出那协台的一个不意,卟的一声,吐了他一脸的涎沫,恨恨的骂道:“汪大人倒还公允。我就骂你这个一声负心贼,你莫非忘了在我们爵爷部下,当那小兵的时候么。”
汪鉴在旁听得清楚,恐怕这位鲍少奶奶要吃眼前之亏,所以不等那个协台接腔,忙命衙役好好的扶着鲍家妇女出去。然后又去亲自检查一遍,眼看封屋之后,方向那个协台拱拱手,回他府衙,办公事去了。
现在不讲那个协台,明明求荣反辱,只得塌塌肚皮回去。单说汪鉴回衙之后,即把查抄经过,据实禀知制台。刘秉璋接到公事,见有枪支子弹,更加怕受失察处分,忙又电知恭王知道。恭王又去奏知太后。太后想了半天,方始略现怒容道:“国家的枪弹,何等重大,鲍超怎敢藏在家里。此事若不重办一下,何以杀一儆百。”
太后说着,更吩咐恭王下去,电知刘秉璋迅速严行审问,按律惩办,恭王奉谕退出,当然照办。
刘秉璋一接此谕,不觉连连叫苦。你道何事?原来刘秉璋人虽忠厚,倒底是个翰林出身,况且也是中兴名臣之一,他与鲍超,又是知好,倘若一经按律而办,鲍氏全家,便得满门抄斩,莫说自己一时不忍下此狠手,就是一班中兴功臣闻知其事。怎肯甘休。将来大家向他责难起来,也不得了。
刘秉璋正在左右为难的当日,那位钱玉兴军门,恰来进见。刘秉璋先把电谕送给钱玉兴看过,急问着道:“你视此事怎么办法,这不是汪筱潭明明来使我为难的么?”
钱玉兴听说,半响不能答出,好一会,方始皱眉的答道:“此事真正有些为难,徐营务处又不在此地,要末赶紧请他回省一趟。”
刘秉璋摇首道:“他在那边,正在打得得手,怎么能够叫他回省,要末派个妥当的人物,前去取决于他,”刘秉璋说到此地,又唉声叹气的怪着陈石卿道:“早也不病,晚也不病。他若不病,大家商量商量,也好一点。”
钱玉兴便低声说道:“我听我的部下说,朝廷真的要办鲍爵爷的子孙,大家一定不服,将来有得麻烦呢。”刘秉璋听说,急将双手掩着耳朵道:“吓死我也,此等逼我为难的说话,我却没有胆子敢听。”刘秉璋掩了双耳一会,一面放下手来,一面又问钱玉兴道:“你说说看究叫那个去问杏林呢?”
钱玉兴道:“还是请石卿劳驾一趟才好。”
刘秉璋连连点头道:“说得不错,说得不错,只有他去。”
说着,即命一个亲信文案,拿了全案卷子,去教陈石卿看过,马上动身。陈石卿本来没病,又见事关重大,于是漏夜出省而去。
谁知去了月余,尚没信息到省。恭王那儿的催信,倒如雪片一般飞至。没有几天,刘秉璋忽又一连接到二十多封电报,译出一看:
第一封是直录总督李鸿章第二封是长江巡阅大臣彭玉麟第三封是福建总督杨昌-第四封是马江船政大臣沈葆桢第五封是浙江巡抚卫荣光第六封是福建水师提督欧阳利见第七封是西江巡抚李兴锐第八封是南京总督刘坤一第九封是在籍绅士三品卿衔刘锦棠第十封是记名提督谭碧理第十一封是前湖北提督郭松林第十二封是前两淮运使方-颐第十三封是出使英德俄法大臣曾纪泽第十四封是前湖北布政使厉云官第十五封是前凉州镇周盛波第十六封是丁忧巡抚潘鼎新第十七封是前右江镇周盛传第十八封是在籍绅士曾太成第十九封是山西布政使聂缉Φ诙十封是前浙江提督黄少春第二十一封是前寿春镇郭宝昌第二十二封是广东提督苏元春第二十三封是钦差大臣娄云庆第二十四封是前皖南镇潘鼎立第二十五封是前钦差大臣唐仁廉第二十六封是记名提督陈济清第二十七封是前台湾巡抚刘铭传第二十六封是浙江海门镇杨岐珍
刘秉璋匆匆看毕,只见大家不约而同说是,同是功臣,谁无子孙,如此一办,天下凡有功者无噍类矣。卖反献功之人,余等必有以处之。解铃系铃,公好为之。内中尤以彭玉麟、李鸿章、潘鼎新、潘鼎立、周盛波、周盛传、娄云庆、唐仁廉、杨岐珍几个,说得更加决裂。彭玉麟、李鸿章、周氏弟兄、潘氏弟兄,以及杨岐珍,还怪着徐春荣不应助纣为虐。
刘秉璋只好仰天长吁道:“天亡我也。”说了这句,又自己摇头道:“雪琴、西园两个,他们是最钦佩我们杏林为人的,怎么也在瞎怪起来。”
刘秉璋刚刚说到此地,忽见一个戈什哈报入道:“徐营务处打退蛮子,和陈石卿老爷,已经回省,马上就来禀见。”刘秉璋听说连连的拍着几案道:“快快请来,快快请来。不准再在别处耽搁。”
戈什哈只好又去传话,没有好久,只有徐春荣一人走入。刘秉璋一见徐春荣之面,几几乎转了悲音的说道:“杏林你虽剿平蛮子回来,我却被大家逼死了呢,汪筱潭也是一个害人精。”
徐春荣微微的一笑道:“老师不必着急,门生已有办法在此。”
刘秉璋扑的跳了起来,一把抓着徐春荣的衣袖道:“真的么?”
徐春荣将手轻轻一抬,先请刘秉璋仍然归坐,方在一旁坐下道:“汪守前来请示,并不为错。所错的老师应该拍电问我一声。”
刘秉璋忽把他的大口一张,似要说话的样子,却又急得气喘喘的说不出话来。
徐春荣忙问道:“老师要说的话,可是汪守前来请示,并不算错,这末老师去向恭王请示,也不能算错了。”
刘秉璋不待徐春荣说完,忙把他的嘴巴闭拢,跟着把脚一顿,双手向他两只大腿上用力一拍道:“对罗!”徐春荣因见左右无人,忙不迭的低声说道:“这倒不然,难道老师不知道恭王是旗人么?太后确有汉朝吕后之才,不过没有全用出来罢了。”
刘秉璋听说,急把眼睛连眨两下,又轻轻的说道:“隔墙有耳,杏林今天何故如此大意。”
徐春荣一听此言,方才想到刘秉璋身边,确有一个戈什哈是醇亲王荐来的,当下不免一吓。幸亏功名之心本淡,略过一会,也就镇定下来道:“此人在此,门人不能说出主意。”
刘秉璋点点头,当下叫了一声来呀,就有几个戈什哈一同奔入,刘秉璋望了一望,不见那个名叫霍神武的在内,便问道:“霍戈什哈呢?”
内中有个回话道:“方才还见他站在门外,此刻不知哪儿去了?”
原来霍神武,正是醇亲王荐来的。起先徐春荣在说太后像吕后的时候,他已听见,嗣恐刘徐二人有话避他,他有意托故走开。此刻听见制台问他,忙又走入。
刘秉璋便朝他说道:“我要问岐将军讨样满洲饽饽,你去才好讨来。”
霍神武听了,忙笑答道:“沐恩就去。”
刘秉璋等得霍神武走后,始问徐春荣道:“杏林,你是什么主意,快快说来。”
徐春荣道:“老师快快电托雪琴宫保,请他约同一班中兴功臣,由他领衔出奏保奏,太后有了面子,自然会卖这个人情的。”
刘秉璋听了大喜,即将几上一大叠的电报,拿给徐春荣去瞧道:“你且看了再说。”
徐春荣看完道:“这末老师就将此意告知他们,他们也好消气。”
刘秉璋即请徐春荣拟了复电,说明此事原委,果由彭玉麟领衔,出奏此事,太后照准,各方方才不怪刘徐二人。
原来浙江海门镇杨岐珍,本是徐春荣的谱弟,而且童太夫人待如己子,做书的落地那天,杨西园世叔,适由海门晋省,回完公事,正待告辞,刘秉璋太夫人忽向他笑说道:“你们杏林盟兄,日内正要得子,你和他亲如手足,大该前去帮忙。”杨西园世叔,连连答应,回至我们公馆,一见先严,便一把抓住道:“大哥,你有弄璋之喜,何以不告诉兄弟一声,还是中丞留我来此帮忙。”
先严大笑道:“一个孩子之事,如何可以惊动老弟。我又知道你们台州的那个王金满猖獗万分,万万不能以私废公。”杨西园世叔道:“不要紧,王金满已经闹了多年了,也不在乎这几天。况且此人,非得大哥前去智取,恐怕不能由兄弟力敌的呢。”先严听说,方留西园世叔在家照料。后来西园世叔眼见一猿入室,他就大惊起来,还是先严教他守秘,他才等做书的落地之后,回任去了。
他的继配杨氏太夫人,更为先祖妣童太夫人所钟爱,当时直称童太夫人为母,不加世谊字样;先嫡母汪太夫人,先庶母葛太夫人,先生母万太夫人,家四庶母刘太夫人,同时也和杨太夫人十分知己,亲同姊妹。
嗣后先严由刘秉璋太夫子奏调到川,从此与杨家便没往来机会。及至光绪十八年九月,先严由川请假回籍,西园世叔可巧先一月升了福建水师提督到任去了。以后忽忽四十年来,不通信息。
直至民国二十一年二月三日,暴日攻我闸北,做书的危坐斗室,编此《曾左彭三杰传》时候,忽接西园世叔的长孙公子,名叫祖贤,号叫述之的,寄来杨氏重闱,纪念二集一册,又席荫轩酬唱集一册,乞我题诗,方始结此一段前因后果。现在接说先严办好那桩公案,彭玉麟、李鸿章、潘氏弟兄、周氏弟兄、杨岐珍总镇,都向先严道歉。汪鉴也向刘秉璋谢罪,又向先严诉说他的苦衷,似有告退之意。先严安慰再三,又去告知刘秉璋。刘秉璋一经先严告知,也去慰留汪鉴,复又自任月老,便将汪鉴的长女,名绣仙的聘给做书的;三女名桂仙的,聘给做书的第三个胞弟名梁生的。我们弟兄二人,现在成了连襟,不能不感激这位太夫子之情。
后来先岳汪鉴,又升了成都首府,就在那时,成都省里,又到了一位钦差,出了一件天大的案子。正是:
川督虽教守秘密
清廷却已起疑心
不知究是一件什么案子,且阅下文。 


上一回:第九四回 抱病臣特旨赐人参 强项令当场骂鸟蛋
下一回:返回列表


  • <font color='#FF0000'>三国演义</font>

    三国演义

    《三国演义》是中国古代第一部长篇章回小说,是历史演义小说的经典之作。小说描写了公元3世纪以曹操、刘备、...

  • <font color='#ff0000'>白眉大侠</font>

    白眉大侠

    《白眉大侠》讲述宋朝仁宗皇帝执政期间,以徐良、蒋平、白芸瑞为首的三侠、七杰、小五义等众开封府校尉,在...

  • <font color='#FF0000'>隋唐演义(216回版)</font>

    隋唐演义(216回版)

    《隋唐演义》评书讲述的是隋王朝临末日时,以瓦岗寨为首的起义军,联络朝中被隋炀帝迫害的将领,推翻隋朝,...

  • <font color='#FF0000'>岳飞传</font>

    岳飞传

    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自幼拜周侗为师习武。与张显、汤怀、王贵、牛皋结拜。他投军报国,大闹武科场,枪挑小梁...

  • <font color='#FF0000'>小八义</font>

    小八义

    田连元评书《小八义》叙宋徽宗时,落难公子周顺与表兄徐文彪、江湖好汉尉迟霄、唐铁牛、梁山好汉后代孔生、...

  • <font color='#FF0000'>东汉演义</font>

    东汉演义

    秦末,沛公刘邦在芒砀山揭竿起义,三载亡秦、五年破楚,创下了大汉天下。到西汉末年,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称帝...

  • <font color='#FF0000'>杨家将</font>

    杨家将

    演述北宋名将杨业一家世代抵抗辽(契丹)、西夏入侵的故事。全书通过颂扬杨家世代忠勇卫国,前仆后继的感人...

  • <font color='#FF0000'>乱世枭雄485回版</font>

    乱世枭雄485回版

    长篇评书《乱世枭雄》讲的是东北王张作霖和其子少帅张学良的传奇故事,是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先生根据大量...

  • <font color='#FF0000'>童林传(300回版)</font>

    童林传(300回版)

    《童林传》评书说的是清康熙年间,童林(字海川)因贪恋赌博,将父亲气伤后被父亲赶走。他绝路逢生,不仅得到...

  • <font color='#ff0000'>三侠剑</font>

    三侠剑

    《三侠剑》故事自“明清八义”开书,胜英年轻时因金镖误伤八弟秦天豹,与秦家结下“梁子”。后来“明清八义...

  • <font color='#FF0000'>水泊梁山</font>

    水泊梁山

    故事从西凉国进贡给宋徽宗一件宝物——紫金八宝夜光壶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盗开始,引出生铁佛盗壶觐见,...

  • <font color='#FF0000'>龙虎风云会</font>

    龙虎风云会

    评书《龙虎风云会》是长篇侠义评书《白眉大侠》的继续和补充,又可单独成章,并增加了公案情节。此书以房书...

  • <font color='#FF0000'>杨家将全传</font>

    杨家将全传

    演述北宋名将杨业一家世代抵抗辽(契丹)、西夏入侵的故事。全书通过颂扬杨家世代忠勇卫国,前仆后继的感人...

  • <font color='#FF0000'>大隋唐</font>

    大隋唐

    大隋唐传统评书又名《兴唐传》,据清乾隆年间话本小说《说唐》敷衍而成。北京流传的评书《隋唐》以清末“评...

  • <font color='#FF0000'>三侠五义</font>

    三侠五义

    《三侠五义》原名《忠烈侠义传》,长篇侠义公案小说。清代无名氏根据说书艺人石玉昆说唱的《龙图公案》及其...